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秦始皇修万里长城与长生梦

  公元前247年秦庄王死,由承相吕不韦操纵把13岁的羸政扶上秦王宝座。随秦王年纪长大,智慧能力增强,更尝到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与美好生活,并懂得要巩固地位必须巧用“加冕”典礼铲除阴谋杀害他而串夺大秦江山的反秦集团,任忠于他的贤臣良将而登上皇位,为完成统一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又经过十六年的远交近攻、各个击破,艰苦战争先后吞灭了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东到辽东,西至陇西,北达阴山,南抵南海空前辽阔的帝国江域,实现了秦王朝几代先王的雄心统一的遗愿。

  登上皇帝大位,完成了统一大业,他更是日夜操劳。先后四次出巡各地,以了解被灭各国的社会弊端与民情,从而制定改革方略,在几年内实现了“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新的郡县制度以集权于中央,同时对反对者严厉打击与镇压。对北边重兵防守,打败历来游散异军侵扰秦朝土地与边民。

  秦始皇为显耀宏大伟业,开始了大兴土木工程,欲求永保太平,并十分相信仙道、方士等,遇事都令内使羸丙占卜卦炙,令方士术士卢生等解说。

  久之,昼思夜想:这多年的艰辛险战得来今天这至高无上的权威与荣华富贵,如能长期下去该多好啊!几经苦思暝想,喜上心来,同一些近臣心腹谈古论今,永保国泰民安,暗示心愿。自然心腹们领悟龙心,恭维献策,愿效犬马。

  一日上朝,三呼跪拜毕,始皇道:今天下太平,为永保国泰民安之长计,望众卿献策。于是文武官员与早已来的老道、巫师、术士、风水先生等纷纷禀奉、献策、说法、奏议,忙得几个待从满头大汗,怕记录掉了。始皇听得入神又兴奋……,不觉快到午时三刻,始皇招招手:今天众卿献很多很好的长治久安方略良策,待整理后分条再议。

  又一日上朝,三呼跪拜毕,内勤把子整理成条的分类与众臣议定,下分四大类:

  一,去东海蓬莱仙山采挖灵芝仙草;

  二,去终南山找百岁仙翁献长寿秘方;

  三,去西岭雪山寻百岁仙姑得不老决窍:

  四,去北边峻岭求仙道说法。

  现分条说一下:

  一,去东海蓬莱仙山,由于仙山耸立大海中,海浪随风迭重,必选熟练水手、大船等,需派官员率八千人前往;

  二,终南山怪石异峰,树藤缭绕,荆棘丛生,猛兽、蛇蝎、毒蜂等藏匿杂草或栖于树上或居于洞穴,仙翁修道,隐居深处,需派官员率六千人前往;

  三,西岭雪山,群峰迭障逶迤,终年积雪,我大秦所辖南北长数千里,需在雪盖突伸岩石悬崖下,洞穴里,方可找到仙姑,派官员率六千人前去;

  四,去北边寻仙道,议论起来就更精采了:

  一老将军闪出来奏道;北边不同于东南西边,大王请听臣细细奏来:北边的南坡虽属我大秦所辖,但北坡为游散异军所占据,迄千年来,他们白天结伍成队强进垭口或暗河明沟,晚上小股偷潜入南坡有百姓居住之地,烧杀抡掠财物。臣曾守北边关隘垭口二十多年,只近几年我大秦军力强大了,他们才不敢白天来抡掠烧杀,晚上仍有从暗河明沟偷偷进来抡掠的事不时发生。为让我大秦北边老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臣以为应该把原来燕国东端起,西经原晋国各自修筑的防寇拒贼高墙连接起来,那时他们以各自地形修筑的大多是一些短节,今我大秦把他统一了,以现在地界从东端一直连接修筑到陇西我大秦所辖地终点,中间每百步修个垛子口以监视敌寇,把明沟、暗河、垭口全都堵塞了、填了,就把明来暗来的路切断,完全进不来了。我大秦自然能永泰平安了。因为历来都是北边侵犯我,而东边是海,西边是崇山峻岭大雪山,南边从来事少。

  有一臣插话道:这个工程虽好,但太浩大了,而且还要十分坚固……

  老将接着奏道:这工程不仅浩大,而且还十分伟大,为万代子孙安全,为秦万世江山的稳定,你们说伟大不伟大?

  始皇笑道:好哇!伟大,伟大!

  众文武齐欢笑道:好!好!伟大!伟大!

  老将见圣上首先称赞,众臣也称赞,高兴极了,又继续奏道:这项工程浩大,伟大,而且还要十分坚固,刀砍不入,锤打不烂,矛撬不动,戟刺不进,弓射不过来,云梯爬不上来,火烧不了,倾盆大雨十天基础也不会垮,保千年万世永绝北边异散之侵扰、掠夺、烧杀之大患。

  众又是一阵欢呼雀跃。

  老将继续奏道:这工程必须选派精干官员率领约二十万军队、民工,还要选熟练的民间土石工匠,约要十年方可完成。为何需二十万甚至三十万人,要十年时间呢?因为需要基础十分坚固,要把约万里之长数十里之宽以内错参、绵延、逶迤的群峰削平并见石底,削下来的土石就用去填明沟、暗河、堵垭口,容后再夯平,再下挖深沟方可下基石。在这之前要对有百姓居住之地进行迁移,再放火烧去南坡之荆棘、藤萝、丛草以驱杀其豺狼虎豹,野猪毒蜂,蛇蝎毒蚁,才能出现明洞、暗穴,也才可能寻找到仙道、决窍,保我圣上长生,也有便于几十万军队、民工运送粮草与工料。待高墙连接修筑坚固之后,我大秦天下就国泰民安了。圣上有了灵芝仙草、仙术、秘方、决窍加上五谷、五果、五肉、五芳、五味的营养,培育起壮实的玉体,在这极乐盛世、太平天下自然就长生不老……。

  始皇听得入了神,众文武欢呼雀跃,又是一阵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绝于耳。

  又一日上朝,三呼毕,秦始皇命令道:关于修筑高墙这浩劫大而宏伟的工程,朕令国尉魏缭,左相王绾,右相隗状,李斯升为廷尉等组成工程,分工负责修筑好,卿等可放心。今天还有什么奏禀没有?

  一老臣上前跪奏道:圣上是受命于天的天子,来管理天下大事。受命于天是阴的方面,我们凡人的肉眼凡胎,是看不见的,能看见的是大王的实体即肉体,这是阳的方面。天下任何生物的生长都必须是阴阳的紧密结合并达到阴阳平衡。即人们说的魂来源于天,属于阴,叫阴魂,魄来源于肉体属阳,叫体魄。阴阳平衡结合了,灵魂支配体魄来做实际的事情。这好比上战场,士兵受命于将帅,将帅受命于大王,这是阴的灵魂支配士兵用体魄去同敌人拼杀,这士兵的灵魂与体魄即阴阳紧密结合了,就可以战胜敌人,如果领命的将帅或士兵领命不认真,怠惰或体魄不健壮,即阴阳不平衡,不能紧密结合,就可能吃败仗。

  人体魄的基础是壮实的肉体,四十岁左右开始经过五十到六十岁就大多枯萎。今大王受命于天,灵魂得到天的支配,就一定要有壮实的体魄,让灵魂与体魄紧密结合,即阴阳平衡了,才能管理好大秦的大业。除了仙草、仙方、五谷等营养滋润补益外,臣以为还应遵循古人名言:人常动其形,疾病难以得生,精神自然振,九十尚年青,古人说:动则食消,食消则滋养体魄。

  臣禀请大王在咸阳修建‘长寿园’,也称‘五百园’:在园东种一百根白果树,在园南种一百根松柏树,在园西种一百根白杨树,在园北种一百根白桦树;园中修座亭子,沿亭子周围栽一百窝百合花。大王天天早晚进园里,沿东、南、西、北各步行一百步,又沿亭子步行一百步,共五百步。这个‘五’字与‘吾’同音,‘年’与‘园’近音,在好多地方读音相同。因此‘五百园’也就是‘吾百年’了。大王在步行时,一边走一边默念:“吾百年”。如此天天早晚长期这样做,必然感动天上的玉皇大帝,见大王这样虔诚从不间断地祈祷,必然大开天恩,保佑大王,给大王添寿,天是由玉皇大帝管理,大王是天子,就是玉皇大帝的儿子,见儿子那样孝敬,向他祈祷,定然会添长寿,此其一也;其二,这样做还会增强大王长寿的自信心,心理作用很重要,古人说:心不在病,病自消;其三,大王的体魄也会自然增强,因为大王早晚一进‘五百园’,就可以眼看百花争艳,花草繁茂,自然百鸟来鸣,大王还可耳听百灵鸟歌与喜鹊报喜,口念“吾百年”,鼻闻百花香,早吸旭日之精气,暮仰浩月之锐气,呼出肺腑之浊气,即人们说的:吸日月之精华,吐肺腑之污浊。大王的神气好了,肉体自然就坚实了。大王要进亭子里休息时,在亭子正中里放龙椅,在龙椅周围放一百盆白莲花,大王座在龙椅上像观世音菩萨一样:一则静养心神,一则接受侍从、官将的叩拜、祈祷,这时大王的心情特别愉快。古人说: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神补。因此神气对人万分重要,比如我们人如不吸气,过不了一会儿就不行了,但若不吃饭还可以坚持几天呢,……

  秦王惊喜地站了起来欲要下去拉这位子老臣的手,稍停才控制住自已的行动。众臣齐呼:大王洪福齐天啦!大王洪福齐天啦!万岁!万岁!万万岁!久久不停。

  又一日上朝,三呼过后,一臣闪出奏道:臣领导旨修建‘五百园’,本想修好,树花种好,可夏天大王进去太热,冬天进去又太冷,如果上面能搭个很大的棚就好了,可这大棚要一万多根百尺长的很好的树干,这,这,……还没有说完。又闪出一位将军启禀道:这是妄言。那大臣抢奏道:非臣妄言,是他阻挠修建大棚,居心叵测,望大王严惩!始皇大怒,喝令推出斩首。

  文武官员齐跪奏:大王息怒!大王息怒!念他征灭六国,战功显著,这十多年来守北边重要关口,敌人闻其威名就不敢来犯,再者,他没有去过云、贵、蜀,没有见过大柏树,望大王开恩,免他死罪。

  一老臣奏道:方士有办法使优质大柏树长高到一百尺,大王是天子,天下之物听大王之令,为大王所有,可以令土地神传大王圣喻,令巴蜀所有优质大柏树在两年之内长到一百尺高。

  始皇略一忖度:看在众卿面上,念你累立战功,现杖责四十,以平对修大棚的异议。

  光阴似箭,两年过去了,始皇常想:在统一后,倒是日夜忙个不停,精力充沛。这两年来看,天下太平,除几个大的工程三五月来汇报情况外,就是去近处看看修建‘五百园’工地上的忙碌,也没有什么大事了,反而不太舒服,思来想去,何不去统一后的江南各地以了解各国降服官员对朕的忠心程度、派驻官员的能力、民间情况,更要再去蓬莱寻找神仙与徐福挖仙草的情况,也借此炫耀朕的功德与威风,想到这些,心情一下兴奋起来,决定次日宣布朕的决定。

  次日上朝,三呼毕,始皇宣布了他的决定,并安排留守咸阳与出巡人员,并令赢丙、卢生等方士占卜卦象择吉日,提前三天斋戒、焚香、祷告后再说启程。

  半月后,由丞相李斯领队,赵高护驾,胡亥同行,启程前往东海边,……

  大队人马先到九嶷山祭祀祖先舜,后乘船东进在当涂上岸,又到杭州,向西到会稽山祭祀大禹,后刻石于会稽山以炫耀自己要像舜、禹那样留芳百代。大队人马再从江苏吴县沿海边北上,想看到朝思暮想的蓬莱仙山,求得神仙渡自己成仙,永获长生不老。可海边不是沙坝就是悬岩,终无法靠近大海,看不见蓬莱仙山,徐福们也无踪影,心里怏怏不乐。又行了几天,当地陪同官员说:前面沙坝靠海边近些,始皇一下转不安为乐,兴奋起来,心想总算可以看到仙山吧!又走了一阵,远远望去,只见碧波荡漾,阳光撒晒,金光耀眼,又像白鲢晒肚,清风微微。始皇真感舒畅,心旷神怡,忽而回想到:我赢政也不枉三十多年艰辛苦战、奋斗,从咸阳出来所到之处各降服原国家王孙贵族及派驻官员隆重迎送,热情非凡,所收珠宝、贡礼车载不完,山珍海味食之不尽,不虚此行矣!还祭祀了舜、禹,又到达了海边,看来蓬莱仙山不远了!……,

  正在兴奋之时,本是晴空万里,阳光闪耀却突然风起浪翻直涌而来,天浑地暗,大雨扑面,侍从们急扶始皇上车。拉上蓬帘。始皇呆躺着,车轮在沙坝上行进很慢,有沙石,行进偏钭,雨点不停地打着重车棚。始皇沉思着:这,这,不是存心与本作对吗?这风神、雨神、东海龙王,朕也未曾得罪过你们,朕还待去看蓬莱仙山呢,你等却这样变脸,不让朕看。我出来三年多了,来看蓬莱仙山,是我的目的之一,你们竟如此使朕失望,唉!越想越生气……在回城的路上又受了风寒,到了卧室,竟合衣而卧,连午餐也不想进,经官员、护驾、侍卫多方劝慰,吃了几口后,也就不吃了,众又劝道:海边气侯多变,常常是这样,待明、后天,天气好了再去也不迟。

  始皇只是无心地听着,心绪很能乱:十多年来打败六国,大小战斗几百次也没有使我如此扫兴,三年多来的车船颠劳,头晕心烦,胃口不好,暑热寒风,为了能看到蓬莱仙山,求得神仙保佑,而强压下去那些恶劣环境带来的不适,而今却成为梦想……,越想越烦,古人说:百病生于气,气为血之帅,气血不和,周身不遂。躺在床上的始皇脑中出现了各种奇思怪想:莫非老天怪罪于我?三年前就许下天天在‘五百园’祈祷,而今我却远离‘五百园’工地,玉皇大帝见我言而无信;莫非先王祖辈怪我长期离开他们的神位,节日、生卒、周年没有去祠庙跪拜;莫非神仙见我还是一个凡人,而不愿见我;莫非在灭六国的战争中下令全家杀死、活埋的阴魂不散,特别是杀灭五缪毒集团几个人,又特别是赐死吕不韦相父……,这时赢政哽咽了,不思进食了,想了很多很多,越想越怕,越想越惊异,日夜难安。侍从、护卫喊来御医,用药数剂,都无效,御医说:一种药生长地不同,其性能也有异,还是派人回咸阳取药才会有效。但又来不急呀!当地官员建议,找来当地名医,始皇又是哀叹,不太相信陌生的医生……。

  李斯、赵高、胡亥还是找来当地大夫下药,待药煎好后,他们三人先各喝半碗,才让始皇喝,可仍然无效。进而神志不清,恍惚不能下床了。李斯、赵高、胡亥商议,只好快回咸阳,但天热路远,车稍快引起颠簸,大王又受不了,常发呕吐,白天热,晚上又凉,吃饭喝水都吐……,拖了十多天,车子赶到河北广宗境内(沙丘平台),傍晚车停了,侍从与胡亥掀开车帘喊摸时:大王不动了!咽气了。

  惊呼,大哭起来,唯赵高立即喊道:不能哭,不准哭,……,我大秦不可一日无主,,明天立君之事怎么办?如谁哭了,或传出去大王去世,立斩。顺手拉胡亥、李斯去另一车秘谋去了。

  (赢政生于公元前260年,前274年即秦王位,25年后称帝12年,共37年。死时50岁。)

  作者是阆中师范学校

  作者:陈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秦始皇修万里长城与长生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