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中国八亿农民的悲惨命运并非由于户籍制度

  在网上看到很多篇文章,讲到占中国人口70% 的八亿农民,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是二等公民,受尽了剥削和压迫,还有大量的农村和农民的破产,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有关的文章(如署名冤鬼、广州读书的大学生、土老帽、农业人口、中国老百姓、老吴、农奴、北斗、一生、官季才、韩赞友等的文章)讲的非常感人,非常深刻,真值得我们好好读读。没有想到在与农民距离最远的网络上,会有这么多人为八亿农民说话。而在自称为代表人民呼声的传统媒体上,这种声音是很少听到的。很愿意与所有关心农民、农村的人进行交流,我的电邮地址是ggf-ihps@263.net.

  但是讲到造成八亿农民悲惨命运的原因,很多人把它归结为中国独有的户籍制度。比如:《户籍,打不烂的锁链?》、《户口歧视一定要尽快消除》、《也来说说户口问题》等,最激烈的大概是《历史上最严酷的社会制度——户口制度》一文了。对此我并不认同。

  中国即使明天,中央宣布取消户口制度,农民的问题照样解决不了。大家可以想想,没有了户口,乡村干部照样到农民的家里去横征竖敛,收粮收款;城市里的公安、城管照样可以把进城的农民,随意拘禁、打骂、罚款;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照样不包括八亿农民;农村的孩子上中、小学照样要交纳高额的学费;农民照样要以极低的价格出售农产品;等等。中国的户籍制度是不合理,是要做根本的修改,但户口制度确实不是欺压农民的首恶,它不过是一种工具而已。

  要想解决农民的问题,只能从政治制度上来解决。以政治制度迫使政治家和政党为农民说话,代表农民的利益。简单地讲,尽快实行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人直选。朱镕基总理在答外国记者问时说过:就我个人认为,这种制度来得越快越好。

  中国的农民占全国人口的70% ,达到八亿之多。我绝不相信,在中国实行了民主政体后,有谁还敢欺压八亿农民。相反,所有政党、政治家都会拼命地讨好农民。否则它和他就要下台,就不能当选。不要相信某些人,某些政党信誓旦旦地宣称是代表全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话。我们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往往说得最好听的,恰是虚假的,它不过会骗人而已。有的明明代表特权阶层的利益,却说自己代表八亿农民的利益。也许这个人就是我王小宁。不信,批判我的人会这么说的。我不过写了篇反对三峡工程的文章,就有人说我是反对中国强大,是美帝国主义的帮凶。

  在西方发达国家,政府是资产階級政府,政治家是资产階級政治家,政党是资产階級政党。但他们却不敢得罪农民(尽管在这些国家农民只占人口的5%到10%)。美国政府为了让三分之一的农民不耕种,竟然给这些农民全额补贴;西欧国家、日本政府为了阻止外国农产品进口,影响本国农民的利益,不惜搞关税壁垒,与外国打贸易仗。我不是在为资产階級涂脂抹粉,这是政治制度造成的。

  反观共产党中国,农民又如何?在新的十五计划中,要完善的国家社会保障体系,所要建立的四项制度中,只包括城镇居民,根本就没有八亿农民的份。中国已经实行了多年的义务教育制度,又没有农民的份。有人马上会反驳我说,因为中国穷。越穷越要把钱首先救助最贫困的人群。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时,全国饿死了两千几百万人,大部分都是农民。他们是中国最脆弱的阶层。

  关键并不在于户籍制度,而在于中国的上层没有人和政党为农民说话,没有人和政党代表农民的利益。历史上五十年代初有个梁漱溟出来为农民说话,说农民太苦了,被毛泽东骂个狗血喷头;(见毛选第五卷)五七年有人出来,又说农民苦,被打成资产階級右派;1959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为农民说话,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2年邓子恢主张包产到户,被批判,连中共农村工作部都给撤销了。改革开放以后,农村搞了大包干,有人觉得农村问题解决了,就再也没有人出来替农民说话了。

  解决农民的问题,不能靠同情和恩赐,因为这是不可靠的。要靠政治制度。中国宪法上早就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就是建立在中国建立民主政治体制的法律依据。以任何借口阻止民主政体的建立都是违反宪法的。说中国的老百姓愚昧无知,不仅是对中国人民的污蔑,而且也是对事实的严重歪曲。西方发达国家,在一百多年前,建立民主政体时,远比现在的中国落后。它们正是因为在世界上最早建立民主政体,才成为了发达国家。苏联靠专制曾一度使经济得到快速发展,但终于被美国在经济上战胜了。苏联的失败不是社會主義的失败,而是专制政体的失败。中国搞了五十年,人均只有八百美元,在世界上只比最贫困的国家强一点。说到原因,就是由于专制独裁。中国五十年代末、文革后期、九十年代初三次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是因为什么?现在全国三分之二国有企业破产,几千万职工失业,极为严重的贫富差别,二亿多农民的极端贫困,中共腐败到了极点,这些绝不是发展可以解决的。

  有人说,中国不能搞民主,否则就会天下大乱。中国从来没有因为民主而发生动乱。文化大革命的所谓大民主是假的。文革中因为打碎毛主席石膏像就能被判刑,张志新、遇罗克等因持不同政见而被枪毙,这还有一丝一毫的民主吗?南联盟大选,当局如搞镇压,全国是会大乱,后来尊重了人民的选择,局势很快稳定。中国农民的问题再不解决,两三亿农民破产,一下子拥进城市,那真要天下大乱了。到时候光靠警察是没有用的。中国搞民主政体是会侵害一些人的利益,但绝不是人民的利益。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王小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八亿农民的悲惨命运并非由于户籍制度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1111 说:,

    2008年08月01日 星期五 @ 07:40:46

    1

    狗屁

    回复

  2. 財害命 说:,

    2010年08月13日 星期五 @ 09:04:06

    2

    平心而論,就算解決了CCP,也不可能解決貧富差距,也不可能解決社會的不公平。
    當初民盟等知識份子反抗國民黨一黨專政,拱了CCP上台,結果CCP還是一黨專政。

    面對現實吧,你說的:「说中國的老百姓愚昧无知,不仅是对中國人民的污蔑,而且也是对事实的严重歪曲。」
    根本就是在自我催眠。假設老共有你說的那麼壞,那不愚昧無知的中國老百姓怎麼不早點想辦法把他給做了呢?
    當然是老百姓愚昧無知,軟弱可欺,才能讓你口中這麼糟糕的政府繼續存在下去啊。
    而且就算換個黨來當政,情況也不會改變,因為人笨被人欺,狗笨被人養啊!
    政治失敗者國民黨在台灣搞愚民教育,勝利者難道會放著這麼好用的工具不用嗎?
    中國當政者都很聰明,這當然是建立在老百姓都很笨的基礎上。而老百姓當中的聰明人不是被收編就是…不知道去哪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