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传统中国是一个儒家文明的国家。中国在武则天以后的一千四百多年一直在坚定地走下坡路(唐玄宗的开元之治是短暂的回光返照),由生龙活虎一样使山河动摇的世界雄狮堕落成失去基本“常识认知能力”的东亚病夫,儒家文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甲午中日战争出乎意料地惨败,中国人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虚弱落后,并进而发现了儒家文化的可恶。

  儒家文化自此噩运当头。

  从“五四运动”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的六十年间,我们一直在毫不留情的讨伐儒家文化。文革“破四旧”则是对儒家文化的大清算,把绝大多数儒家文化的遗迹扫荡净尽。被历朝历代的达官显贵奉为圣地的孔庙,中国最大的儒家文化博物馆,也在1966年底被决心“彻底捣毁孔家店”的红卫兵砸了个底朝天。儒家遗产遭逢了最大的劫难,孔府、孔庙、孔林,共计有一千多块石碑被砸断或推倒,烧毁、毁坏文物六千多件,十万多册书籍被烧毁或被当做废纸处理,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坟墓被盗掘……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口诛笔伐,儒家文化在“形式”上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令中国人始料未及的是:抛弃了儒家文化的中国,并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步。除了经济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拔苗助长”外,在文明层面上我们依旧在大踏步倒退。

  中国近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和我的家乡某个家庭很相似。这个家是远近闻名的书香世家,虽然一直没有上升为富豪大族,可一直赢得远近乡民的普遍尊敬,在故乡拥有远超富商大贾的影响力。二十年前,这个家庭突然一朝发昏,决定跑步发财致富。为了“短、频、快”捞大钱,竟然放弃家训底线,鼓动男人开赌馆卖假烟假酒;女人下海做皮肉生意……在多快好省的大跃进致富模式下,这个家很快上升为当地的首富,在村头建起了一幢富丽堂皇的五层洋楼。

  书香世家的致富效应是:乡民们常对着那幢洋楼直摇头,感叹这个家完了!没戏了!

  我们的经济增长何尝不是那样呢?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我们都快失去了所有的精神财富:文化沙漠化、政权山寨化、人性动物化、事业无耻化、人情冷漠化……

  在抛弃了儒家文化的招牌后,我们的文明因何不进反退呢?

  使中国人错失历史机会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我们在拆掉“儒家文化”的旧房子后没有及时构建一幢适合“现代文明”的新房子。

  一百五十年前的日本主流文化也是儒家文明。当日本人意识到儒家文化是日本闭塞落后被动挨打的罪魁祸首时,就毫不犹豫地投入西方“法治文明”的怀抱,用英美的平等、民主、人权、法治等现代文明的价值理念来重整日本民族的社会价值取向和精神体系,同时保存传统文化的合理成份。结果日本成功地完成了历史大转向,创造了世界文明奇迹,用短短三十年时间就走完了西方四个世纪才走完的路程,跃升为亚洲首屈一指的文明进步强国。

  中国的对外开放比日本早十六年,可我们在现代化进程中一直首鼠两端半心半意,在“拿来”西洋物质成果的同时,却抛弃了真正能够使国家文明进步的精华内核(民本思想、法治理念、平等意识、人权观念、契约理论),同时“夸张性地吸收”了西洋文明的糟粕(详情请参阅拙作《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结果我们在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时间内,一直没有成功地构建中华现代文明的大厦。在拆除儒家文化的老房子后,我们的心灵反而找不到归宿,我们的灵魂一直在荒野里流浪,除了不择手段满足物欲外,我们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也不知道自己向何处去,象一只迷失的羔羊在十字路口东张西望。

  第二:我们在对儒家文化的处理过程中采取了完全错误的方式,不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而是在吸取了糟粕的同时去除了精华。

  儒家文化的精华部分是人的自身修养,是社会人的道德约束力,是自然人的精神需求,概括起来是“礼、义、仁、智、信、廉、耻”。虽然儒家文化的很多道德约束条款违反了最基本的人性,真正能做到的人只是凤毛麟角;但却为多数人提供了一个自我修为的标准和社会价值尺度,有效地防范了社会整体道德的沦丧和奸滑无耻成为社会时尚。

  就算是“忠、孝”两项明显反文明的儒教道德尺度,如果理解得好一样有益于现代文明,简单式否定一样无益于中华文明的进步。儒教的“忠”指“忠君”,是基于“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人性常识。今天的中国人都明白官僚公务员是纳税人花钱养活的“公仆”,一样应该饮水思源,应该“食民之禄、忠民之事”。“为官食民当思报、事民临危合尽忠”一样是现代文明“民本思想”的精髓。

  至于孝敬父母长辈,只要去掉“子不言父过”的愚蠢条款,一样是现代文明对人性的基本要求。一个不知道孝敬父母长辈的人,是不可能履行好自己的社会责任的。

  中国人在清算儒家文化时,打击的火力恰恰集中在儒家文化的精华部分,对儒教的道德标准概而言之“扼杀人性”,因而予以全盘否定,好象生活在现代文明大厦里的中国人从此不要“忠、孝、节、义、礼、义、廉、耻”似的。

  我的家乡是红四方面军的诞生地,因面成为全国著名的红色旅游区。在县烈士陵园里有一个“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馆”,里面供奉着一个著名的革命烈士王秀松,他的最大英雄事迹就是带领游击队用残酷手段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他父亲的最大罪行不过是“反动地主富农”?没有任何诸如欺行霸市渔肉乡里烧杀抢劫坑蒙拐骗的伤天害理劣迹。如此反文明的材料做为榜样来宣讲,参观者能得到什么样的教育意义?

  …………

  儒家文化的主要糟粕是“虚伪、厚黑、权术、官本位、特权思想、成功至上……”令人痛性的是,这些明显反文明的文化糟粕我们却毫无甄别地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今天中国的特权思想和官僚主义恶性膨胀,超过两千二百年皇权中国的任何一个时期。

  有一位学者这样形容法国大革命:

  “我们在倒洗澡水的同时,不小心把澡盆里的婴儿也泼出去了。”

  我们对待传统儒家文化的态度则更进一步:

  “我们毫不留情泼掉了澡盆里的婴儿,同时如饥似渴地渴下了洗澡水。”

  韩国人在处理儒家遗产时比我们高明得多,把儒家文化的个人修养和西洋现代文明有机结合起来,构建了一个适合韩国特色的文明价值体系。中国有数以万计的韩剧迷。韩剧中再现的那种温情、宁静、简单、纯净、至情至性就是儒家文化的精华遗产。

  中国向何处去?

  天佑中华!

  来源:辣眼时评

  作者:熊飞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vereseed 说:,

    2009年12月20日 星期日 @ 03:45:49

    1

    说的好!真希望中国有更多这样的思想者。

    回复

  2. 不是主人翁 说:,

    2009年12月22日 星期二 @ 08:44:00

    2

    有意思,是这个意思!

    回复

  3. 立四新 说:,

    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 15:37:41

    3

    儒家文化的精华部分是人的自身修养,是社会人的道德约束力,是自然人的精神需求,概括起来是“礼、义、仁、智、信、廉、耻”。皮话连篇!!!7个玩艺,现代中国的立法全部都有!!!谁说日本人的发达是继承了传统的原因了啊啊??还不是LZ??!!砸孔庙是解放了人性!!!这个很重要!!

    回复

  4. 支持言论,但不走极端! 说:,

    2010年03月10日 星期三 @ 23:51:48

    4

    笔者的观察很尖锐阿!但不能说中国走的这条路就是错的。中国几千年的儒家底蕴不是砸了孔府,孔庙就能除了根的。咱们的经济发展也不能说成是”拔苗助长”,若分析一下解放后中国的国际处境,我们是真的需要把这“儒家的精华”暂且搁浅,才能有今天跟这帮西方的资本大头们说得上话。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我是目睹了祖国人民不管从物质还是精神上进步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