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国价格”底游戏该怎样玩?

  真是世事未料:就在“中钢协”乐此不疲、飘飘然沉浸于与澳大利亚FMG达成铁矿石谈判的“中国价格”之时,铁矿石巨头之一的淡水河谷于9月2日再度表态:淡水河谷会在两拓和中国方面的谈判结果出来之后,再制定自己的价格机制。负责人甚至明确表示:“没有‘中国价格’”。  这下,全球最大铁矿石企业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三大巨头终于站在与中国一样的“统一战线上”———不接受降价35%.

  8月17日,中方与FMG达成下半年的铁矿石谈判协议,中国由此取得“中国模式”的突破,并且是60年至今的唯一一次取得“中国价格”。所谓的“中国价格”根源是2%多的差点,若按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金额高达605.3163亿美元计算(此数据来自2009年7月16日梅新育《中国铁矿石进口秩序需要重建》一文),仅此2%的差价则达10000多亿美元纯利润之巨。值得特别深刻分析的是:中钢协将全国钢企“统一垄断”去谈判,而国际三大巨头则以“中国之矛,攻中国之盾”——同样“拧成一股绳”,让中钢协“水泼不进、针插不进”,致刚刚出笼的“中国价格”昙花一现的走向了终极……接下来,2009年度只剩下未来的4个月,而“临时价格”将走进全球第一铁矿石需求大国,一直到2010年度国际市场的新铁矿石价格出来。

  未来的中国与世界各国的贸易游戏规则或“话语权”概念是:中国采用的任何规则及游戏方法,全球各国同样能拿来使用,这就对了——等同、换位、大家都能使用,这就是国际贸易规则的公平定律!且不可用“计划经济”的“一统垄断”来玩今日、未来的国际市场的贸易游戏,那样国际市场的环境就可能改变,以至于收到伤害而发生与中国以外、与全球大多数国家体制不同的严重冲突。

  Ⅰ)、中钢协主导“中国价格”的矛与盾是:正面中国方不愿意接受三大公司降价33%的态度;反面国际三大公司不承认中国与FMG降价35%的结果。现实是,2009年的中国铁矿石谈判价格“名存实亡”。而拉锯战的结果,就是既不是33%,也不是35%,而是一个未来只有4个月时间的“临时价格”。

  众所周知,FMG公司是澳大利亚一个“小蚂蚁”,靠铁矿石生存、几乎全部输入中国,既是中国全部吃进FMG的铁矿石对中国钢铁行业来讲还是如饥似渴。而国际三“大象”坐收中国余利,更何况对金融海啸爆发后是全球围剿,这为国际巨头提供了可靠国际大局势。尽管,目前与三大矿山的谈判仍在继续,铁矿石年度是当年的4月1日至来年的3月31日,若年底前无法达成协议,将暂按临时价格对外开证。“临时价格”是中国大多数钢铁企业使用铁矿石协商议定的暂定开证价格。

  “临时价格”,是地道的中国特色。据学者查询得知,巴西矿按照日韩长协的价格就是55美元。而淡水河谷目前对中国钢企执行的临时折扣价,就是按日韩长协算出来的离岸价格,普遍高于日美与国际巨头签订的“国际价格”。

  Ⅱ)、“中钢协”拿下FMG降价35%的“中国价格”,中钢协并没有得到国内、国际社会的称赞,反而成了千夫所指,甚至有人披露“中钢协”两次错失谈判良机——“中钢协”毕竟不需要铁矿石、也不生产钢铁产品“太监不急,皇帝急”。现在面临的是,全球各国或经济体,是否都依照“中国价格”来制定国际新的铁矿石价格?此次“中国价格”出笼的方式是:在举世的这场铁矿石谈判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出面的是中国宝钢企业,但幕后指挥者是“中钢协”,而最后拍板的却是中国国家工信部,全球所有的商品价格,绝对没有这种“中国特色”。不管是宝钢、中钢协、国家工信部,真的都不可缺?企业按规则谈判,国家律条审查批准,岂不国家企业两全其美?

  在铁矿石谈判2009年度“中国价格”谈判上,“中钢协”无疑是一个历史的“楔子”,但这个“楔子”完全是无中生有、可有可无,就象中国计划经济中的“投机倒把”者——不需要铁矿石、也不生产任何钢铁产品,始终是一个“第三者”,这个“第三者”却要“杀别人的夫、夺别人的妻”。作为一个绝对的局外者,“中钢协”根本不顾、也不用顾中国钢铁企业“断粮缺水”的死活(因为钢铁企业“死活”根本与他无关),错失了国际市场稍纵即失的两次时机:2008年末,全球钢铁行业经营下滑,中钢协由于一味坚守降价40%一口价,导致新日铁最先谈成降价33%的国际价格,使得随后谈判陷入严重被动;再就是2009年初,钢铁行业依旧保持着不景气局面,此时只要稍微灵活一下,不再死守40%,也可能谈成不错的结果。但“中钢协”事不关己、一昧固执己见,进入5-6月,全球钢铁行业开始回暖,需求回升,导致钢铁铁矿石业大势已去、现货价不断上涨,中方手中已经没有任何谈判的牌可出,最终导致中国钢铁业整体四壁待困、无可奈何花落去结局。

  Ⅲ)、中国钢铁企业、中钢协、中国国家工信部一起唱的、这出中国大戏到2009年9月已经将到终局。让中钢协代表中国与国际巨头铁矿石谈判,是历史的一则国际笑话,“中钢协”是什么?一它根本不需要任何一块铁铁、一块矿石;二它又不是任何生产、经济性企业;三又没有任何资本的“话语权”;充其量是一个全国性行业统计、管理协会的角色,绝不可能象过往一个的“国家冶金部”,否则中央政府也不用撤销“冶金部”了。“中钢协”主沉浮,为中国所有企业协会主政商业、贸易、投资敲响了历史前所未有的警钟,还有全球的钢铁工业协会及一切行业协会,也能象“中钢协”那样“一统江山”、就“占山为王”吗?请历史性永远记住:中国与全球所有国家要玩的贸易、商业游戏是:你能玩,我也一定能玩。年与时俱驰,意与日俱去,例证未来事世,何期可达彼岸?

  更重要的是,60年至今、第一次取得的“中国价格”改变了全球性的贸易规则和环境:中国需求铁矿石却要颠覆业界与日、韩达成、并已经实施了过去、半年多的铁矿石价格体制,中国还要另外付给FMG高达60亿美元的融资和来年优先谈判的承诺。也就是说,自此之后的“中国价格”的谈判,都要从人家已经在手的手中去夺取属于自己得这个“决定权”;是否都要给他国附给“融资”“优先谈判权”?这是“中国价格”给全球贸易带来的最新挑战;中国有钱,但是否都要额外增加全球性链接成本——改变原有的贸易环境来取得和建树?改变“生态环境”有以下“大自然”的定律可能:一是生物链破坏造成一些生物难以生存(如中国野生老虎终于几欲灭绝);另一是外来生物疯长、几欲取代当地物种(如外来生物袭击人类的案例);再就是地球和人类世界源头的共同灾难——象恐龙那样根源灭绝,比恐龙年轻多的人类是否要汲取?生态环境灾难是人类、地球都无法驾驭的,但却比人类更早的就存在于这世界,值得全人类去全面的环境研究与建树。

  未来中国全球范围与各国的贸易往来,必须正对两个全球性新环境课题:

  a)、中国,能在日、韩等铁矿石的“国际价格”形成之后、推翻前者来夺取“中国价格”的“话语权”吗?由此及未来中国与世界各国所有的“中国制造”、经贸游戏、投资规则是否都可以以这样来、该这样建树?这能被全球各国都来接受吗?

  b)、未来的“中国价格”能以一个国家“付给”“融资”“优先谈判权”来换取来玩吗?若能,那么美、欧、日等“高收入国家”中国能企及他们吗?若不能,那么全球绝大多数150多个弱小国家又如何进行国际贸易、又何以发展自己或生死存亡?中国今后对国际市场的经贸、投资游戏规则,是先建立新规则秩序、还是推翻以前的规则、玩起来之后再来建立新规则呢?中国要不要参与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来按国际游戏规则来玩全球的游戏?

  c)、把原来没有的“中国价格”、中国现在开始有的整体钢铁业使用铁矿石及其它产业依赖进口、出口为主导的国家主要战略战斗吊在FMG及额外高达60亿美元的一棵树上,值得全球各国、中国从历史及未来来加以深刻思考去实践。

  不管是所有小朋友们玩的“过家家”、还是全球各国都玩的“踢足球”,要不要有一个让大家都信服、遵守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是“先破”还是该“先立”?还是破掉了再说,未来再慢慢的来建立?!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价格”底游戏该怎样玩?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不是主人翁 说:,

    2009年09月18日 星期五 @ 05:23:39

    1

    去百度查一下中国官方喉舌媒体关于出口轮胎的报道,按照上面的数字把出口产值除以出口轮胎数量,可以惊奇地发现每条轮胎仅售3美元多!这还不算倾销是什么!!!????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