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看完电视剧《蜗居》,心中好像也窝了一块东西,不吐不快。这部描写中国城市居民围绕房子生出的悲欢离合,看在我眼里,别有一番滋味。因为我心中无房,眼中也自然无房。那我心中有啥?有四十岁的成功男人,有爱情,有童话,还有青春80后美少女二奶,嘿嘿,所以啊,《蜗居》在我看来,首先是一部爱情童话。

  说《蜗居》是一个丑小鸭变白天鹅的童话,一个灰姑娘变白雪公主的爱情童话。一位市长大人的秘书,一位开市委常委会时坐在市长和书记身后的“两人之后,千万人之上”的秘书,爱上了一位要身材没身材(“前平后板”——剧中台词),要地位没地位的蜗居在这个大城市的普通女孩子,并展开浪漫的爱情追求,就在爱情珠联璧合的时候,那女孩子也登堂入室,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二奶……

  各位,即便你再不了解中国,即便你的道德底线高得你自己跳起来都抓不住,你也不会认为这种权倾一时的秘书爱上一个小平民女子的事只是一个老男人生出邪念包二奶的龌龊故事吧?从中国已披露的资料看,目前已经倒台的贪官们的“爱情故事”显示:向这个级别投怀送抱的都是是明星或者电视台主播,什么时候轮得上这种小姑娘?再说,一位大权在握的秘书想要这种小姑娘陪陪睡,还需要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还需要使用那么多手段?还需要动真情?

  而且,只要对中国官场有些许了解的中国人,几乎都无法对这部电视剧中塑造的市长秘书宋思明生出反感。从这个级别的官员来看,我们甚至可以称剧中的贪官为好官:他的孩子上学竟然没有车接送;他的弟弟竟然还没有找上好工作,靠一个三流的开发商帮忙赚点小钱;他的老婆没有在市里最有油水的行业经商赚大钱,只能偷偷摸摸拿几万块钱到处去放高利贷赚点小钱;他屡次告诫负责拆迁的商人不要搞出事,要多花钱摆平钉子户;在开放商搞出事后他要求立即给人家补偿一套价值上百万的公寓楼,作为封口费——即便不给你补偿,让你自焚,你又能怎么样?

  更让人惊讶的是,从全剧来看,这位大权在握的生理机能昂奋的秘书竟然没有一个情妇和二奶——天啊,你们不是生活在美国和澳大利亚吧?这种级别的市政府市委秘书,竟然那么纯洁?他完全可以评选为2009年中国公仆之先进代表啊。至于说到和商人勾结,划地投标改图纸……各位,我从来不对读者使用“脑残”一词,但如果你不认为这种事在权力集中的任何政体中不但是正常的,而且不这样做就绝对不正常的话,那你真是“脑残”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这位秘书大人竟然像一个普通老男人一样追求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姑娘,那么有爱心,那么有耐心,那么有包容心。最后竟然是使用半推半就的方式上了海藻(剧中的小二奶的名字),还会脸红、照镜子和自言自语——这种事会发生在中国吗?这种事会发生在一位国际大都市市长秘书的身上?

  这种事发生在中国,发生在海藻这个25岁的女孩子身上,就绝对是一个爱情童话。按照目前中国GDP排名世界各国100位左右,而那个城市的房价都快要升到世界前几位的水平,这位海藻姑娘一辈子能够买得起房吗?千万别告诉我“人要奋斗”,如果人都能够靠你说的那种奋斗而实现理想,中国的人均GDP早就是前50位了。

  当这位海藻被一位四十多岁大权在握行为优雅的男人爱上后,时来运转,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再也没有金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做一个娇柔的媚态,就要什么有什么了。正如包养她的宋秘书所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很显然,和赵本山是一个水平了:“不差钱”。但这位秘书可比本山大叔更上一层楼,他不但不差钱,也不差权力。而只有权力,才能够让海藻的老板见了自己竟然低三下四起来,只有权力才能让海藻因为商业泄密而被捕的姐夫轻松走出监狱并一下子炙手可热起来,只有权力让海藻赢得了金钱买不来的精神快乐……

  而当这位25岁的小姑娘,几个月前还一无所有,现在竟然住进了豪宅,开上了我老杨头人到中年了还舍不得买的宝马敞篷车的时候,这个爱情童话故事达到了高潮,老杨头也终于情不自禁达到了高潮似地大喊一声:谁让我是不幸生在中国的男人啊!

  也许有些正人君子会指责我没有道德观念,也许有人甚至跳出来指责我“这种人还大谈人权和民主自由”,但这个时候,我想告诉你中国的人权观:生存权是第一重要的。海藻虽然还不至于无法生存,但从剧中刻画的人物来看,那位宋秘书有哪一点配不上她?海藻充其量让我想到更多在广州等地奋斗着的女孩们,她们的命运你真的了解吗?我真想抛开自己的道德观念,从悲天悯人的角度对许许多多的“宋思明”这样的贪官们说一声:你们能不能多“爱上”几个身无分文的普通女孩?多包养几个二奶——不,干脆把所有的中国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干什么事都不顺的女孩包养起来?二奶、三奶、五百奶、和一亿奶、N亿奶……

  我没有时间看多少《蜗居》评论,但我想冒天下之大不韪写下自己最初的感想。这感想是大逆不道的,但却是如假包换的。我相信同我有相同感觉的不在少数。所以我认为,大概是作者和编辑也被残酷的现实弄得有些不安吧,加上他们内心也有道德底线。而且他们也知道,在中国编电视剧一定要“寓教于乐” …… 于是,就在市长秘书包二奶的童话爱情故事达到高潮的时候,他们开始弘扬正义,开始让童话破灭——于是秘书被代表正义的高层“孙书记”调查,于是贪官就出车祸而应验了“不得好死”,于是二奶都自作自受、走投无路,甚至编剧残忍地把二奶的子宫都摘除了,让贪官污吏和二奶在中国和谐的大地上都“断子绝孙”,何其畅快啊!但,有几个人畅快得起来?

  现实中有几个贪污腐败的官员是这个下场?现实中有一个二奶是终日以泪洗面的?现实中的高档别墅都住着什么人?现实中的香港、美国和澳洲藏污纳垢了多少大陆贪官污吏的大奶、二奶三奶和N奶?现实中哪一个官员不是把二奶安排得舒舒服服,让她们不但后半辈子无忧无虑,甚至子孙后代都“不差钱”?

  如果说贪官包二奶让普通女孩子过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是童话故事,那么,反贪局在行动,最终都把贪官污都绳之以法则一定是神话故事——一个不大可能在我们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发生的神话故事啊。

  这个神话故事并没有戳破我对童话故事的“向往”,所以在我看到最后的时候,我甚至有点为二奶海藻和贪官宋思明抱不平。更糟糕的是,一向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的我,竟然对于电视剧中安排的那个整天夸夸其谈,在背后派人调查贪官秘书的孙书记生出厌恶:难道他真不知道,正是他这种自以为自己品格高尚,真正懂得如何做官,如何把“人民放在第一”的官员才是《蜗居》中童话和神话故事的真正原因和大导演?他如果真想谱写人间正义之歌,完全可以从制度上入手,公布自己的财产,接受民众监督,不关闭我老杨头的博客,何至于用这些童话和神话继续忽悠民众?何至于用克格勃的手段对付自己的部下宋秘书?难道他真不知道他周围其实根本就没有几个比宋思明更清廉、更“正直”?

  还有海藻的姐姐海萍和姐夫,编剧通过塑造他们通过奋斗而成功的故事给人一点向上的鼓励,可是,如果没有童话中小公主海藻的肉体奉献,海萍能够找到外国人来请她讲课?姐夫能够走出监狱?并在宋思明的介绍下开设了网络书店?

  我认为,《蜗居》中的一个童话故事和一个神话故事都被剧中出场不多的一个人物的一句话给戳破了。那个人物就是二奶海藻的母亲——一位朴素的退休小学教师。知道女儿被一位官员包养后,她义愤填膺,但说来说去都是老生常谈,只有当她看到女儿原来住进了那么好的豪宅里,看到家里很多事情都被包养女儿的贪官顺手给解决了,她的愤怒变成了悲痛,她激动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她说:他(贪官)给你的那点方便,本来就属于你的。

  这句话深深的打动了我,我为剧中的这句话而感谢作者和编剧,因为没有这一句话,我可能永远无法原谅作者和编剧编出了这样一部教育效果适得其反的电视剧。这一句话说的太好了,二奶用尽青春和撒娇换来的那点方便和金钱,原来本来就是应该属于她的啊——她难道就该没有房子住?就该受到雇佣自己的老板的欺负?姐姐再怎么辛苦都供不起房子?姐夫就该成为富人们斗争的牺牲品而无处申诉?……这些难道不都应该属于一个正常的人?难道海藻不正常吗?还是我们这个社会不正常了?

  二奶海藻的母亲并没有把这句经典台词展开来说,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贪官宋思明送给海藻的“方便”也许并不都是属于海藻的(她毕竟还年轻),可是,那绝对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你、我和他!

  正是在一个权力如此集中的地方,在一个权力被私有化,不受限制的地方,我们大家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被和谐了,被集中到少数人手里;在一个财产被“公有化”,个人权利得不到保障的地方,代表官府而拥有“共有财产和权力”的人才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就利用大家赋予的权力,以及他们巧取豪夺从大众手里剥夺去的权利,来供养一个一个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二奶,来导演中国大地上一曲又一曲“爱情童话故事” ……

  然而,我们有那个底气、资格和勇气去指责、鄙视二奶吗?她们只不过用自己的身体做本钱,换回那些本来应该属于她们的“方便”、“财富”和“权利”。扪心自问,在这种国进民退的国度,在这种你的财产和劳动被他们“公有”,公众的权力却被权贵“私有化”的国度,你我这些没有身体本钱的人,要想得到本来应该属于我们的,何尝不是每时每刻在付出?

  千万别告诉我,你一辈子都正气凌然,你从来不会去对权力媚笑以换取“方便”,你从来不为了你的亲人去乞求有权有势的人开恩,你从来没有期盼“宋思明”们能够主持正义让这个社会更“和谐”一点,你从来没有像一个小媳妇一样对财大气粗的利益集团忍气吞声,你从来没有对“人民的公仆”点头哈腰以便让自己更好的生存……

  也许,你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那么我要对你深深鞠躬,表达我的敬意,至于我,我就远远达不到你那种境界了。就在这篇文章结束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为什么会同情《蜗居》中的二奶,其实,我自己就是一个精神上的“二奶”。

  虽然没有肉体和青春奉献给“宋思明”和“孙书记”们,但我仍然像一个怨妇一样,每天在自己的博客上喋喋不休,希望权贵们能够改弦易辙不再折腾民众,能够关注民生,同情弱势,把本来属于民众的财富和权力还给大家,限制自己不受制约的权利,良心发现从而至少能够做到:不要用用老百姓的钱包养供他们淫乐的二奶们……

  杨恒均 2009/12/20

  作者:杨恒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wangshui 说:,

    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 09:32:35

    1

    哈哈,文章还可以这样写?太牛了,好像读起来比鲁迅的都带劲!

    回复

  2. wangshui 说:,

    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 09:33:43

    2

    中国知识分子要当精神二奶,也应该当杨先生这种,而不是另外一种用媚笑换取一点当局的垂青。

    回复

  3. TP 说:,

    2010年08月03日 星期二 @ 03:12:22

    3

    几次拜读此文,每次都仅仅是感慨和叹息,没有任何值得提起的行动。
    再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渺小,自私,无力。
    我们的家园到底怎么了?怎么才能改变这一切呢?
    希望有改变世界的将才出现,指引我们前进。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