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虎年中国世纪“劫”?

  ——2010年及未来一段时期中国无法回避的“遭遇战”

  有牛年权威数据显示:到2009年10月初,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土地出让金超过前两年的全年水平。其中,前三个季度,以北京为例共出让土地184宗,土地收入款511.74亿元。而2008年一年共出让土地148宗,土地收入价款502.69亿元。而2009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8月份,全国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21147亿元,同比增长14.7%,增幅比1-7月提高3.1个百分点;1—8月全国房地产开发企业本年资金来源33689亿元,同比增长34.2%(见2009年9月30日《中国证券报》同题报道,作者林喆 于萍)。另据11月30日《第一财经日报》不完全披露:截至2009年11月23日,全国70个城市仅土地出让金一项收入同比增加超过100%.排在前20名的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高达6210亿元,上海以821亿元(截至11月23日)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名列全国第一,粗略换算大约“日进2.5亿元”。2009年前10个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金额同比分别增长48.4%和79.2%(见2009年12月8日《中国之声》《高房价不利于城市化进程》一文),种种迹象和现实表明:中国房地产已达60年不曾有的最高热、沸腾时期。

  土地收入作为财政收入来源的重要一项,是不可复制再生的资源,在中国各地方政府财政中占有很大份额,这是中国2009年应对全球金融海啸、地方政府所做的一个“突出贡献”。成为中国楼市快速回暖带动土地、房市、消费市场升温的显著中国特色。为了确保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地方政府从2009年第二季度便开始放量卖地、建房,地方土地财政得到更是突出被强化,北京等大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已占当地财政收入的1/3以上。

  从中国至今60年、30年改革开放的通盘、全局来看,2006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约为7000亿元,2007年猛增到最热达1.3万亿元,2008年中国为市场降温,依然达9600亿元,到2009年10月分,有关专家估计就全国就超过1.2万亿元,全年可能超过1.5万亿之巨。但土地买卖象历史一样不可复制和再生,中国正面临着60年不遇、30年一遇的房地产“大跃进”。数据表明,2009年中国第4季度经济增长有望超过10%,中国全年GDP增速将达到8.5%左右。不过,2010年的中国经济将面临从来不曾有过的包括最大“宽松的货币政策与通货膨胀的巨大压力”,遭遇中国60年从未有过、改革开放30年、全球他国完全异同的“八卦阵”:

  1、房地产30年兀立

  2010年内地房地产业能否保持稳定发展,将对中国经济产生直接的影响。在中国,房地产行业是与国民经济高度关联的产业,占GDP的6.6%和四分之一的全国投资资金,与房地产直接相关的产业达到60个。中国房地产业、60年至今的超级大干快上,为2010年的中国经济蒙上了最可怕的第一道阴影。特别是2009年、在全球金融海啸下的中国经济复苏,中国房地产起到了排头兵的领先作用,而房地产业也带动了中国经济新一轮的增长,这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在金融海啸和政策变更的双重扶持下,房地产俨然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力军。银行、开发商和富人投资客则成为这场房地产盛宴的分享者,而大多数的购房者,却被高房价掏空了口袋里的所有积蓄。中国政府能保持房地产继续,而其它产业也跟上共同发展吗?

  2009年11月25日迪拜爆发债务危机,为中国60年不曾有过、30年突兀的房地产市场敲响了警钟。迪拜债务危机警示中国特别关注中国房地产业的不祥之兆,中国与美国金融海啸前、酝酿发酵期的房地产业的“次贷危机”完全不同(美国房地产界不存在大干快上、从无到有这一现实),而迪拜房地产却更是从无到有、扛不住时,债务危机就当然的爆发。中国房地产的今天正是这样,是从无到有的历史性新建,但这要居民有当然的收入来消费,不能过分依赖用房地产来拉动产业经济的路子。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后,对中国出口造成巨大影响,进而影响到中国经济增速。在这种背景下,尤其要警惕中国房地产超越30年巅峰高速发展的不祥之兆。迪拜当局11月25日宣布,受巨额债务困扰,“迪拜世界公司”将重组,公司所欠近600亿美元债务将至少延期6个月、能偿还否还是未知数。世界惊呼,迪拜世界成为雷曼兄弟第二、全球第二波金融危机的发动机?

  富庶的迪拜(据世界银行2009年5月估计,迪拜人年均收入为24500美元,但实际人均年收入达创纪录的12万美元)到底危机在哪里?原因何在?市场普遍认为,迪拜的盛衰全有赖于其地产开发为主导,迪拜的房地产已大大的超量、超速在发展——迪拜几乎没有任何实业,生活必须品价格奇高,130万人口的城市何以生存?而当地居民房屋几乎饱和,在没有产业之下,拥有迪拜房屋干什么用?现在是迪拜的经济发展载不住房地产的超量、超速的大量投资资本,这真可谓成也地产,败也地产。过去几年间,迪拜在海湾地区异军突起,走的就是高端地产和旅游开发路线。随着金融海啸由表及里的深化,曾有传闻,迪拜可能成为海湾地区受创重创、最深的牺牲品。迪拜危机爆发给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的最大警示就是,决不能重蹈在很多国家已经证明行不通的,过分依赖房地产来拉动经济产业的路子。金融危机爆发后对中国出口造成巨大影响,进而影响到中国经济增速。在这种情况下,尤其要警惕中国房地产出现不祥之兆。特别要警惕中国房市里只是大投机和大投资的原本需求,自住型需求被高房价挤出市场,居民收入却长期没有同步提高,房地产由谁来支撑、购房?难道购房就有收入、其它产业也能同步跟进?有分析认为,中国房地产业的投机性和投资性已经占到了70%,硬是把房屋市场变成了滴溜溜转投注的斛子……中国的商品房空置率就是一个简单的证明,有研究机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城市商品房的空置率最少的有30%,最大的已经超过了50%、达到了60%以上,有的城市完全是一场虚高。

  2:消费难拉动,收入难增加

  消费需求增速下降,通货膨胀的急升——这有赖于中国长期缺乏消费的拉动,最起码中国超过5亿以上农村人口一直都没有消费拉动,提高农村人口的收入是中国长期的老大难问题。2009年中国消费增长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而2010年政府刺激消费的一系列政策的经济效益不可能一直保持2009年的水平,而将逐步减弱消化。因此即使维持政策不变,所带来的消费增量也将下降。待金融海啸大投资逐渐淡出之后,中国经济还能照样健康成长吗?

  60年中国、从来没有享受过“消费拉动内需”——市场经济的美味佳肴盛宴。因为绝大多数中国人口(中国总人口70%以上)根本没钱,中国必须成倍的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增加。现在,中国国家的富裕剧增了,有了绝大多数国家不曾的强大国力和财富水平,但居民个人收入水平提高,远比提高国家财富增加更艰难。

  3:中国货币与它币冲突

  投资大幅度增长产生的金融风险。在2009年的拉动经济复苏过程中,中国4万亿出动的是国有、公共投资拉动策略,而这一策略主要是在城市或发达地区之间,难免出现一些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很差的项目,未来可能造成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比重提高,将致贫富差距拉开。中国金融运行,依然与全球主要国家金融体制严重冲突,如2009年全球主要国家基准货币利率为:中元5.31%,澳大利亚元4.25%,加拿大元1.50%,欧元1.00%,瑞士克郎1.00%,英镑0.50%,美元0.25%,日元0.10%,中国中元成为全球利率最高、也是成本最高的主要国家货币。

  中国货币方略,有着与全球主要国家货币、市场经济国家货币当然的悖论与冲突,然而怎样又“和谐”的继续走下去?金融海啸后,2009年采取的促进消费策略,汽车消费方案、家电下乡等都是扶持有钱消费者的举措,当然形成了富者更富、穷者更贫。倘若没有中国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的增加,那么讲用“消费拉动内需”,就永远是一句空话,既是再多刺激消费政策也是倍功半,因为中国老百姓原本没有钱。

  4:通涨再闹,成本之最?

  宽松的货币政策与通货膨胀压力。这是半途转制中国的一个老问题,改革开放30年一直与中国发展同行。但由于中国是第一次、大规模货币宽松,倒置新兴、新一轮更严峻的通货膨胀,是中国一直都难以解决的老问题。但由于中国2009年货币第一宽松、太多,而造成货币大流量放大下的通货膨胀,中国前所未遇——电、水、煤、气、油等公共资源性大涨价正逼进2010年,再加上这些公共国有垄断行业“逼命”般催来、又缺乏有效的竞争环境,中国社会只能吞下这“成本之最”、难以咽下又一定要下咽的“苦果”。中国电、水、煤、气、油等公共产品, 60年来一直都没有理顺,又在强化的垄断之下,又怎样走出“成本之最”的大国误区?

  5:市场经济地位成“结”?

  美元贬值与中元升值的历史现实。2010年及未来,不管是全球金融海啸得到根本遏制与否,美元贬值与中元升值都将历史性的到来。在未来1—7年时间的周期里,中元将扮演一个阶段性升值的重要角色,而美元则将自21世纪以来一直贬值下去,贬的值程度怎样、贬值的速度如何,这要取决与欧元、中元国际化运行的进度和幅度。若是欧元真正起到了在全球与美元抗衡的角色、再加上中元的慢慢崛起,那么美元就一定要贬值到落花流水——贬值到2000年前后的1/3到1/2,这是因为美国与欧盟的经济规模相当,中国后起之后也逐渐会担当起一个重要的角色。

  美元、欧元、中元三足鼎立,是2010年之后、及全球在相当一段时期的新格局。而中元自由兑换、跨区域自由使用,则是未来唯一的可行之路,但这个“路”可以期待、有时间表安排吗?因为欧美“市场经济地位”标准重点就规则了“货币自由兑换”的条款。换句话说:倘若没有实施“货币自由兑换”,是否永远都无法取得欧美规定的、中国迫切需要的“市场经济地位”?(分别见美国、欧盟《判定市场经济地位的标准》)。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还要玩多久、多远?中国何时才能进入欧、美“市场经济地位”之列?没有“市场经济地位”就永远在关税严惩之下生存?

  6:人民币升值没有“共识”

  与美元贬值加深、历史性不可逆转一样,其相反的是中元要不断的升值,中国货币将面临越来越大的一个、有一个周期性升值的压力——未来10年间,中元升值的声音将成为美国、欧盟等一些主要国家中、长期目标。自21世纪以来,美元与欧元、中元的价值都已贬值了超过了20%,但随着欧元区的复苏、中国经济的继续强劲(中国连续20多年超过8%左右以上增长速度)增长,中元升值将成为一段历史时期、象美元贬值一样的无法摆脱、难以逆转的新目标。

  全球金融海啸时期是这样,一旦金融海啸末了、全球经济正常运行之后更是这样——美元贬值与新中元、新欧元升值,将成为全球性经济发展、一段时期的轮换议题。即便是中国能够顶住一轮又一轮一轮如欧盟要求中国货币升值这等压力,但要是象轮胎“特保”多国雨点般袭来,怕损失的只能是中国及其当然的现实利益。中元(人民币)升值将可能成为未来15—30年的全球焦点,但象中元自由化、自由兑换一样,将是中国未来的难以逾越、难以决策的世纪难题,时间越长越难……

  7:中国也要“反倾销、反补贴”?

  到2009年末,中国外汇储备可能在2.4万亿美元左右(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9月末公布为22725.95亿美元,剩下的3个月是中国创汇的黄金岁月),又是全球绝对第一,这为全球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为寻求“平衡”中国经济提供了当然的口实。也就说,只要中国“出口创汇”“外汇储备”继续增加,发达国家就会整体与中国经济寻找“平衡”,且冠冕堂皇的进行“反倾销、反补贴”。

  中国需要30年不曾有过、未来必须让绝大多数国家信服的“道理”:一是将多余的外汇储备适时的花出去,不要超过1.5—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为上限;二是要在“反倾销、反补贴”上做“相反”的大文章,来彻底改变中国“出口创汇”“中国制造”在如轮胎、油井管产品出口的覆辙。倘若全球金融海啸顺利过去,全球经济正常化运行之后,中国外汇储备将再现两、三年就增加一万亿美元的高速度,也将必然遭遇全球绝大多数国家、斩钉截铁般的围追堵截。同理可证:不管是它国市场,还是中国市场,一旦达到“反倾销、反补贴”的全球性围堵上限或承受的现状,你还有什么“公理”可讲?中国发展的经济与贸易的“道理”,除了对自己中国人要来讲之外,还要全球各国、大多数国家也能认可、来“讲理”;象中国轮胎“双反案”,全球众矢之的,已经没有任何 “公理”可讲、可不讲了,讲不讲的结果都是一样。否则象2009年的中国轮胎“双反”特保,全球除亚洲发达国家之外,几乎全球大多数高收入国家都加入到轮胎“惩罚”性关税之中,欧盟、美国、拉美、印度等甚至象委内瑞拉等都强行在轮胎惩罚中分中国一杯嗟来之食。

  8:贸易冲突与外汇储备新高

  贸易保护主义与贸易摩擦将成为其它大国与发达国家对付中国的惯例。不管是中国市场被外国占领、或是它国市场被中国占领,都将引起中国或它国的强烈反弹。2009年中国轮胎出口,遭遇全球主要国家包括,全球金融海啸之后,世界各国经济保护主义、贸易保护主义、金融保护格外盛行。2009年,中国外汇储备约2.4万亿美元(中国2008年外汇储备总额为19460.30亿美元,到2009年9月末为22725.95亿美元,还有10、11、12三个月的黄金岁月未被统计数字),将可能比2008净增约4000亿美元左右。不买美元国债,中国出口创汇的钱还能储备什么?储备黄金、石油、稀有金属等等等,中国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21世纪之后,为什么没有成器?

  2009年,是“中国制造”盛行、中国崛起的“分水岭”年份,也是中国60年以来、改革开放30年,中国制造遭遇全球性关税围堵最惨重的一年。以美国对中国轮胎“特保”案为先例,中国遭遇了全球30多个国家、包括最发达欧盟、美国以及印度、拉美及亚洲以外所有发达国家甚至象委内瑞拉这样国家也从关税中分一杯羹的现实。如果中国不能杜绝和扭转象“轮胎特保”似的战局,那么中国以“出口创汇”“中国制造”型经济将难以从根源上再续。

  “中国制造”必需要到全球、去欧美发达国家去“讲理”,这个理不仅单单是只让中国人自己知道,比中国人更重要、更应知道是那些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也都能“同情→达理→讲理”。“中国制造”遭遇全球性特别是富国的围剿,需要中国在建立国与国中、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经贸机制上和环境上来加以理清“道理”来服那些国家、众人。2009年,中国轮胎遭遇了来自全球各国超过30多个、亚洲以外国家的围堵,中国油井管产品可能再步其后尘,但随着中国崛起的深入,随着中国外汇储备再创新高、凌驾与全球各国之上,随着中国金融海啸后的经济强劲复苏,新一轮对中国货币、中国制造、中国出口创汇的新围堵也正在形成。   (2009回眸全文完)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

  特注:本文将人民币统称为“中元”,是与美元、欧元等同的一种货币。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疑问、见解、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虎年中国世纪“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