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慎太郎:石原慎太郎评《中国可以说不》

  这种幼稚而又何等无礼的文章的基础;看来乃是在支那这一封闭社会中担任多半是被选定的公职的某些人的自以为是,以及尽快形成民族主义的意图。这种意图,就是要把这些文章,作为对国民由经济自由化路线所带来的国内明显的经济差距自然产生的不满与不安加以抑制和强行整饬的有效工具。

  这本书的作者现在恐怕是属于当今支那特殊阶层的一类人,但他们撰写的文章却是何等地适合时下当权人物的口味,令人作呕的部分又何其多。然而,唯独他们就今日日本政治的本质所选行的分析,却不能断言本质上是错误的。

  与其说这些文章的论点有着根本性的谬误,莫如说作者的局限在于他们的历史观在世界史这一大潮流中缺乏相对的认识。如果只以两国间双边的观点来捕捉日中过去的关系,那么不管中国政府的正统性是否从国民党政府转移到共产党,居住在同一国土上的支那人所持的日本观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加害者同受害者的关系。但是,如果把过去的战争包括在内考虑日本实施现代化的历史给整个世界造成的影响,那么日本在来自中国单方面的谴责面前,就决不应该在世界史范围内被追究道义责任。所谓来自日本的贷款带有强烈的赔偿性质这种说词,是无视旨在正式结束战争的媾和条约是什么这一国际法原理。当时并不在场而后来诞生的政权根本没有权利让时间倒转,重新要求赔偿。因此,如果呼吁日本对那场战争应负道义的责任的话,那么你们自己不妨重新考虑一下现在的所作所为。对于这一点,下面我还将指出。这本书的作者公开声称是共产主义者。但他们的鼻祖列宁只是论述说,欧洲现代主义繁荣毕竟在于对殖民地丰富资源的掠夺和对廉价劳动力的奴役。这是任何人都没有异议的历史真理。

  日本的现代化也就是日本国民要把这个国家变成强大的产业军事国家的努力的发端,是建立在下述国民愿望基础之上的,即我们自己企图回避包括邻邦支那,当时的清朝在内的亚洲几乎所有国家的全部或大部已被变成西欧列强的殖民地的状况。顺便提一下,促进日本人这种意愿的因素之一,还有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当时的清朝,以他们自己的霸权主义向日本派遣了当时世界最大级的战舰“定远号”和“镇远号”,对我国进行了恫吓。

  而且,我们要千方百计地使这种努力获得成功,包括支那在内的几乎所有其他国家,都在国家或民族力所不及的情况下遭到失败,被迫隶属于西方。这始终是当代谴责日本为加害者的这些国家的历史应负的责任。对于被日本合并的朝鲜,道理也一样。就是说,在当时是否被变成殖民地或者是否被吃掉这种相克,曾是近代历史留给整个人类必定要解决的历史课题。

  如今,我们也不能无谓地盛气凌人,认为只有日本才达到了合格的标准。免遭殖民地化的日本却事与愿违,结果适得其反地竞致力于造成自己的殖民地,这是事实。虽然是为了对已共产化的俄罗斯建立战略前线,但无止境地进入支那大陆的做法并不是什么战略上的明智选择。然而,在连支那也作为战胜国参加的东京军事法庭审判上,审判日本的所有国家都决没有把日本的殖民地政策称为侵略,就像这些文章的作者所谴责的那样,记述的是进出。就是说,因为审判的一方清楚地了解这一历史公理,倘若唾天便会殃及自己。

  然而,我想强调指出的历史事实是,由于日本引发的太平洋战争,已沦为殖民地的亚洲和中东许多国家才奋起,为争取独立而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又回来企图作为统治者主宰它们的西方列强进行斗争,从而赢得了胜利。我本人会晤过的当时的埃及前总统纳赛尔、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和马来西亚现在卓越的领导人马哈蒂尔,都同样谈论过日本在战后这种世界史的结构中存在的意义。

  我常常听到有人谴责说日本对那场战争的反省程度与同属战败国的德国不同。德国在战后拼命而又真诚进行反省的,决不是什么对那场继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又被打败的战争的反省。那始终是对犹太人和波兰等国的人们进行过疯狂大屠殺的谢罪,只是一种坚决阻止进行那种大屠殺的纳粹主义复活的誓约。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这样的历史公理:发动战争的坏蛋尽是战败者。

  如果说专注于过去那场战争中的受害情况而要追究日本国家的道义责任的话,那么像驱逐達賴喇麻,以武力镇压藏民对他的仰慕,悍然吞并在文化和民族上迥然不同的西藏那样一种以支那的军事实力为后盾,而且现在愈演愈烈的霸权主义,已经引起世人的嫌弃。而且把在民族上有相当差异、一直拥有独自文化的台湾硬说成是本国领土的一部分,这种寸步不让的姿态只能暴露出霸权主义的面目。后来许多人都反躬自省地指出,当初联合国作出的决定台湾归属支那的决议是何等地疏忽大意。

  这种以武力威胁牵制台湾并谋求吞并台湾的做法,同纳粹希特勒单方面吞并同文同种的奥地利是毫无二致的。顺便提一下,这也是这些作者常常写道的,由支那方面开始说起的所谓日本同支那的关系是“一衣带水”啦,“同文同种”啦,这些说法在文化论上也是错误的,只能是文化上的霸权主义。我们确实在使用汉字,但正因为我们民族只用汉字无法表达感情,我们才独自地创造出了两种假名。

  说什么过去在支那坏事做绝的日本今天有资格指责眼下在支那发生的侵犯人权状况吗?这也是不打自招的。纵然自己的人权过去由于战争而遭到了践踏,其对方国家在过了半个世纪的今天作为同样的人对当今在支那发生的侵犯人权状况感到痛心,作为在当代生活的人对这种政治感到忧虑,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说日本背离亚洲,这种论点尤其奇妙而又感情用事,听来仿佛是弱者的一种偏见。说什么丰田汽车工业公司和日产汽车公司向欧洲出口的汽车与向支那出口的汽车在质量上显然有优劣之别,这也是令人喷饭的口实。大凡日本人谁都知道同属丰田汽车公司生产的皇冠和佳美哪一种品牌更高级。    这本书的作者对日本特别是在亚洲的主导行动担心得甚至有些神经过敏。新加坡的李光耀就捡起了担心日本再度向东南亚行使军事力量的盾牌。然而,没有比原是旅外华侨的李光耀的这种发言实际上更能够使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合法化了。李光耀的观点扎根于充满支那劣等而又极不相宜的对日本在那场太平洋战争的立场的不理解,对宏观的历史全然没有把握。

  日本同东南亚许多国家进行了经济合作,在资本和技术方面形成了共同系列。它究竟还有什么必要在这个地区发动战争呢?

  这些作者竭力鼓吹日本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代表性,因而没有资格出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在上次的海湾战争中日本实际发挥的作用之大,实际上连日本的政治家本身也不清楚地了解,不言而喻,支那人更是不知晓。然而五角大楼的官方文件写道,我们在这场战争中证实了石原在那本书中所写的内容是正确的。文件写道:美国在中曾根康弘总理作出日本独自向美国提供战略尖端技术决策的极大鼓舞下,轻而易举地赢得了胜利。这种决策比日本提供的资金更重要。日本提供尖端技术的功绩远远超过了派遣8万军队与美国共同战斗的英国所建树 的功绩。而且驻伊拉克的军事顾问团详尽地看到这种情景回国后,为了保护在同美国的扩军竞赛中显然败北的本国军队,率先表示支持改革。这正是为柏林墙瓦解、冷战结构崩溃提供了机遇。历史是以人的肉眼难以看到的巨大车轮滚滚向前发展的。

  日本在同美国的这种关系中将能够得到极为重要的代表性,并且已经拥有和行使了这种代表性。无法看到这种代表性的人的徒劳轻侮,从本质上讲只能是无的放矢,对他们本身来说不久将会引起重大的危险。

  尽管如此,今天支那的那种厚颜无耻的霸权主义言行,只能说是历史性的错误,而不是什么别的。过去,那种依靠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后盾的政治,一直一意孤行地把有很大差异的民族、文化和宗教拧在一起的所谓“帝国”的政治形态,最后促使处于民族漩涡中的苏联土崩瓦解。其后,各个民族为了寻求同一性正在发生新的争端。然而,唯独支那对时代作出错误的理解,依靠来自日本的贷款不遗余力地发展核武器,对吞并西藏和染指台湾仍不作任何反省,进而还把霸权之手伸向根据美国正式签署的协定已归还日本的尖阁群岛以及西沙和南沙群岛这样一些岛屿。难道说支那人妄图在当代来重温与他祖先成吉思汗一样的旧梦吗?晚年头脑失常的毛泽东曾对当时的法国总统蓬皮杜说什么,支那由于人口众多,即使在核战争中死掉2000万支那人也没什么了不起。这番话使蓬皮杜总统大吃一惊。难道他们今天还想把毛泽东的这种遗言继承下来吗?

  在正式调查之前把于本土发掘的土器碎片和古钱币散撒到海里,随后而来的调查团再把它们打捞起来,由此便可以证明支那的文明过去曾遍及这一地区。因此就可胡说这是我国的领土,这种伎俩也太无视别人的存在了吧?

  对此,日本政府向来不提出强烈的抗议。譬如说,不久前支那显然侵犯日本的领海线,对尖阁群岛周围的海底油田进行为期 1个多月的勘探,终于发现了原油矿脉,甚至还拍下了挥发气燃烧的照片返回支那。对于这样的对手,本来在这个地区拥有开采权的日本企业要求政府采取扎实可靠的对策,但任何省厅都不予理会。仅就这一点而言,这些作者们奚落的“日本谁也领导不了,有时日本连自己都无法领导”这句话是对的。    日本这样的大国在既没有资金也没有技术的邻国威胁下,如果像一部分卖国的日本外交官宣称的那样决定同支那联合开发在本国领土上蕴藏的天然资源,那么,有西沙和南沙问题的东南亚国家则将发生很大的摇摆,支那在亚洲的霸权由此将会一举得到加强。印度和越南等国的强烈反对也是不难设想的。而且在这种时候,美国也将斟酌自己的经济利益到什么地方,也得考虑采取何种程度的行动。其结果必将给日本同美国的关系带来新的局面。

  支那推行的这种霸权主义宛如儿戏,这蓄意让日本同美国互相敌视,并且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是一种陈腐却又厚颜无耻、我行我素的霸权主义行径。当支那这个国家为了掩饰其本质上的不成熟和软弱性而竭力推行这种霸权主义的时候,世界将被卷入一场新的混乱,但是对于制裁支那恐怕也不会犹豫不决。到那时,日本即便期盼更深地受到美国庇护,美国反而不会承认这样的日本是对等的伙伴。在支那带来这种冲击之后,这个日本究竟能不能清楚地认识到“天助自助者”这一历史公理,而开始通过自己的手来铸成平等伙伴的资格呢?

  作者:石原慎太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石原慎太郎评《中国可以说不》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4日 星期二 @ 15:59:56

    1

    怎么没人评论,爱国志士哪里去了?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4日 星期二 @ 20:56:38

    2

    这王八蛋理都不用理他

    回复

  3. 王猛 说:,

    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 09:17:15

    3

    哈哈,爱国贼们都被关在墙内了。
    不过石原的话还有待商榷,有些话过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