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俊君:唤醒“公民意识”

  写出这个标题就一定要用到“上下”的思维,也不知是哪位思想家提出了“上下”这个概念。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思想概念具体化了思维,具体化了政治。

  我是个有民主思想的人,或说就是右,但我又是个理性的人,因为时代需要。因为无论民主也好,独裁也好,专制也好,都要符合于时代。

  “公民意识”是根本,因为看着别人发展得更好,我们便会去努力的追寻,更何况内心之中有着对良善,对人民,天下为公的一种信念的支持。于是广之,则公民意识。公民意识是很难的,这取决于文化,几千年历史的沉淀。西方的人之所以有公民意识,在于基督文化几千年的熏陶,乃至“天赋人权”。就好象中国的“吾皇万岁”一样根深蒂固。文化产生了一群以这文化为信仰的一群人,其中优秀者带头组建了国家。而中国就是这样一群优秀的人则带头组建了口号“吾皇万岁”的国家。所以中国到了今天,几千年的东西,便产生了稍微略显进步的专制的不是共和国的共和国。杨银波许志永这一类人提倡“公民社会”。对,太对了,因为公民的国家必产生公民的制度,也就是自下而上的制度。他消除了腐败,产生了民权,博爱和自由,再无人高高在上指手划脚。这是非常好的。可几千年沉淀的东西绝不是几个人不懈努力所能改变的。但杨,许二人深知此点,这在于他们的人格魅力了。

  那是否有更快的呢!有,绝对有,但风险大,阵痛甚至剧痛。且现在看来十分艰难。这就是如题,“阴谋,阳谋,结盟而改变制度”。这是要流血的。为什么我说他难呢!因为这纯粹是一种信念,而不是利益。西方能做到是因为无论是上还是下都存在于这样一种信念之中。中国不是,所以中国想在阵痛之后改变制度几乎很难和不可能。因为这是某一些因为信念,信仰结合在一起的精神团体,而不是利益团体。只有当这一种制度损害到了大部分人利益的时候,才会产生颠覆性的东西。而在中国,即使因为制度产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公民的,即使有一部分是公民意识的。而更多的是老一些的传统的方式,“推翻皇帝,自己称帝,开仓济民,整顿吏治”的诸如此类的东西。当然也不排除政治洗牌之后掌权者制定新的有利于民的公民制度。但可能性有多少,不敢恭维。但是有一点是精神团体是不能做成事的。因为在精神团体通过剧烈的方式行动的时候,制度还未损害大部分人的利益时,你的行动却损害了他们的利益,所以结果是你虽然是好的,但却必定失败。所以我都还是在等。提倡公民意识,公民社会是对的,因为这治本。但结合更多人的利益形成巨大的力量而完全改变制度才是以后的出路。今天的制度只是局部改动,根本位变。所以仍在损害着所有人的利益。只是还没有到极限的闸门。不过我不希望看到这一天,那是很危险的。不过制度制定的拍板产生于社会的发展,社会的分层和结构。

  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很多的问题。改革开放了30年,贪官腐败,地方势力盛行,官商勾结,司法不能有效实行。致使这些气焰更加嚣张,贫富差距拉大,失业人群增多,大学生毕业不好找工作,退伍军人不分配,许多国企改制,加大失业负担,人民精神空虚,文革之后至今都无法重建精神家园,离婚率大幅增加,犯罪率居高不下,且继续恶化,这都是社会问题。且我所列冰山一角。从没有哪个王朝,可以这么说,从历史来看,没有哪个王朝有这么多积弊,但凡最积弊的时期,也就是最动荡的时期,也就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虽然媒体一度掩盖却无法掩盖这些流弊。而掩盖的结果只会更加动荡。这不能说完全是制度的原因,也有很多是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比如技术更新,那一定会有一个行业的退出和一个行业的兴起,必有失业和破产,这是经济技术层面的,怪不得制度。但制度所产生的弊端也因为专制而逐渐更加明显。甚至于现在的矛盾的焦点存在于保不保共产党的问题了。制度若改,则党位必定动摇。

  其实我也不一定非要提出民主,只是我提倡一个国家的政府一定要符合于时代,符合于国情。如果专制下不会产生这么多社会问题。那我一定赞成制度。我想杨银波许志永这群人也不会这么废寝忘食的积极从事于公共事业。

  返回来说吧!再说到“公民意识,或阴谋,阳谋,结盟而改变制度”上来吧!公民意识是一定要提倡的,因为这治本,且一定要由有公民意识很深,甚至有点固执的人前赴后继,我认为我也是这样的人。可因为很多原因,我不能挺身站在最前头,风浪最激烈的地方。几年,十年,几十年的不懈努力,逐渐改变旧有的专制下的文化,極權下的思想,产生于好的利于人权,民权的文化氛围。则后续优秀者以此为信念寄托,自下而上形成新的领导,新的制度。

  那再说说“阴谋,阳谋和结盟”吧!这同样重要,阴谋家不一定是政治家,但政治家一定要是阴谋家,虽有点不齿,但是但凡涉及国家改革,革新,改良上就一定是要斗法,此乃必然。但阴谋改变的制度是不能长久的,却是必须的。所以提倡结盟,形成一个利益导向的,精神信仰而聪明的团体,才必定成功,才会使国家和人民更加的良善,而通过自下而上的引导,完成公民意识,这才是进步。而在形成团体的过程之中,有两个东西非常重要,一个是钱,有点俗,换句话就是资金。另外一个就是信息渠道。这都是现在非常匮乏的。因为很简单,什么都需要钱,尤其在一个团体的运行过程中,很多都需要钱,如果没有稳妥的资金渠道,这部分人即使有很高的信仰也难在现实生活中有所作为。因为就是两个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需要谈些建设性的话题,都要坐车,都要吃饭。而通过劳动换来微薄的收入是很难支撑起整个平台的。全国有很高信仰的这些人,包括我,如果想结盟,团结起来都需要很庞大的资金在后面支持。第二就是信息渠道。我们只有唤醒公民意识,才能有参政的机会,可这中间政府断了信息渠道,就是媒体。唯一略显透明一丝丝就是网络,政府也卡得很死。因为政府看到这透明后面的结果是什么。不过还很值得庆幸的是,即使如此,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手机,天翼,3G,DV,互联网已经把每一个能上网的人联系在了一起,产生了一个平台。所以每一个人都是记者,发现身边的人和事,所以政府即使全力压住,也总会有很多从指缝中流露出来,一点点的在唤醒公民意识。而这都还不是根源,根源在制度上面。绝对的垄断代表绝对的腐败,人民只是在忍受,这不平等,不公平,这怨气才是产生于这里的原因。只要这个东西存在,而且越往后面越烈。这才是我在文中提出“阴谋,阳谋,结盟而改变制度”的时机。但有一点我很担心,非常担心。就是在积怨越来越深的时候,因为信息渠道的卡死,结盟的资金链断裂,无法形成带头的团体。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一件国人痛恨并发泄情绪的窗口,那有可能会因为情绪的作用席卷全国,而这些人是无组织性的。到时候会有很多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许多地方都会出现暴民,而不是公民。无政府主义盛行。因为没有人领导这群人,后果不堪设想。此我最忧心的地方。

  作者:刘俊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唤醒“公民意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