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

  ——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2009年9月11日,美国东部时间奥巴马总统按期宣布:对中国轮胎特保案实施限制关税。这项已生效的特保关税法令,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此惩罚性关税税率是:第一年为35%,第二年为30%,第三年为25%.此是目前全球轮胎产业不曾有过的最高税率。今日中美,俨然是国际市场上一个绳拴着的两个蚂蚱,一荣俱荣、一败皆败,既然美国已先行开战,中国也将不打赢不会收兵。

  9月13日,中国商务部毅然做出决定:对美国部分进口汽车产品和肉鸡产品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审查程序。此前一天,中国商务部部长罕见地直接出面批评、谴责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14日,中国宣布对出产于美国鸡肉及汽车启动对美国产进口汽车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一旦确立存在“双反”行为,将最快于10月底前商务部将对外公布惩罚措施。有分析认为:布什任总统8年来屡次否定了美国启动贸易关税保护的提案,奥巴马总统却上任刚刚半年多,就立刻签署批准了此项贸易“特保”法案。这是因为布什一向的风格是挥舞着政治大棒到处耀武扬威,而得到大多数美国人投票支持的奥巴马执政风格则是一切以美国的利益优先。中国输美轮胎,关键是美国轮胎业约有近一万多产业工人失业,中国将有10万轮胎业工人面临失业。美国不顾中国的利益,由此围绕着轮胎特保开战的中美双方再怎样打下去?下一步战又会怎样打?

  1)、最有可能的是:中方向美方很快开征15亿美元左右的汽车和鸡肉方面的贸易关税,以平衡美国征收轮胎特保的关税。这是因为:美国总统令没有回头箭,且对美国贸易保护法——《美国1974年贸易法》及其“421条款”不仅中国政府根源无奈,就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根本无法改变,那么中国政府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制定美国类似的《中国贸易法》以制衡形形色色他国贸易保护、也保护中国的国家产业的利益,以适应中国与全球各国的贸易游戏和保护法则。

  《美国贸易法》保护美国自己的利益完全是无可厚非。但要除去美国的此贸易保护主义、或修改美国贸易法,则不是中国能做到的事,也是路途遥远、甚至是遥不可及。就算此次“轮胎特保案”的今天得到了完美的解决,但未来中国还不知要遭遇多少“特保”依然要每每出笼。那么制定出笼“中国贸易法”,则是制衡美国及其所有“贸易保护主义”国家的最有力、也是唯一有法可依、真是可用、可行的中国略。而目前,中国尚没有任何一部中国国内的贸易保护、面向国际他国的游戏法则。

  据知,《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421条款”是根据2000年中美关系法案补充写入的,并在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相关的中美协议过渡性保障条款中加以体现。根据该条款,如果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为,中国出口至美国的产品数量的增加或者所依条件,对同类产品或直接竞争产品的生产商造成或威胁造成市场扰乱时,此美国国内产业可以接受保障措施救济。

  《美国1974年贸易法》规定“市场扰乱”为要件:进口产品大量急剧增加(包括绝对增加和相对增加);对国内产业造成了实质损害;进口产品大量急剧增加是造成国内产业实质损害的重大原因或威胁。“市场扰乱”把WTO《保障措施协议》的“严重损害”改成了“实质损害”,从而使援用保障措施的条件放宽了。此条款规定的“重大原因”为“是造成国内产业实质损害的重大原因,但不必等于或大于其他任何原因”。与普通保障措施(201条款)调查相同,如果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做出了肯定性的裁决,其也可以向美国总统提出救济建议。总统对于是否向国内产业提供救济、救济的类型与期限做出最后决定。目前,中国国家贸易法律尚没有任何对策,只能无奈的应用国际贸易法及WTO规则去据理力争。参与国际贸易法则与诉讼裁决,中国成功案例极少,中国还不能适用国际贸易法则的程序。

  2)、9月14日,中国政府在日内瓦正式就美国限制中国轮胎进口的特殊保障措施启动了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在一项声明中说,中方当日正式就美相关措施提出世贸组织争端机制框架内的磋商要求。中方要求与美方磋商,是行使世贸组织成员权利的正当举动,是维护自身利益的切实行动。中美磋商“轮胎特保”案不会有结果:因为美国是按美国“贸易法”在办事,就是履行国际准则,也无法绕过美国国内的“贸易法”啊!今天绕过了,那明天又怎样通过?

  中国政府向国际贸易争端组织、WTO提出磋商要求,是世贸组织争端解决问题程序的第一步。磋商期一般为60天,如果通过磋商仍无法解决争端,则中方有权采取第二步行动,即要求世贸组织成立专家组就美方措施展开调查并进行裁决——这更是中国政府的下下国策选择,因为完成此“裁决”程序几乎需要三年多的规定期限,等到中国财力、物力、人力都花上、既是取得了“裁决”的全胜,但美国“特保案”已届满三年期,是中国反击“特保”提起国际诉讼劳民伤财、得不丧失。

  3)、最坏的可能是:中国从此你来我往与美国、及其更多的贸易保护国家展开对垒,展开双边、多边的贸易保护战。现在,欧盟及其印度、巴西等等国家都展开了类似美国的贸易保护,中国必须建立一种环境、而不是对付“突发事件”那样,来建立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游戏法则。中国“不能软,不能让”的论调,不是解决国与国贸易之间游戏的方法,中国古今人常讲“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中国的贸易战反击,也必须有理有据,让人家心服、口服的挨你挥舞大棒子的打击。仅靠那些没有主权、没有法律标的的“国际规定”还不够,不仅要“有的放矢”的攻击,还要有盾的保护,攻防实施,才能完整的保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中国攻略素以“苍蝇不叮没缝的鸡蛋”而著称,之所以中国每每被国际巨头、超级富国每每“贸易制裁”“贸易保护”,就是因为中国自己也完备缺乏贸易规则的保护。一个人,被人家打了,打了个头破血流,还被人家说成没道理。国际社会也是这样,一昧反击,不向国际社会讲道理,让人家信服(在国际社会,光自己信服没有用),象50年代的朝鲜战争、09年的朝核、导弹发射,不顾国际社会所有的一切,怎么能取得一个大国、国际社会的“话语权”?打了人家,让人家说你有“道理”,特保是观看的所有其它国家都说“有道理”,这才叫、就叫“以理服人”。

  今日及未来,中国与美国关系的趋势依然风光旖旎、美丽可爱、充满了全球无穷的魅力,且会比中国60年以往的任何时期都更加美好。

  据新华社2009年8月25日报道,全国人大24日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再次审议的关于修改部分法律的决定草案,才将计划经济时期的“投机倒把”“投机倒把罪”从40多部国家法律中“删去,并作出修改”。中国贸易、市场、国际交易的现行法律中,存在的明显不适应市场经济和中国制造的废止和建树法律新规。中国与诸国的经贸往来,同样要建树如美国贸易法一般的“中国贸易法”及其“游戏规则”。

  至于“中国有实力对美国进行贸易战”“坚决反击”等说法,(一)是适可而止,要把握大局;(二)不要自欺欺人,误导自己也错估全球各国的反应;(三)中美双方都会对开战不高兴,但最终都是以双赢而结果。美国毕竟是近4倍于中国国家财富、建国200多年的第一超级大国,不管是“贸易战”或是真正国家开战,当然是不战为上上策、最好。中国是一个正在奋起、逐渐长大的全球最大的第一大发展中国家,若真是今日中国就力图到处去打赢国际间的“贸易战”,世界各国又怎样直面中国的崛起?中国需要一个良性的国际发展环境。现在,中国还没有长大、未来可能强大的中国又怎样可能挑起国际事端?贸易商战中,中国不可能示强大,这令世界各国怎么看,怎么不令全球各国以恐惧相见!?60年中国没有“话语权”成过去,未来中国还要取得在国际社会的“话语权”吗?前60年中国在国际社会的“话语权”太渺茫了,但未来中国怎样建树?怎样开始逐渐强大国家的“话语权”建树,又怎样在未来必须取得中国人需要的“话语权”?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