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森:屁股与尊严——父女俩在地铁上的对话

  父女俩乘地铁。

  莘庄起点站上车,乘客不多,但车门一开,大家还是迫不及待蜂拥而入抢位子。

  父女说着话。读初中的女儿正为一篇作文犯难,老师要求通过观察身边事物来写。女儿说,每天就是上学、放学、吃饭、做功课、睡觉,有什么好写的。

  老爸心想,倒也是的,一时也拿不出主意来。

  正思忖间,地铁到了第二站。月台上的乘客,以奥运会的劲头,冲进车厢,直奔空位。

  老爸对女儿说,写作的题目就在你眼前。

  “写抢位子啊?”女儿问。

  “对!”

  “这有什么好写的。天天都是这样的。”

  从前不是天天都这样的。

  老爸说,鲁迅曾经写过一篇散文,讲乘火车的见闻。鲁迅说,车子快要开了,但一群乘客却还在作揖打恭,互相谦让,谁也不肯先坐。结果火车一开,“顷刻间跌倒了五六个。”鲁迅当时看不惯中国人的迂腐、繁文缛节,认为与现代文明的迅速发展脱节,就写文章挖苦。假如鲁迅还活着,他看到今天中国人的样子,老夫子会作何感想呢?

  鲁迅身高只有一米五十八,又生了多年多年肺病,体重不到七十斤。

  他来乘车,被人轻轻一推,就要跌出好几米远。老夫子是脾气极坏的,他爬起来,骂不过别人,打不过别人,回到家,拿起笔,一定会用最刻毒的语言嘲笑、讽刺、挖苦这丑陋的国民性。

  鲁迅会写些什么呢?当年他那样激烈地反对礼教,如今天下弄成这付样子,他还会反对礼教吗?

  老爸对女儿侃侃而谈。

  老爸说,世界上大概没一个地方象中国人这样不守秩序,这样粗鲁无礼,这样野蛮。老爸说,我们以为在世界上被人看不起,是因为穷。其实,我们中国人被人看不起,最主要是没有礼貌,缺少最基本的道德操守。

  在公众场合大声讲话的是中国人,随手扔垃圾的是中国人,欢喜插队的是中国人,至于抢座位,更是中国人的家常便饭。连没有位子可坐的电梯,中国人都要一马当先,抢在前面。

  女儿正入神地听老爸骂中国人时,一位乘客硬挤进已经坐满六个人的长椅里,老爸拉了女儿站起来,把位子让出来。

  老爸说,德国人为中国设计建造地铁车厢,是依据中国人平均身高身宽及体重,来设计地铁座椅的长度和宽度的。一排长椅坐六个人,还略有宽余,相互之间的空隙为三英寸左右。这一设计一方面照顾到胖的人,另一方面也照顾到乘客的尊严,使乘客坐下来,相互之间有点空间,不至于贴得太紧。但这一考虑到人的尊严的设计,到了中国恰恰变成了对人的尊严的摧毁。

  女儿说,有的人一天上班很吃力了,既然能坐七个人,为什么不挤一挤呢?

  老爸说,如果先坐下来的六个人,主动挤一挤,再挤出一个位子来,让给站着的人。那我们这个社会就太美好了。这表明这个社会的人,相互关爱的精神已经形成了普遍的风气,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但现在的情况是相反,已经坐下来的人,并没有再挤出一个空位的意思,而站着的人,看见那一点空间,不去占领就觉得吃了亏,非要挤进去。

  你说上了一天班,人吃力,很想坐。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要上班打工,而且国外的上班打工比国内要吃力多了,八小时一点懒也不能偷。为什么人家那里没有挤位子现象呢?这涉及对他人的尊重和对自己的尊重。你看刚才硬挤进来的那个人,他拨开两边乘客时,把别人当作人来尊重了吗?他明知道别人在对他翻白眼,装作没看见,他不在乎别人的蔑视。对他来说,占到一个位子坐一会,比起别人的白眼来更实惠。这一现象,如果用一句成语来描述,你会用哪句成语?女儿不假思索就说道:“寡廉鲜耻。”对了。老爸接着说,有个位子坐一会,只是身体的一阵舒服。为了身体的一阵舒服,宁可粗暴地侵犯他人,宁可被人轻视。这种心态既下贱又可怕。为了区区一个座位,就这样不顾廉耻,遇到更大利益时,将会怎样呢?简直不敢想象。你千万不要和这种人交朋友,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千万不可和这种人交朋友,明白吗?女儿点点头。

  老爸又说,你看刚才车门一开,疯狂抢位子的人中,还有些穿得很时髦很光鲜,有的长相也蛮好的小姐和女士。我看到她们这样这样不顾仪态和风度,实在难受。如果我是外星人,第一次到地球,看到这样的场景,我立即会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地方的人,只知道追求物质享受,他们对人的优雅、人的风度、人的气质、人的体面,还一窍不通。这是一个文明尚未发展起来的野蛮民族。如果我告诉外星人,你错了。这块土地,在历史上曾被称作礼仪之邦,只是现在的人不看重这些,认为是虚的,没价值,不如一个屁股有价值,因此他们宁可牺牲这些。外星人一定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他会说,这个地方的人,准是疯掉了。难道他们不知道,如果人人变得丑陋不堪,物质再多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生活在动物世界里。

  父女俩到站下车了,但老爸的话还没完。

  他愤慨地说,中国人的自卑,病态的自尊,既不习惯尊重他人,也不尊重自己,一百多年前是给洋鬼子的枪炮打出来的,如今却是被自己人弄出来的。但我们并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总认为是别人故意在歧视自己。

  老爸对女儿感叹说,我小的时候还经历过一段女的不参与抢位子的美好时光。那时候,坐车抢位子都是男的,女乘客只是在旁边观看。观看的女乘客中,有的人向这些粗暴野蛮的男人投去蔑视的眼光,有的是期待着自己的男友或丈夫替她抢到位子。渐渐地,蔑视的眼光暗淡了,麻木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女的和男人一样,也奋不顾身抢起位子来。我第一次看到女人抢位子时,惊得目瞪口呆,回家还当作新闻讲,说今天看到一个老结棍的女人,跟男人一样抢位子。

  老爸似乎自言自语地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出现这种现象,实际上已经预示着一场更大的道德崩溃开始了。

  他靠近女儿的耳朵问:你看见过女的硬要挤进地铁里六人座位吗?

  女儿摇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啦,女的总归要点面子的。

  哼,老爸说,我小时候也决没想到女人会和男人一样抢位子,可是到你这一代,已经不知道女人还有过不抢位子的历史。

  也许意识到不应该让天真的孩子过早面对阴暗的现实,老爸又安慰地说,但愿现在的状况就象股灾之后惨跌的股票,现在已经是底部,以后就要开始上升了。我看见你的修养这么好,这么有礼貌,心里就非常开心。

  我相信你们这一代长大后,一定是很有文明修养的一代。

  受到老爸的夸奖和鼓励,女儿得意地笑了。

思想的境界(sixiang.com )

  作者:洪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屁股与尊严——父女俩在地铁上的对话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