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国有多少“计划经济”死角?

  据2009年8月23日《南方都市报》社论披露:中国“盐业公司委托盐厂加工大包装的加碘食盐,随后采购并改换为小包装,再批发给本地的转(代)批发点。这一转手,盐价格就涨了4—5倍。除去浪费成本与非经营性成本的因素,盐业公司的净利润率可以高达67%,超出盐业平均利润达13.4倍”;加碘盐成为中国盐业垄断、独家盐政又独家经营、暴利暴政掠夺13亿中国人长期横行霸道的源头所在。目前及长期近60年以来,中国绝大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盐业公司和盐业局都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不用转身、也不躲不藏,中国盐业等既是男人又是女人,是中国盐业绝对一概的“裁判员”“运动员”,既是食盐的经营者,同时又是盐业管理的政府管理部门,还掌握着企业食盐计划生产指标。

  其实,这比资本主义的垄断剥削更可怕,盐业公司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高十几倍的“剩余价值”装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中国盐业就是在这种至上而下、政经一体的绝对一统垄断下运行,既根源悖论中国国家现行的“市场经济体制”,也严重冲突中国加入WTO及“市场经济地位”。这也难怪,自中国2001年 12月10日加入WTO近8年多以来,全球的绝大多数、主要发达国家如美国、欧盟、日本(几乎是80%以上的“法制国家”)等都不承认、不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关键就是中国盐业、中国烟草及中国邮政(中国邮政通过新《邮政法》)等一系列“官商一体”的产业与原“计划经济”一样未得到根本治理。而国家体制的“官商一体”,这正是所有 “市场经济地位”国家,美国、欧盟“市场经济地位”标准的根源大忌。如此这般,既是到2016年中国WTO过度15年期限全部完成、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自动获得,其国家“政经一体”也根源悖论国与国之间的“市场经济地位”。

  “市场经济”是一场空前的“革命”(但与“暴力革命”水火不溶),当“革”人家“命”的时候,群起而攻之,无不使之崩溃;现在“革命”革到了自己头上,也只有“玩命”的呜呼去抗争。但“法制国家”不是这样,是对等的,你能做,我又为什么不能为之?而“法治国家”,从“政治资源”到“经济资源” 都是对等的,北欧最富有国家就是这样,国家与公民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不可调和的矛盾与冲突。

  政经连体、根源绝对垄断,也是中国政经不分产业、与原“计划经济”的源头区别,与“法制中国”的国法体制根源相悖论,与全球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家的国家体制原本冲突。依然贫穷的中国,之所以国有垄断企业在短暂时期内走了其它“法制国家”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走过的企业崛起“全球500强”之路,就是因为垄断了中国国家整体的国力,根源不公的与全球所有“法制国家”相竞争、抗衡。

  “经济垄断”是“政治垄断”的继续,只有非“法制国家”才能够实施比“政治资源”更深刻的垄断。回望今日世界各国,凡是“高收入国家”“法制国家”,往往是破除了经济垄断、能够将经济(财富)资源、 “政治资源”与绝大多数公民共享的(最深刻的是北欧全球最富有的挪威(2008年人均年收入76450美元)、瑞士(59880美元)、丹麦(54910 美元)、瑞典(46060美元)、荷兰(45820美元)等公共社会国家,这些国家没有权力、财富的绝对与普通垄断,才能是国家、国民一起从根源来致富发展。经济垄断,是非“法制国家”、“暴力革命”成功之后,导致国民贫穷的最大不公与障碍,比政治垄断更深刻、更可怕、更源头的环境破坏。

  这里有一非常简单的大自然例子,所以人都看到,当有一颗参天无比的大树、遮天蔽日,很是风光,但象这样大树的周围几乎都是寸草不生、土地板结,这是因为参天大树周围的大自然环境发生了异常的变化,所有小树、生物都无法享受大自然带来的阳光雨露、和风丽日……

  尽管2008年8月1日中国开始实施《反垄断法》,但中国国有资源“垄断”依然举世、超过所有“法制国家”异常尖端严重、没有得到任何改善。一如石油资源达到每桶147美元的全球最高财富,中国却没有任何个人从全球石油财富中分一杯羹。“政治资源”是一定要国家垄断,而“经济资源”却一定与能民共享,这是全球“市场经济地位”国家根源的理论与实践,也是全球所有“法制国家”至今的历史建树。

  中国垄断性产业,首先是对“专卖产业”垄断,从政治资源到经济资源、从立法资源到社会实践、从财富垄断到经济资源游戏规则的垄断制定,几乎没有任何社会、公民参与的任何环境。所以,中国盐业等一统“政经垄断”经营近60年,产业财富居高临下国内外10数倍,中国国家、公民又能怎么样?“市场经济地位”国家,就是要向国际社会、世界各国来看齐,你能做,我也能做,你能出去,我也当然能够进来!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地位”国家,对商品、经济资源,非政治资源,要与国人、国民、全球来共享,这样才能和谐中国、和谐世界。

  倘若有一天,中国公民看一场举世的体育游戏比赛,裁判员也进场打球,当一进球刹那,裁判员就立刻吹响哨音:“比赛结束”!这举世的游戏该怎样向全球各个国家、一同都来玩?60年、今日中国,到了该彻底清算“计划经济”政经一体垄断的关键时期了,否则国际社会的“市场经济地位”——“全球化配置中国资源”,中国公民走向全球、去参与全球经济竞争、商业贸易,而中国公民却你能去、我不能去,他能去、我也不能去,全球绝对数国家都能做的事,中国人却不能做!?不能去按游戏规则去玩去、实践,中国、中国人怎样去走向世界各国?(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有多少“计划经济”死角?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E 说:,

    2009年09月03日 星期四 @ 05:24:56

    1

    GCD革完别人的命了 现在轮到自己 反正总要革 不是自己来就是等别人动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