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西方正在复制中国的“广场协议”

  我为我的民族未来深怀忧虑。10月3日的西方七国财政和中央银行行长不仅没有邀请中国参加,而且发出了要求人民币升值的信号。新华社评论说,明眼人一看便知,在全球亟须合力应对金融危机的当口,西方牵强地重弹老调,其真实用意是转移视线。

  我不懂为什么新华社的评论如此软弱,对国际经济形势的趋势判断如此离谱,对人民币面临的问题极尽回避,对人民币升值将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性的影响只字不提,只用“转移视线”四个字轻描淡写难道新华社是真的不明白?我们要问,西方七国有什么必要转移视线,西方七国财政和中央银行行长的真实用意就是准备复制“广场协议”,掠夺中国国民创造的巨额财富。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我们对广场协议应该记忆犹新,因为还不到25年。1985年9月,美国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日本财长竹下登、前联邦德国财长杰哈特·斯托登伯、法国财长皮埃尔·贝格伯、英国财长尼格尔·劳森等五个发达工业国家财政部长及五国中央银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使美元对主要货币有秩序地下调,以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

  当时的日本和今天的中国是一样的,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日本制造的产品充斥全球。日本资本疯狂扩张的脚步,令美国人惊呼“日本将和平占领美国!”广场协议签订后,五国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各国开始抛售美元,继而形成市场投资者的抛售狂潮,导致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1985年9月,日元汇率在1美元兑250日元上下波动,在“广场协议”生效后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快速升值到1美元兑200日元附近,升幅20%.从日元实际有效汇率看,1985年第一季度至1988年第一季度,升值54%;1990年第二季度至1995年第二季度,升值51%;1998年第三季度至1999年第四季度,升值28%.

  日本经济的灾难开始出现。如果仅仅只是日元升值,对一国经济来说,失去的只是国际市场的一部分和巨额外债的缩水。但是,当时的日本和今天的中国是一样的,房价高涨,地王频出,泡沫横飞。1990年,日本政府被迫干预房地产市场,发出《土地融资限令》,日本房地产泡沫轰然破灭,随后是日本经济十多年都没有复苏。

  前不久爆发的“轮胎”案,已经在表明美国制造业在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中国的国家元首出面才平息了这一事态。这次的西方七国财政和中央银行行长更是发出了明确的信号,逼迫人民币升值。其实,轮胎案以来,人民币有效汇率已经升值了11.7%,从6.8369升值到现在的6.8290.我们不能揣测这是中国央行对此问题的让步,如果有证据表明这是中国央行对轮胎事件的让步,那人民币实质上已经进入了升值的通道。

  我们的忧虑就为此而来。在一个经济体对内比对外重要,如果中国是一个内需型的经济体,那采取的策略就要好办得多。遗憾的是,中国这个新经济体正面临最大的问题,那就是产能过剩而需求不足,需求不足的主要原因是绝大多数城乡居民可支付能力不足,我们还不能在最短的时期内解决社会财富的分配机制问题,我们还无法尽快提高最广大的城乡居民的可支付能力,不仅如此,还有很多的家庭面临着生活成本上升而收入下降的压力,让国内消费雪上加霜。

  接下来的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要严峻得多。一是中国依赖市场的内在调整无法有效化解房价泡沫,房价的上涨将直接或间接的提升生活成本,导致国内需求进一步萎缩,对中国实体经济形成灾难性的打击;二是人民币升值将导致国际市场进一步萎缩,贸易逆差缩小的同时不能增大出口,失业率重新大幅上升,中国国内社会矛盾加剧;三是人民币升值将导致国际热钱大规模流进中国,与央行本身注入的过多的流动性混成一体,造成流动性的大泛滥,与民生相关的所有商品都将成为流动性的陷阱,处处是商品价格的暴涨暴跌和由此引发的沸腾的民怨,逼迫央行回收流动性。

  至此,房价泡沫率先破灭,一线城市房价下跌幅度一年之内将会超过50%.这种趋势,已经是在完整的复制日本的广场协议,现在还没有一种趋势能够改变。也就是说高房价排斥了社会的正常价值观,所有投机市场考虑的都是短期行为,中国已经把房地产市场从货币政策、财税政策和产业政策上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投机市场,这就注定了这场灾难无可避免。

  我们有能力阻止人民币升值吗?没有。在战争年代,中国汉奸最多,这是一个民族的劣根性注定的。在现代,如果出现汉奸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贪官,还有一种就是投机炒家。恰恰是这两种人代表了中国社会的主流财富,所以,现在能发出呐喊的只是普通民众的心声。但愿中国社会能够很快建立社会财富的调节机制,让城乡居民的可支付能力有所提高,依靠内需的拉动推动经济的增长,或许能让这场灾难的受害程度减轻一点。

  作者:牛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西方正在复制中国的“广场协议”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