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中国——从共和制到房奴制?

  题记:自然本身给动物规定了它应该遵循的活动范围,动物也就安分地在这个范围内运动,不试图越出这个范韫,甚至不考虑有其他什么范围存在。神也给人指定了共同的目标——使人类和他自己趋于高尚,但是,神要人自己去寻找可以达到这个目标的手段;神让人在社会上选择一个最适合于他、最能使他和社会得到提高的地位。(引自马克思《青年的选择》。就我(本文作者)来说,我拒绝做一切人的奴隶,更别说是一套房子的奴隶!让聪明,勤奋的中国人成为一套房子的奴隶,这本身就是对广大中国人的侮辱!

  伟大的鲁迅,有史以来最懂中国的人之一,被毛泽东喻为最有骨气的文人,曾经将中国的历史分作两个时期:一是民众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也就是和平时期。一是民众欲做奴隶而不可得的时代,那就是战争时期。

  几千年来的封建农奴制证明,鲁迅的这个说法很有道理。因为,在封建时代的太平时期,普通百姓的待遇也就是农奴待遇,每年要给地主或国家上交沉重的租金与赋税。封建太平时期,也就是民众做稳了奴隶的时代。战争时期,则是做做奴隶(农奴)而不可得的时代。

  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鲁迅的这个判断才不再适用新中国。坦白地说,中国革命,几千万人流血牺牲不就是想换得一个人人当家作主的社会吗?不就是为了打破鲁迅提出的套在中国人身上的魔咒吗?

  首先,我相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初创时期,老百姓是受尊重的,是拥有主人公地位的。因为,毕竟是死了那么多人换来的新政权,在这些死了的先烈的鲜血还是热腾腾的情况下,百姓借着这些先烈的鲜血(实际上先烈与百姓是一体的,因为先烈也都是百姓的子女),也得以在新生的国度扬眉吐气,做自己土地的主人!

  什么叫土改?就是让老百姓当土地的主人,一个当了自己土地的主人的人,当然不会是奴隶。所以这个时期的中国,显然是一个新生的中国,不属于鲁迅所说的任何黑暗时期。

  国民党之所以倒台,共产党之所以上台,无非就是共产党许诺人民:跟着我,你们将当这片土地——这片埋葬着你们的祖先,也是你们世代生存的土地的主人;跟着我,你们将不会受到任何剥削与压榨,你们将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跟着我,你们将扬眉吐气,从此,再不会有反动派压在你们身上。

  一方面是共产党的许诺与实干精神,另一方面是人民在国民党及帝国主义的压榨下,实在是没有多少活路了,由此,人民跟从了共产党,并经过血战,推翻了三座大山,成为自己土地的主人。

  这些,大概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由来,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与这片土地的初期关系。由于全体中国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付出了血的牺牲,由此,“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被清楚而醒目的写入了宪法总纲第二条。

  考虑到工人階級与农民为共和国的建立做出了最大的贡献,因此,在宪法总纲的第一条庄严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階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會主義国家。

  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法,应该是说了算数的,因此,我根据宪法:推出工人階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階級,工人与农民是这个共和国的领导階級与基石,至少在逻辑上,还是说得通的。

  因此我说,在共和国初期,人民当家作主了,恐怕离实情不会太远。

  当然,作为七十年代后期出生的人,在本人出生的那一年,革命领袖如周恩来,朱德,毛泽东也已过逝,因此本人确实不曾记得当年人民群众是如何当家作主的,只记得当年父母每天忙于劳作,父亲种了土地后,还得去拉砖头,卖水果等,搞点副业,工作确实非常辛苦,但工资拿得不多。不过虽然如此,还是养的起孩子,并能供养孩子上学的。因为那个时候读书学费是非常低的,我上小学一学期就五块钱。我大哥据说是一块钱。所以,我和我大哥都有幸得以识文断字。总体来说,70年代,80年代,父辈的工资所得是非常低的,但生活费用也低。

  90年代开始,突然来了个大通涨,我记得很清楚,92年到94年那段时间,物价涨的飞快,粮食价格一下子涨到一元多一斤了,跟现在差不多。那些大闸蟹,跳跳鱼等的价格,曾达到100元一斤,比现在还高。这种通货膨胀的趋势,其后有所抑制。但在20世纪初开始,又突飞猛进了!

  这个通货膨胀的总根源当然是银行的信贷政策。这些年来,银行总是在不断的印钞票。通过个人住房按揭政策,银行把巨额人民币推向市场,由此造成通货大膨胀,并迫使每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参与这场游戏——你不得不参与这场游戏,如果不参与,你原先拥有的一切将缩水至零!

  各位可曾记得,在30年前,也就是1979年的样子,那个时候,万元户那是多么牛逼啊!比现在亿万富翁还牛逼。以前的万元户,若是他只是把一万元钱放在银行,经过30年的利息翻本,最多也就变成两三万吧!两三万能干什么,不好意思,在大城市不仅买个厕所是不够了,连买个放马桶的空间都成问题。也就是说,当年的万元户,如果不参与这场游戏,他的下场将是流浪街头,厕所也买不起,只能到公共厕所如厕。

  通货膨胀,资本的逐利性,政府的各种政策,银行的推手,一切,都在要求人民参与这场房地产游戏。你不参与,你就将在这场财富的饕餮宴席中淘汰出局!

  于是,在世人的愕然中,房子涨到了天价!它的价格如此之高,以至于让我想起四川地震后的堰塞湖,让我想起高悬在空中的黄河。

  它的价格是究竟有多么高呢?让我这么表达这个城市里普通二居室,三居室的价格高度吧,它现在的价格,仅仅只是它的首付款(通常是总价的二成,三成),就足以让购房者三代血亲倾家荡产,还得加上亲戚朋友的钱。注意,这只不过是首付款而已。

  不知不觉中,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无数先烈以鲜血换回的国家,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从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度,正在走向奴隶制国家(我只所以说正在走向,是说明存在这么一个趋势,这也是我在本文题目上打上问号的原因,然而,我相信,这个趋势还是可以挽回的,我期待有体谅民疾者扭转这一趋势,当然,人民也应表明自己不愿为奴的态度),这个奴隶制,确切地说,就是房奴制!

  什么是奴隶?不是说我对你拥有生杀大权才叫奴隶,在现代社会,只要成功做到,使一个人众生为你打工,剥夺他所有的剩余价值,这,就是彻彻底底的奴隶!

  我该怎样比喻这些大开发商呢?这些贮备了几百万平方米土地的开发商,这些开发商,他们一次开发的楼盘,达到几十万平方米,可以分期售出上万套房子,以一套房子套光一个家庭三代人的所有积蓄加未来所有的收入来算,这一万套房子,就等于剥夺了一万个家庭的所有财产,并使这个家庭的顶梁柱(通常是青年夫妻两人)未来几十年为这房子打工。如果一个家庭三代人人口以6人来计算,也就是说,这一万套房子,可以剥夺六万人的所有财富,并使2万人成为终生房奴。至此,各位,难道你们不觉得开发商就如同当年的大领主,大地主,而这几万购房户却成了奴隶?

  如果有一个开发商造出了几十万房子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当能榨取的房奴人口数量来说,几乎相当于春秋时期的一个诸侯国国王了!事实上,现在有很多开发商拥有了几百亿,上千亿的财富,他们的财富确实也可以说是富比诸侯了!这些开发商,这些富豪,他们的财富数量是如此巨大,生活的奢侈程度远超历史上的任何帝王,他们现在什么都有了,相信,为了保护他们这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寻求权力必然是他们的下一个坚定的目标。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购房人,也就是房奴,背上了沉重的债务,需要一辈子偿还的债务与利息。

  当然,开发商比起当年的领主来,是榨取了更多的财富,但开发商背后站着的那些人,榨取的财富恐怕也不少,如果我仅仅把开发商比作领主,而放过了他背后的那些特权阶层,显然有失公允。

  那么,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既然买了房子,就得当上开发商的奴隶——当然,也可以说是银行的奴隶,以及各种隐在幕后人物的奴隶,那么,为什么当今会有这么多人争当房奴,甚至为当不上房奴——也就是买不到房子而痛苦流泪?(真是欲做房奴而不可得!)

  这不能怪中国百姓贱,依我看来,有两个原因造成了百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现状。一是房子确实是刚性需求,中国人常说安居乐业,若无安居,何来乐业?房子是遮风挡雨的地方,没房子,就不可能乐业。因此,刚性需求造成了人民面对高房价,而不得不买入的悲剧。何况,在中国,没有房子的男人连找对象的资格都受到严重怀疑,没有房子的男人差点要被逼上断子绝孙的处境,在如此恶劣的世风与传统观念助威下,房子变成中国人的头一号恶疾,甚至比高涨的医疗费与教育费还折磨人。

  其二:是对通胀的预期。由于各大银行滥发人民币,使民众普遍对人民币产生不信任感,人们普遍认为,人民币迟早要变成废纸一张,所以,民众相信,无论房价多高,以后还将更高。因为人民币贬值的更快。所以,民众乐于卖房,他想:如果有一天,我供不起这套房子了,可以以更高的价格转给别人,何乐而不为呢!

  但这是不现实的,是泡沫,终究要破灭,如果房价永远在上涨,岂非永远都没有买单人?我无法想象这样的状态,正如你不能想象,一群朋友在聚餐,吃完后,居然都不付款走掉了!你说,饭店会这么简简单单放过这群吃饭的人吗?连一顿午餐都不可能是免费的,何况是这么大的房产泡沫!再说,如果一套房子就这样拿走了一个人毕生积蓄以及他以后几十年的收入的话,那他以后的养老与医疗费怎么办?养孩子的钱怎么办?孩子的读书钱,医药费到哪里弄?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我想,房子再这么涨,别说普通老百姓不答应,就是教育部与卫生部甚至是殡葬部门也不会答应的!他们肯定会想:“这些狗日的房产商一股脑儿的把老百姓的钱都掏光了,叫我们再去哪里弄钱呢?高昂的医疗费与学费总得有人承担吧?总不能全靠天上掉钱吧?”

  没有只涨不跌的东西,但是,我们确实不知道,要涨到何种程度要下来。或许再等个十年?

  房子,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焦虑与焦点,这些年来,所有人的话题几乎都离不开房子。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一:干一辈子还买不了一套房子。二:干了十多年,赚的工资还没有倒卖一套房子赚得多。

  房子,正迫使中华民族沦为一个只会投机倒把而不再勤劳奋进的人群;房子,正迫使中华民族分裂为两种人:房奴主与房奴。

  我为什么要写下这篇文章,难道我不知道这要得罪一些人的利益吗?但是,我也知道,我,作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也必须记录下我们这个时代的悲欢离合,种种阵痛与无奈,人,终究要死去,无论多强大的人,终究都要化为云烟,想到这点,我们怕什么?人,即使是死亡,都要面对,难道连一篇区区小文章也不敢写了吗?

  这些开发商,这些特权階級,终究都要进入历史的坟墓,从这一点看,我们这些小民,跟这些强权者是一样,历史不会放过我们,也同样不会放过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历史会做出评价,后人会做出评价,中华民族会做出评价。

  我们的子子孙孙将对我们这一代做出评价。他们会怎么评价我们这一代?他们会说:“这是多么怯懦而愚蠢的一代,他们目光短浅,为了一套水泥钢筋的毛坯房而互相倾轧,他们的目光如此短浅,以至于看到的永远只是一套房子。他们的志气是如此渺小,以至于他们已经完全忘却,他们本来就是这片土地的主人,生来就是!他们本来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这些土地本来就全是他们的!”

  “但他们已经忘了这一切,他们也忘了这个世界是多么广大,多年以来,他们学会的只是向内部无尽的榨取,向外国无尽的输出。只要他们多些血性与刚强,他们本来应该会有更好的前景,而不是沦为奴隶。”

  附录:

  对房子成本与所谓刚需的思考

  一:房子的隐形成本

  外国人想不通:为什么中国人以如此之低的收入支撑了如此天价的房子?据时寒冰等人的研究,中国的房子的价格早已超过美国,而人民的收入却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况且,中国房子的质量极差,开发商交房时通常是一堆钢筋水泥,有时连钢筋也没有。所谓的土地权,也不过70年而已,人家卖的可是土地永久私有权。那么,是什么导致中国的房价如此高悬上空呢?

  是因为中国的房子承载了太多的东西。

  中国的房子绝不是你看到的那一堆水泥钢筋而已,在那一堆钢筋水泥的背后,至少有四种利益在纠葛。

  1.是土地成本,也就是政府的利益参杂其中。现在中国的财政,是土地财政。据我所知,江浙的一个小市,他们的老师的工资都是靠卖土地发的。政府是靠土地吃饭的,他能不把土地价格往死里推吗?土地价格上去了,房价能不上吗?

  2.是贪婪的开发商

  作为市场经济动物,开发商没理由不把房价往死里推,虽然房价已经被推到了太空上,但开发商还是很不满足,君不见,各地开发商都还在捂盘呢!即使是十倍的利润,他还都捂着盘不卖,贩毒者与之相比,只能自形惭愧。

  3.是银行。这些年来,银行的利润,大部分就是来自于房奴的贡献,对于银行来说,多抓住一个是一个,房奴越多,银行赚钱越多,房奴负担越重,银行的门面就越风光!

  4.是炒房者

  其实我对这个炒房者还是施以同情的,因为,你不去炒房,社会就要来炒你了(因为钱贬值的太快,你不得不去投资增值,而中国的投资渠道,除了房子就是股票了!而这个股票,说来比房子还要不靠谱)。这个飞驰而过的财富列车就要扔下你了。当然,这列车是不是真的是财富列车,我表示怀疑。也许是个陷阱呢!但至少炒房的人,觉得这是个财富快车。炒房之人,作为经济动物,趋利避害性很强,只要政策加以打压,跑得往往比兔子还快。因此,炒房之人虽然表面看上去对推动房价居功至伟,但实际上只是个帮凶,傀儡而已。

  中国的房子,很像古代的盐,只有政府在专营,而政府把它的财政收入都算在里面了,焉得不涨!君可去参考古代的盐是如何涨得天价的,君也可去体会一下,为什么,在古代最有钱的人,都是盐商,如果想通这个道理,也就想通为什么现在最有钱的人是开发商。实际上,当今的开发商就是古代的盐商。

  如果有人想深入研究当今房价与盐铁专营制度的类似之处,可参阅西汉桓宽写的《盐铁论》。

  当代有些学者(或者曰网络名人)整天叫嚣房价泡沫有多大,甚至声称房价泡沫是日本的十倍,还说明年房价必跌。本人只能说这些学者应该多读点书,多向古人学习,从历史中获得经验与教训,而不是像个三岁毛孩乱发不负责任的言论。毕竟房价的涨跌很难把握,因为房价的涨跌背后是政策的博弈。如果这些人注意到宋王朝几百年盐价一直是西夏的几十倍,那么,这些人对房价将会有清醒的认识。

  二:对刚需推动房价上涨论的批判

  把房地产的价格上升,说成是刚需推动的,这是所有的房产谬论中,最难辨别的一个谬论。这个谬论流毒甚广,叶某在此不得不花时间进行集中的一次批判。

  什么叫刚需?刚需就是你生存的必需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房地产是刚需,没错,安居才能乐业嘛。人,总得有地方住,然后才能生产,所以说,刚需推动房价上涨,这看上去有一定道理。

  但是,衣服,是不是刚需?粮食,是不是刚需?水,是不是刚需?

  房地产虽然说是刚需,但总没有粮食重要吧。没房子住至少可以睡大街啊!没粮食吃总不能吃大便吧?没水喝总不能喝小便吧?但为什么这些年来,没见粮食涨,没见水涨,只见房价涨?(当然,也不能说粮食一点也没涨,但跟房地产这十年翻几番的速度比起来,粮食那点涨价真可以说是忽略不计,至于水价嘛,现在正开始调)。

  粮食等刚需只所以不象房价一年翻一番,是因为有政府在控制。如果政府也象搞房产一样,先把所有的粮食从农民手中收齐,然后召集粮商搞拍卖,价高者得,然后再让粮商以百姓能承受的价格卖给百姓,那么,现在的粮食价格早已经是一百元一斤了!而且,必定早已经死掉一半人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谓刚需,根本不是理由,而只是遮羞布而已!把这块遮羞布一拿掉,就可露出开发商与御用文人的狰狞面目!

  刚需,刚需,房地产的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政府必须清醒的认识到:房子如粮食一样,也是人们的生活必需品。政府要谋利,不应该在这个领域谋利。否则,钱是得到了,民心,却失去了!

  我注意到:无论是古代的农奴,还是现在的房奴,都是与土地联系在一起的,所不同的是:以前的农奴是被捆绑在农田上,现在的房奴是被捆绑在房子上。原来是几亩农田,现在是一套蜗居。所以:我们看到,中国人的处境确实艰难,几千年来,争来争去,就是这点聊以生存的土地。因为,从明代开始,中国人口大增长,直到现在,而疆域一直拓展不大,既然这人口压力不能向外宣泄,就只能进行“内爆”了!所以,国民压力才会如此之大。

  三:对未来房价走势的一点思考

  我不知道明年房价会怎么样,也不知道后年甚至是五年后的房价会怎么。但我知道一件事,就是当地方政府把地皮卖光时,也就是房价大跌之时。因为那个时候的房价已经与地方政府无关了,也就没有人会尽心去维持高房价了。到了那个时候,地已经卖光了,而地方的欠债反而越来越多了(这是必然的,因为奢华成性嘛)!那么,怎么办?不要紧,一切都好商量嘛。反正天下是你说了算嘛。好的,那就再刮一次地皮吧。好的,这个刮地皮也是很顺应民心的,因为民众本来就一直在呼吁嘛,它的名字嘛,就叫物业税。

  也就是说,当地皮卖完之时,也就是房价大跌之时,也就是物业税真正实施之时。到了那个时候,人们都以为是物业税出台导致了房价大跌,其实呢,是地皮卖完了,没有人再需要高房价了,到了那个时候,我相信,高房价将成为历史,而开发商,正像历史上的盐商一样,走向他的黄昏。

  四:房地产之歌

  铸我百姓千年苦,尽君一时盛世欢!

  本文初稿于2009年12月,完稿于2010年1月4日。

  虽然写稿子只花了一月时间,思考房产问题却花了五年。此文写作并占去了我的平安夜,圣诞夜及元旦放假时间。无数的百姓在中国被泰山一样的房价压着,天下怎能平安?无数的房奴被泰山一样的房价压着,天下怎能平安?无数的官僚联同“房奴主”在掠夺光居民的财富,掏空共和国的基石并疯狂地向国外转移资产的情况下,天下怎能平安?所以,平安夜用于写作此文章,实在太恰当了!

  叶康乐写于浙

  电子邮箱: yklleeyelingjun(at)163.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从共和制到房奴制?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SS 说:,

    2010年01月17日 星期日 @ 21:22:52

    1

    对您深鞠一躬!谢谢您的忧虑与疾呼!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