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研韬:新疆骚乱与信息控制

  2008年5月,我曾在境内《青年记者》和香港《传媒透视》上撰文指出,在信息控制与舆论博弈方面,拉萨 3.14骚乱“本来是个绝好的实战演练机会,中国政府本可以从中检验自己的战略战术,并从中锻炼人才、发现人才、储备人才”。遗憾的是,中国政府坐失了良机。

  据境外《博讯新闻网》报道,在今年的乌鲁木齐7.5骚乱中,中国有关部门派出专业队伍奔赴新疆,就非常状态下的信息控制采集数据。虽然这一消息无法证实,但事实表明,中国政府已经初步接受了拉萨3.14骚乱的教训,信息策略正由被动转为主动。当然,现在看来,当局的信息策略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离“超主动”(pro-active)的实战要求还有很大距离。

  据报道,乌鲁木齐7.5骚乱中,有关部门对互联网络、移动电话和固定电话都进行了干预。7月6日下午,微博客网站Twitte、视频分享网站YouTune等外国网站被封锁。北京时间7月7日23时左右,中国微博客网站“饭否”(fanfou.com)停止更新并随后关闭。另一方面,骚乱发生不到24小时,当局就开放国际媒体到现场采访。

  但据报道,当局对通信网络采取了局部封锁的策略。手机可以接收官方信息,但无法发送短信、无法拨打长途电话。虽然当地市民无法上网,但新疆党政军的网络畅通无阻。另据透露,期间来自新疆的50多个IP频繁活跃于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对此笔者无法证实)。

  Vladimir Artemov曾经警告说:“信息是一种有力的意识形态的和政治的武器,它可用来颠覆政权。”政治学者Michael Hardt和Antonio Negri进一步指出,“传播系统是与军事和金融力量并列的帝国的三股主要支撑力量之一。”可以说,在当今时代,对信息的控制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指标。当然,信息控制绝非简单地阻止信息流通。

  传播学原本就诞生于战争中。即使今天,政治与军事依然是传播学发展的两大原动力。2006年1月解密的文件表明,美国军方早在2003年就批准了“信息作业路线图”,其中涉及公共事务官员如何控制公共信息。无论是在第二次海湾战争中,还是眼下针对伊朗、朝鲜的国际作业中,美国人都在积极挖掘互联网的战略与战术价值。

  今年5月14日,Microsoft MSN (西班牙)刊登了一幅委内瑞拉总统雨果·查韦斯和古巴前总统菲德儿·卡斯特罗头戴皇冠的照片,旁边的文字说,“当权力腐败时,就去当国王。”照片后的幻灯片有九个国家的元首和文字说明,讽刺他们对权力穷奢极欲。有评论指出,“当软件不免费(自由)时,权力就严重失衡。”微软正凭借其垄断优势积极干预全球政治。

  自今年5月20日起,由于美国政府的禁令,微软禁止生活在美国政府实施贸易禁令的国家的用户访问其Windows Live Messenger(即MSN,即时消息服务),微软发言人已经证实了这一举措。目前,古巴、叙利亚共和国、伊朗、苏丹和朝鲜五个国家的用户已无法使用Windows Live Messenger.

  6月1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Ian Kelly公开承认,政府曾要求Twitter推迟系统维护,以方便伊朗改革派人士通过该网站发出声音。而观察人士指出,美国政府的目的是协助反对派利用Twitter组织抗议活动。6月23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已经下令组建网络司令部,以统一协调保障美国网络安全和开展网络战争。

  在下愚看来,传播学是一门实战性极强的应用学科,是一种攻防兼备的谋略艺术。事实上,传播学可以服务于任何组织和个人:它既可服务于官方,也可服务于民间;既可用于支持政府,还可用来反对政府。究竟发挥何种效用,关键看它掌握在谁的手里,用于何种目的。归根结底,传播学只是一种工具而已,恰如钩镰和斧头。

  (作者系旅欧中国传播学者、海南大学副教授)

  作者:毕研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新疆骚乱与信息控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