颜昌海:新疆七五事件的反思

  日前,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吴仕民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说:“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是成功的,促进了各民族团结、平等、和谐。”德国《新苏黎世报》驻北京记者详细报道了吴仕民介绍的中国民族政策后写道:“但是,科学性的调查和人们的亲身经历一再表明,在人民富康、医疗卫生和宗教自由等核心问题上,许多维吾尔人和藏人的实际情况完全不同。例如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讲授经济学的维吾尔族教授土赫提并没有任何极端主义或分裂主义的言论,他只是指出,如果不认真对待失业和就业不足的问题,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在新疆有失败的危险。六月初,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南疆维吾尔人的失业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失业率之一。他原则上并不反对农民工,但汉族劳动力大量移入新疆很成问题,因为这会加大差别,使局势更为紧张。当时,土赫提在北京批评了新疆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指责他没有水平,不关心维吾尔穷人的处境,没有落实保护维吾尔人的政策。”

  《新苏黎世报》引用最近出版的《中国季刊》上舒士特的文章,谈到中国少数民族政策的另外一些问题,“在新疆,维吾尔人的平均寿命和婴儿死亡率等一些医疗卫生的重要指数都比汉人差。舒士特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一情况表明,他们的教育、就业和收入、也就是他们的生活状况与汉人相比还有差距。维吾尔人的自治和宗教自由实际上受很大限制。例如,自治地区的行政第一把手虽然大多是少数民族成员,但在重大的‘战略’问题上几乎总是党的书记说了算,而书记大多是汉人。在行政部门担任重要职务的少数民族成员必须是党员,这样,他们就不能从事宗教活动,民众对他们的信任也打了折扣。在新疆,不允许少年进入清真寺,宗教课也有很大限制。”《新苏黎世报》指出,吴仕民“承认经济危机加重了新疆的失业问题、新疆不属于中国的发达地区,但他不愿正视其它问题的存在”;但“如果北京能公开讨论这些存在的问题,并坚决贯彻其在设计形式上其实相当进步的少数民族政策,而不是粗暴地封住批评人士的嘴,那么出现民族紧张局势的可能性看来就会变得很小。”

  鲍文德(Gardner Bovingdon)是美国印地安那大学新疆问题专家。他曾于1994年到2002年间前往新疆进行了总共两年的实地考察,采访了160余名当地人,用维语与维族人交谈,用汉语与汉族人交谈。他所研究的主题之一是:新疆零星出现的暴力事件,究竟是如中国政府所说是少数极端分子所为,还是如一些专家所提出的那样,基于民间广泛的不满情绪。日前鲍文德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中认为,他觉得最突出的问题是,西方新闻机构跟中国新闻机构的看法不一样,即示威者是不是一开始就有暴力的现象;而且中国政府不愿意让西方的记者把这一点弄清楚。但说开始的时候还是以和平的方式来示威,也没有足够的证据。

  针对新疆以前也零星发生的一些暴力事件,提出了一个问题:像这种零星发生的暴力事件,究竟是如中国政府所说的那样是少数极端分子的行为,还是源自于民间广泛的一种不满情绪;他的结论是后者。他认为,首先是法律上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跟实际上的自治不一样,差得太远;认为当地的维吾尔族还包括很多的哈萨克族和其他的少数民族当中没有什么自治可谈。其次,新疆的经济虽然有很明显很突出的发展,但是大部分的利润好像分配到汉族的口袋里;第三是所谓的宗教政策,中国共产党依然是无神论者的党,所以对于宗教活动、甚至于宗教信仰有一种不舒服的态度;他们所用的措施,可以说有点太过分了。最后的问题就是所谓的汉族移民问题,50年代初,共产党让很多的汉族移民到新疆,他们号召知识青年去支边,就是支援边疆、来建设新疆,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改变当地的所谓的民族比例;鄧小平上台以后,就是从改革开放开始,则不通过这种号召或者强迫人到新疆。

  维吾尔族对汉族移民的不满,从50年代就开始,可政府一直不不理他们的抱怨。但这个问题不只很敏感,而且很微妙,因为新疆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谁也没有资格说不让汉族移民到那边。但不少维吾尔族跟政府、跟共产党看法不同,问题就在这里。

  一些网民认为,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现在应该实行更严厉的民族政策。鲍文德认为,基本上应该承认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新疆民众的政治诉求,如果要以科学的态度、以科学的方法,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那就很明显,谈到疆獨问题、东突问题的时候说,大部分维吾尔人不想要独立,他们还是愿意作为中国的公民。一直认为让新疆獨立是唯一解决所谓新疆问题的办法的人,是极少数。如果中国政府持续以镇压的态度,以比较硬的态度来针对维吾尔族的示威的话,那这个比例会越来越高。

  新疆问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包括认同、移民、恐怖组织等很多面向。但恐怖组织在新疆内的影响可能等于零,因为大部分的维吾尔族,虽然信仰伊斯兰教,但从来不是像中东那样有一些真正的宗教极端分子;大部分的维吾尔族虽然信仰伊斯兰教,但从来不觉得最理想的国家制度就是政教合一。

  英国BBC文章认为,现在某些人在讲述一个臆想的事实,即7.5事件是和平示威者被镇压后将怒火转嫁给汉人、政府袖手旁观造成的惨剧。且不说一个无组织无预谋的骚乱几个小时就在大范围内造成上百人死亡,上千人受伤,在技术上有无可能性,即使真的是无预谋的骚乱,用石头和棍棒剥夺了一百多人的生命,也是令人毛骨悚然。海外有人一句“做了专制政府的替罪羊”,似乎这样的暴行就有了合法性的外衣。须知手段和目的同等重要,为了自己的诉求,便置他人的性命于不顾,这样的诉求,又有何意义。倘若真的是“维族民众与专制政府之矛盾”,我们看到的应该是象其它群体事件一般,对政府和专制机关的冲击。而攻击无辜群众,还真是绝无仅有。

  事件发展到此地步,各方的反应也无太多新意。政府还是一如既往的指责民族分离主义势力,西方还是拿人权和民主说事儿,热比娅等还是做出受迫害妄想症的姿态,西方媒体还是想方设法迎合自己的听众,挖掘些符合听众口味的“事实”。总之屁股决定脑袋,让人承认自己错了是最难的。也许各方说的都是事实,但只挑了符合自己利益的事实去说。

  维汉关系的主要问题是如何维护维族的合理利益。看了利益多方的各说各话之后,还是印证了世上没有救世主,只能自己拯救自己。维汉关系中汉族虽然是强势一方,但维族自己才是解决问题的出路。不过,首先暴力手段不会是出路。靠攻击无辜者来达成诉求不会解决问题,因为这已经沦丧了人性的底线。其次也不要以为民族独立是包治百病的良药,各方利益未能协调就匆匆独立,然后陷入内乱的例子比比皆是;同族相残不会比异族心慈手软。三是靠西方对中国政府施压也行不通。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最终还是为了本国的利益服务。维族的利益并不关乎西方的根本利益,若真到了触及中国政府底牌的时候,西方也不会冒牺牲本国公民生命的风险和中国撕破脸皮开干。四是不要寄希望于西方的道德水准,道德在利益面前太脆弱。五是海外流亡集团是靠不住的;流亡海外的人基本上已经实现了个人的基本利益诉求,再让他们为民族利益献身就要看他们是否有此崇高的理想和道德。虽然也不乏崇高的殉道者,但更多的是用人民鲜血染红自己的顶子,还有就是得势之后的堕落。

  这些都靠不住之后,靠得住的也只能是自己了。面对强势文化的入侵和本民族文化的式微,这种不安全感是很容易理解的。但改变环境是不可能的,能改变的只能是自己。其实中日韩东方文化的式微和西方文化的强势,也成为近两百年来的大趋势。在经历了痛苦的蜕变和磨难后,也许现在中日韩总算有了点找到自己位置的感觉,这可能是维族需要思考的出路。

  中国政府可能也有很多地方需要反思。首先便是政府的民族政策,就是以忍换和,处处被动;此次事件被认为是境外分离主义势力操纵,但如此容易便能操纵,就不能说民族之间没有隔阂。承认问题才能解决问题。政府是诚心诚意建设新疆,但若政府以对待汉族民众的简单粗暴和空洞口号对待少数民族,这些努力的效果会很让人怀疑。

  西方的民主制度发展了这么久,大部分政府都是比较负责的政府,但很不幸,他们只是对本国的人民,主要是选民负责。所以制度虽然先进,堪为世界各国的楷模,但指望他们真心真意的来帮中国解决问题也是不现实的。

  美国多维社报道,新疆乌鲁木齐骚乱告一段落,但骚乱背后的冲突尚未化解,未来新疆该如何走上一条和谐道路,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总部位在美国华府的维吾尔美国人协会秘书长阿里木?塞依托夫对多维社说,维人一方面推动各国政府和地方组织对议题的重视,一方面希望与中国政府进行真诚的对话。

  中国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吴仕民表示,此骚乱不是民族关系问题,是“三股势力”策划和制造的,与宗教无关,中国不会因为某一个事件便放弃民族政策。但塞依托夫认为,中国在这次骚乱的后续做法,首先,应该真正让世界人民了解7.5事件的真相,是真正的真相,不是中国政府至今为止所说的真相。“他们应该曝光那些录像带,今年奥运时他们在乌鲁木齐市所有的地方都装有录像机,所以他们应该把所有的录像带放出来,还有多少人被抓、多少人被打死、怎么死的,都必需让世界人民了解。”

  对于这次的骚乱,塞依托夫指出,并非因为维汉两个民族之间的冲突而引发的,外界普遍指向的民族冲突,实际上是中国的报道,让人理解为是两个民族之间的冲突。

  身在同样拥有许多少数民族的美国,塞依托夫比较了中国和美国的情况。其实在中国,不论是少数民族问题或是多数民族问题,都是中国政府的专制问题。假如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一样是个民主国家,尊重所有民族的人权,平等看待所有民族,事情肯定会朝正面发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依明巴海日前表示,新疆决定加快反分裂法地方立法,反对分裂分子、打击恐怖暴力犯罪;该区主席白克立也指出,热比娅为暴力恐怖案的主谋。塞依托夫对多维社说,他们希望能跟中国共产党真诚的举行对话。只是,塞依托夫指出,现在中国政府将他们魔鬼化、当成是恐怖主义份子,使得双方没有任何谈判的空间。

  新疆7.5事件后,大部分西方国家和穆斯林国家都在新疆骚乱问题上保持低调,明显不同于去年西藏抗议骚乱时对中国的批评态度。但有两个例外,即土耳其和伊斯兰激进组织。

  英国BBC伊斯兰事务分析员哈迪认为,土耳其同新疆维吾尔人在文化、宗教和语言方面关系密切。在土耳其一直有维吾尔游说组织活动。维吾尔独立运动头目艾沙金生前一直在土耳其定居,他死后伊斯坦布尔当局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公园以示纪念。“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在新疆骚乱后对中国人发出恐怖威胁。

  但哈迪分析,伊斯兰“圣战”组织的宗旨是针对犹太人,他们的敌人是犹太人和以色列,以及支持他们的美国和欧洲。到目前为止,中国不符合这个标准,没有被他们当作敌人。实际上中国更可能被反以色列伊斯兰组织和国家当作潜在的盟友,许多穆斯林国家和政府都十分重视同中国的关系,发展政治和外交,经济和贸易方面的联系。对于陷入孤立的国家,如伊朗,更是如此。伊朗面对国际制裁的时候,中国和俄罗斯对他们就特别重要。在伊朗,西方的商业利益撤出,通常是中国商人填补了上述真空。

  哈迪认为吾尔分离主义超出中国边界、进而成为国际伊斯兰运动的可能性并不大。目前能够证明新疆维吾尔人同外部穆斯林的明显的联系就是在阿富汗的训练营,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维吾人被美国关押在关塔那摩基地的原因。在哈迪看来,维吾尔人的不满主要是针对中国政府,所他们不可能加入国际激进的伊斯兰运动,加入针对美国和欧洲发动的攻击。

  作者:颜昌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新疆七五事件的反思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伊斯兰的意思 说:,

    2009年07月27日 星期一 @ 15:47:32

    1

    “伊斯兰教主张反对杀害无辜”是个大谎言!

    政府有义务教育民众关于伊斯兰教的真相, “伊斯兰”从来就不是一个“宗教”,而是一种“主义”
    ,这个从来不曾和谐的“主义”在各方面都强调了对异己的武力征服 ,比“那个什么功”的妖言惑众还严重千百倍不只!

    所谓“伊斯兰教主张反对杀害无辜”,那是指“无辜的穆斯林”,异教徒或不信者不在此限! 身为不信者,或异教徒本身就是十恶不赦的重罪,根本是安拉的所厌恶的,何来“无辜”之有?

    # 若一个穆斯林杀死一个非穆斯林,不需判死刑(布哈里圣训4:52:283;9:83:50)
    # 不要以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为盟友(古兰经5:51)
    # 不与非穆斯林相亲相爱(古兰经58:22)
    # 穆罕默德要将所有异教徒赶出阿拉伯(布哈里圣训4:53:393)
    # 穆斯林对不信神 (真主) 的人要斩他们的首级,断他们的指头 (古兰经8:12),杀戮、射击他们 (古兰经8:17) ,斩杀他们,既战胜他们,就俘虏他们 (古兰经47:4) ,与他们战斗并严厉对待他们,直到一切宗教全为神 (真主) (古兰经8:38,39;9:29,73,123) 。
    # 穆罕默德说神 (真主) 使他藉着恐怖而得胜 (布哈里圣训4:52:220) ,神 (真主) 要把恐怖投在不信道的人的心中 (古兰经3:151;8:12) 。

    # 若有人叛教,改变他对伊斯兰的信仰,就把他杀了(布哈里圣训4:52:260;9:83:17,37;9:84:57,58,64;9:89:271)
    # 穆斯林若杀死一个卡非尔 Kaffir (不信者) 不应被杀。 布哈里圣训 83 50

    answering-islam.org

    回复

    不是主人翁 在 七月 28th, 2009 05:50:14 回复:

    你又见过一个真正的馬列主義者,一些言行都严格按马列著作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也不相信穆斯林会100%按古兰经的教义来指导自己的言行—–人无完人.

  2. tony 说:,

    2009年07月28日 星期二 @ 19:09:41

    2

    可怜那100多个汉族同胞,成了共党的牺牲品。赔偿42万,这点钱,真的是打发屁民!

    回复

  3. KK 说:,

    2009年08月02日 星期日 @ 04:51:45

    3

    一个真正的馬列主義者的言行, 是否”严格按马列著作”? 就算不完全遵守,也必然是尽力而为, 不然过去无数的階級斗争怎么来的? 而“革命”在过去又是如何输出的?

    一个真正的穆斯林, 毫无疑问的也会以他人的鲜血染红他们通往天国的道路! 因为古兰经写得很清楚! 要上天堂只有取通“过圣”战一途, 别无他法! 所以只要伊斯兰所到之处必引起流血暴力, 古今中外历史上毫无例外:

    印度, 苏丹,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与纽约, 巴基斯坦, 以色列,俄罗斯, 车臣, 菲律宾, 印度尼西亚, 尼日利亚,英格兰, 泰国,西班牙,埃及, 孟加拉国, 沙特阿拉伯, 印古什, 达吉斯坦, 土耳其以及摩洛哥, 也门, 黎巴嫩, 法国,乌兹别克斯坦, 加沙, 突尼斯, 科索沃, 波斯尼亚, 毛里塔尼亚, 肯尼亚,厄立特里亚, 索马里,叙利亚, 美国, 科威特的弗吉尼亚州, 埃塞俄比亚,伊朗,约旦,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路易斯安那州, 得克萨斯州, 坦桑尼亚,德国, 澳大利亚宾夕法尼亚州, 比利时, 丹麦, 东帝汶,卡塔尔, 马里兰州, 塔吉克斯坦, 荷兰的苏格兰, 乍得, 加拿大, 中国,尼泊尔, 马尔代夫, 阿根廷, 马里, 安哥拉… 太多太多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