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以栋:另类美国人对美国经济的忧虑

  根据美国的权威机构认证,美国这次经济危机从2007年底开始,至今已经超过一年半时间。许多经济学家根据二战以来美国经济危机的数据,算出美国经济危机的平均下跌周期大约一年半。结合这两个数据,美国经济现在应当已经开始复苏。美国中央银行行长(美联储主席) 伯南克也出来讲,他已经看到了美国经济复苏的绿笋 (Green Shoots) .基于这些论据,美国及世界股市从今年三月以来都有巨幅反弹。

  美国股市从今年三月的低点反弹应当是当时大家恐慌抛售股票的结果,而美国的经济可能远没有复苏。虽然美国许多主流媒体现在都在唱经济正在复苏或者即将复苏的高调,但我也看到另类美国人对美国经济的忧虑。中国人讲,兼听则明,所以我在这里编译、归纳了一些对美国经济比较悲观的论点,供大家参考。

  最近看到过一张漫画,画上的老人讲:绿笋?! 那可能是因为最近下雨比较多的缘故。如果你认为那样的漫画过于肤浅的话,那么让我们看看对美国经济持忧虑态度的相关观点。

  观点一:过度财经杠杆化以后,修补资产负债表需要时间。大家都知道,无论个人还是公司,大家都有一个资产负债表(Balance Sheet).资产(Assets) 减去债务(Liabilities),就是净资产(Equity).资产除以净资产的倍数,就是财经杠杆倍数。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从政府到个人都过度使用了财经杠杆,以致绝大部分美国人都过度消费,负债累累。2008年以来,因为去杠杆化的影响,很多人的财富都大缩水,甚至资不抵债。要重新积累净资产,需要一个漫长的储蓄过程,并且财富储蓄积累远没有资产增值来得快。想想以前房屋增值十万块的速度和现在要从工资中省下十万块钱的难度,大家就会明白修补资产负债表需要时间。即使以现在5%的收入储蓄率,要把房屋和股票投资方面的巨大损失弥补回来,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观点二:在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经济难以很快恢复。美国经济中,个人消费占国民总产值的70%左右。美国经济复苏,必须依赖美国消费者的钱包。不幸的是,在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没有工作的人没钱消费;担心工作不稳的人又不敢消费。在这种经济情况下,美国储蓄率上升对美国经济的短期复苏起的是反作用。美国政府现在的各种经济刺激政策,主要是为了打破这种怪圈。

  同时,美国老百姓遭遇这次沉重经济打击以后,以往过度消费的生活方式会有所收敛。所以美国经济要恢复到过去几年的蓬勃发展的景象,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功夫。美国债券方面的最大基金管理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总裁比尔-格若斯(Bill Gross)最近就提出了美国经济发展新正常(New Normal)状态:高储蓄、低消费、低回报和慢增长。这种新正常状态或许可能会持续一、二十年。

  观点三:根据美国社会发展周期,美国经济一时难以复苏。如果你认为以上观点过于悲观的话,那么你会发现基于美国社会发展周期的结论则更加恐怖。根据康德拉季耶夫波(Kondratieff Wave) 理论,社会和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威廉-斯特劳斯和尼尔-豪 (William Strauss and Neil Howe)则把K波理论定量化,把美国社会和经济发展周期的年份都确定下来。

  根据斯特劳斯和豪的计算,美国社会危机的大周期是八十年左右。今年是美国建国233周年。美国的独立战争发生在1775年至1783年;八十年后,是美国的内战(1861-1865);再过八十年,是二战(1939-1945).从二战到现在,又快八十年了。而二战前的经济危机,则从1929年开始,至今刚好八十年……斯特劳斯和豪又把每个大周期分成四个不同的阶段。最近这八十年的四个阶段包括:美国的集体化发展(American High,1946-1964); 美国的个人主义觉醒(Awakening,1964-1984);美国的个人主义主导 (Unraveling,1984-2005?);美国社会危机(Crisis,next 20 years).

  斯特劳斯和豪的书(The Fourth Turning)在1997年出版,如果我们假定现在的经济危机真是第四阶段开始的话,那么这一阶段有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但是,美国人调侃统计学就象比基尼(Bikinis):露出来的部分是吸引人的,但是盖住的部分却是至关重要的(Statistics like Bikinis,what they reveal are interesting;what they conceal are critical).严谨的统计理论和方法在日常生活中尚且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和结论,统计方法再用到社会学上的可靠性和准确性就可想而知。

  我的个人观点:作为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我们当然期望中美两国能以战略夥伴关系共同发展和进步。同时,我们也应当意识到,美国这次经济危机是非常严重的,是大萧条时期以来的任何其它经济危机都无可比拟的。在这样的经济危机情况下,人们必须降低生活水准和对未来的预期。可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们在生活水准下降时,往往会有一肚子怨愤。而这种怨愤,难免不会导致社会动荡。

  社会一旦动荡,安全就是第一位的。人权的最根本一条,就是生存权。没有人愿意在有生之年经历社会动荡,但在人生得意时作些最坏打算或许也有点现实意义。

  作者:刘以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另类美国人对美国经济的忧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