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继业:谁是胡士泰?

  再次在报纸上看到力拓和中钢协剪不断理还乱的是是非非,不免想起了胡士泰;根据有关资料介绍,胡士泰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之后飘洋过海去了澳大利亚留学,后获得绿卡,加入力拓公司后回到了中国任上海办事处总经理,现因官方指控的罪名被逮捕;据此,我们初步知道了胡士泰原来是一个澳洲商人华裔买办,由于报主心切,涉嫌盗窃中国企业商业秘密而在押。

  本文不想去讨论该案件的犯罪构成和刑罚理论,也不想关心胡士泰案最终的判决结果,本文只是联想一下胡士泰现象的成因和给我们提供的思考;海外兵团反客为主反戈一击已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外国企业使用商业贿赂来换取商业利益早成众所周知的常态,为什么才华横溢的中国青年俊杰会去心甘情愿为外国人效劳?为什么中国某些大型国企负责人经常主动损公肥私?为什么谈判桌子上我们国企大老总们常常一败如水?为什么我国地方各级的统计数字经不起考验?为什么上面善意的政策到了下面就常常面目全非?一句话,我们的体制出了大问题……。

  遥想八十年代,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大学生是真正的万里挑一的天之骄子,“团结起来振兴中华”这句著名的口号就是发源于这两所大学;可是后来逐渐地,北大清华开始变化了,最明显的变化是哥儿俩都不约而同地变成了美英澳加的留学预备部与外语培训班,特别是进入九十年,顶尖青年才俊成为西方国家从中国进口的最大宗商品,而许多国人至今还在执迷不悟,我们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只会哀叹:“教育经费投入不足、高中文理不能分科、学术造假有增无减、学生不尊重老师、政治思想工作不到位” 等等,殊不知我们近年来的许多所作所为都是自命不凡与自欺欺人。

  2001年开始的教育体制改革更是莫明其妙,上上下下疲于奔命的结果是“扎紧了篱笆却放进了野狗”,毫无怜悯地将祖国花朵们的“二老逼疯”,教育体制改革经过一个大圈圈的蜻蜓点水后又回到了起点,难道教育官僚们是真不明白问题的根源吗?愈或是在避重就轻甚至故意不作为,试想一下“满眼尽是假大空”的社会能够振兴民族和留住人才?

  假设胡士泰当初留在国内就业,假如胡士泰有幸经过组织选拔成为一个领导,在现行体制中将会是什么状态呢?可以肯定,不是昏官就是贪官,至于当一个清官,除非他的职位足够高,否则他的乌纱帽是戴不了几天的;因此说,中国不是没有人才,而是武大郎太多,更不幸的是许多人才选拔政策竟是武大郎们一手刨制的,所以人才在中国没有出头之日,这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悲哀……。

  现在的中国,不仅仅的孔雀东南飞,麻雀也纷纷东南飞,贪官污吏们的不义之财最大藏匿地就在“爱国”人士们愤愤不平的美英澳加,贪官污吏的家眷们在这些国家局部地区物以类聚,一度形成了二奶村与小三镇;中国的人均收入世界倒数,而奢侈品中国人购买力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多么奇特的中国元素啊!贪官污吏和爱国愤青也不是天生而就的,这里肯定有适合腐败和愚昧生长的土壤空气,其他什么地方能够大规模制造出这种旷世奇观呢?

  “得民心者得天下”,二十一世纪的天下无疑就是整个地球,西方在不远的将来能否得到整个世界?这是一个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问题,大伙即使心里有数,但是口里都不愿说,其实,国土面积与人口数量不是关键,人心所向众望所归才是问题的根本,从这点看,我们几近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者;那些既当不了孔雀,又鄙视麻雀的人该何去何从呢?生意兴隆的北京新东方和各地青少年英语补习班就是现实的最好注释,美好的希望和愿望对绝大多数国人来说,总是要遗留给下一代去完成的。

  “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脯,天下归心”,自然规律不可抗拒,历史车轮最终是要滚滚向前;胡士泰们请手下留情,你闪闪发光的军刀下肯定会有无辜受难的工农大众,孔雀麻雀们也请积德行善一路走好,不要忘记普天下无依无靠的姐妹兄弟……。

  注:欢迎<中国报道周刊>的订户登陆本人博客转载本人博文,网址: http://hexun.com/hejiye/

  作者:何继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谁是胡士泰?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不是主人翁 说:,

    2009年08月25日 星期二 @ 02:48:11

    1

    我也相信这是自然规律!

    回复

  2. yghxx 说:,

    2009年08月30日 星期日 @ 09:56:12

    2

    胡士泰所做的事是任何一个公司负责销售的人员都在做的,只不过做的是否好的问题。
    所谓供应链的概念中,胡士泰必须知道下游厂商的消耗量等明细信息。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