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4月3日,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宣布,他已决定推迟公布原定于4月15日发布的主要贸易对象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情况报告。盖特纳在释放出的利好声明中说,在未来3个月中,美国将和有关方举行一系列非常重要的高端会议,其中包括本月晚些时候的G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5月份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6月份的二十国集团峰会。这些会议将对落实相关政策、促进一个更加稳健、可持续和平衡的世界经济发挥重要作用。也就是说,美国默许给予中国3个月左右的缓冲时间来改变汇率机制或变动。其实,中国人民币钉死美元,已有跨越3个年头时间没有变动过汇率——中国一直在强调“汇率稳定”,中国还不适应象美元、欧元那样由市场来决定汇率的变动。现在,盖特纳为推迟出笼“汇率操纵国”来到中国,寻找“大家”都能“走过去”的路径……

  Ⅰ)、美国新预谋

  美国财政部推迟决定中国是否为汇率操纵国,这或许会给北京一定的空间来让人民币升值。但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和商业团体仍在催促美国政府采取更加严厉、迅速的行动。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则表示,政府将推迟向国会提交一份包括中国在内美国主要贸易伙伴国汇率政策的报告,理由是美中双方正在开展一系列高级别会谈。他说,这些会谈是在当前推进美国利益的最佳路径——可能为推进美国主义,让G20包括中国这一票也要服从“平衡”全球的经济利益。

  美国财长盖特纳在一份措辞考究且直言不讳的声明中说,中国长期依赖于“汇率干预”、根本不适应市场经济的汇率变动。在中国60年至今,中国只试用过在2005年至2008年年中期间,曾让经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了约21%.但自那以来之后、或追溯到以前的30多年,中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事实上一直保持了长期、一定时期的固定不变——完全是“计划经济”的模式。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给中国经济提供了一定的支撑,但这不是市场经济、更不是一个全球性大国对他国的经济方略所为,因为中国“出口创汇、吸引外资”分分秒秒、时时刻刻都在变动着,在加上国际主要货币美元、欧元、英镑等等所以汇率都在变动,只有人民币钉死美元长期不动。

  奥巴马政府,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一届智慧型政府,在解决了美国100年难题“医保改革”历史问题后,将致力于解决全球经济“失衡”问题。在全球主要国家(或G20中)中,中国是唯一将货币、汇率钉死美元不变的一个国家,那么中国必须转变货币、汇率向一种“更加以市场为导向的汇率政策”(此为WTO中一种重要的货币汇率规定)转变。而美国国会议员130多位众议员、10多位参议员曾呼吁奥巴马政府在上述报告中把中国定性为“汇率操纵国”,这些来自美国人民的声音说,中国政府有意长期低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以便让中国出口商品获得竞争优势。事实上,中国已经取得了全球贸易、中国制造的绝对优势。按照先前计划,美国财政部要在4月15日发布这份半年度报告。美国财政部拒绝具体说明报告可能会于何时发布,以及未来几个月它可能会通过哪些类型的指标来确定北京有诚心在汇率问题上所采取行动——这取决于美国与中国谈判的智慧所在。

  Ⅱ)、人民币根源

  顶多就是三个多月,三个多月中国也难以改变30年、60年形成的“计划经济”格局和模式——更何况,中国人讲“退后一步自然宽”的方略。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负责人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3月4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节目中表示,“在三场国际重要的峰会过后,美国将更有条件在汇率问题上提供建议、观察可测量的进度并推进自己在这方面的议程”。峰会包括5月份在北京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6月份举行的G20国集团峰会和G20财长会议。

  中国对于应该怎样让人民币与美元脱钩缺乏共识,这让中国的汇率决策变得更加复杂。中国官员对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感到担心;经济学家们认为,让人民币不再盯死美元、成自由浮动汇率,人民币能抵住国际货币美元的狂轰滥炸吗?简单地让人民币自由浮动、或让人民币一次性大幅升值都不在考虑之列,因为这会对出口商造成沉重打击。所以,2005年7月份人民币正式与美元脱钩的时候,中国选择了一种让本币渐进升值的政策,中国还没有一揽子解决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走向它国的大方略。

  渐进升值也有问题。由于投资者、企业和个人预期人民币有可能升值,很多人卖出外币、买进人民币,推动中国国内出现通胀率和资产价格的飙升。有观点认为,一个很有可能的折衷办法是扩大人民币单日波动幅度。这将使中国释放出改革信号,同时又能够继续保持对汇率变动轨迹的控制。但这不是人民币长期的生态环境,也没办法解决人民币与其它国际货币的长期冲突。人民币升值,就等于是全球有13亿人生活、生存的“海平面”给提高了,中国社会的一切都将因之而发生变化。同样,当一个国家人均收入由1000元,变更为5000元或10000元时,这个国家及周边的“海平面”也一定会发生根源变化。这一变化,可能是中国60年不曾的巨大变化,短期来看是弊大于利,但象“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如果转过这个历史的弯,中国将是市场经济建树、环球的重大突破。

  Ⅲ)、退后一步的尖端

  中美两国就人民币汇率之争终于出现峰回路转的迹象:一度剑拔弩张的对话气氛渐趋缓和,更具建设性的解决方案开始摆上台面。在美国总统和中国商务部长先后强调积极发展两国关系之际,中国权威专家亦纷纷建议尽快恢复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并提议采取扩大汇率每日波幅区间等渐进方式。

  然而,美国是全球唯一能对“货币战乱”——对“汇率操纵国”能做出“裁判”的国家。现在是,美国是美元独一无二的最大收益者,又是判断“汇率操纵国”的当然、唯一“裁判”,这正应验了中国的一句老话:“裁判员”“运动员”都是美国自己,又怎么让全球其它货币来“公正、公平”的“执法”?难怪美国参议员舒默就信誓旦旦的在美国财长盖特纳4月8日到访中国前说,他认为“美国不采取立法手段,对中国就不会有任何用处”(见2010年4月8日英国《金融时报》《盖特纳为何突访北京?》一文,作者艾伦。贝蒂 吉密欧)。但是,假如人民币只是像2005年那样小幅升值,美国国会可能会再度向政府施压,要求采取行动。而那次人民币升值似乎对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没有多大影响,也没有对中国产生任何影响。而美国此次预期人民币升值幅度为5%—15%之间,等于是人民币在目前升值21%基础上、总共升值幅度可能达到30%左右。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上个月暗示说,“人民币自2008年中期以来与美元事实上的挂钩关系,是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临时性举措,这一做法在某个时间点上将会取消” (见2010年 04月 08日 09:32《盖特纳访华 将施压人民币升值》一文。虽然中国政府的官员和评论人员已经明言,中国汇率政策的任何变化都必须出于本国利益的考虑,但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暗示说,中国希望避免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与美国摊牌。

  “坚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是中国政策选择的方向,应该尽快恢复到危机前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是新晋的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周二对路透社的看法。他认为,人民币汇率前期在经历美国的一轮来势凶猛的升值压力后,目前正渐平息,根本原因就是美国人也明白,人民币汇率升值无助于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无助于帮助美国吸引资本流入,但总要找一种出路来解决只有人民币自己所走的路子。

  美国的观点更清晰了,白宫周一晚抛来橄榄枝,称总统奥巴马向中国新任大使代表表示,希望与中国合作达成“可持久且均衡的全球成长”,希望与中国“进一步发展正面关系”。而美国认为,中国将人民币汇率人为保持在低位,以降低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并在全球贸易中获取最优势。20国集团2009年曾达成共识,要寻求它所谓的全球经济“再平衡”,实现这一目标也需要中国让人民币升值。这是对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平衡全球提出了更高、更新、更尖端的要求,而不是中国30多年来“改革开放”加以实施的“出口创汇、吸引外资”所能够根源解决的。美国放任中国汇率三个之后,“退后一步自然宽”的方略,看中國政府又有什么牌可出、又亮什么剑?

  Ⅳ)、人民币新变之路

  人民币盯死美元,其实是中国转轨“计划经济”的根源无奈。回顾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之前,当美元接替英镑成为国际第一货币之际,美元也与英镑紧紧的“挂钩”,这是一个大国崛起、还没有成为主要大国前的一种货币常用的策略。中国60多年,只是在21世纪之后、近10年中国才积累了大量的美元资产,这既增加了中国对美国的依赖,也增加了美国对中国的依赖,造成了两国之间共荣共生局面,中国要依靠美国配置美元资产保证安全,美国也要通过中国持有美元资产进行“融资”。

  对于美国来说,人民币盯死美元,让美元无法通过对人民币贬值来改善中美之间的贸易赤字,但如果人民币脱离美元走上升值之路,会让美元失去人民币这一单一、最大的货币之盾(人民币升值与否是一把“双刃剑”:在某种程度上,人民币盯死美元可以增强全球市场对于美元产生一定的信心;相反,当然也拉低了全球商品、中国制造的底线,致全球各国贸易“逆差”成为可能)。而且,人民币升值早晚会损害美元的强势地位,而美国目前面临为经济刺激和医改筹款的巨大压力。金融海啸当前来看,中国和美国似乎都不会接受人民币汇率的激进调整。对于中国来说更多选择包括,不断刺激内需,同时美国放开高科技产品对华的出口管制(但这在国与国之间很难做到,全球所有国家都会对自己的高科技产品设一道难以逾越的重要防线),来缩减对美贸易赤字;中国也会不断完善国内的价格形成机制,保证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中国适当扩大人民币波动区间,增大豪赌人民币升值的游资的风险,并逐步让汇率贴近市场估值。

  一个真正的大国,需要一种绝对强势的货币,四通八达的货币策略。比如中国前30年货币、利率的一成不变,则不是一个强盛大国的货币方略。现在及21世纪,这种货币需要与世界各国的广泛接轨,那么与它国货币的汇率就要一致的发生深度变化、调节和延伸扩张性,就象大自然“调节”的春夏秋冬一样自然。

  升值路径可能有两种:⑴、一次性升值2%,并扩大人民币兑美元波动区间,随后一年内再升值1-3%左右;⑵、渐进升值,一年内升值3%左右甚至更多;⑶、自由货币、汇率对中国来讲相当难,且可能是20年或30年都难举。此外,还需考虑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和国际市场上美元未来走势。若中国及全球经济稳固复苏甚至加速增长,则人民币上升空间会更大,若复苏放缓则人民币上升空间缩窄;若美元进一步走强,则人民币对篮子货币相对升值,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空间缩窄甚至维持不变,反之美元再度走软则为人民币提供更多上升空间。全球经济越是正常化,显现出的中国经济就可能越复杂、越难以处理、越艰难凸起,这就是“中国特色”发展与全球各国经济(特别是与“高收入国家”)的重大差异。

  Ⅴ)、美国可能联手强硬

  盖特纳4月8日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贵宾区与王岐山举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谈,随后启程飞往美国。会谈结束后,两国政府发布了内容简短的公告,措辞几乎完全一致,这说明美中都在往一起在“聚”。双方公告称,就双边关系和全球经济形势交换了意见,并为将于下个月末在北京举办的年度战略与经济对话会议进行了准备。公告未提及任何汇率问题。

  据来自一位美国官员在9日表示,双方讨论了人民币汇率问题。这名官员称,会谈具有“建设性”,并增强了美国的信心,认为中国将对其汇率采取行动,但中国方面并未作出新的承诺。该官员表示,鉴于中国领导人非常担心被认为在汇率问题上屈从于美国的压力,因此美国官员们不必期待北京方面向华盛顿作出明确承诺。

  与中国政府打交道的经济学家和官员们表示,他们相信中国领导层正日益接近做出“升值”的决定,结束让人民币实际上盯死美元的政策。由于全球金融海啸不断恶化、还没有终结,中国在2008年7月采取了这项汇率政策。美国、欧洲和其它地区的批评人士认为这项政策压低了人民币汇率,人为降低了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并损害了其它国家出口商的利益。盖特纳在旋即、匆忙的十几个小时之间安排了此次行程,才于临行前一天对外宣布。他访华还加大G20对中国采取行动的预期。几个月来,外界普遍预测中国将采取行动,许多外汇市场的投资者也充满期待,美国这次与中国沟通后,那么来日出手将更加果断。

  最后:一个大国的崛起,说到底就是一个货币的问题。然而,一个与全球主要国家货币冲突、不自由、不兼容的大国,是不可能立于强盛的世界民族之林。

  人民币的问题,根源来说是一个历史问题。但等的历史越久远,解决起来就越尖端。很简单:解决100亿与10000亿的问题,哪一个更艰难?要等到中国长成了参天大树,怕要影响世界的国家、人口、代价等等要翻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如果,中国60年前、拿起来就建立起与全球各国一样的自由货币、汇率机制,那中国也不用去中途转制、转轨了(由“计划经济”转轨为“市场经济”,是中国对前者的历史性彻底否定)。但现在木已成舟,就要解决于未然。当人民币与美元的问题解决之后,还有其它包括欧元等一揽子国际货币的“我升值你贬值,你贬值我升值”的复杂问题。毕竟,“中国制造”已经向全球各国开始蔓延、开始在夺城略地;毕竟,中国经济已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三甲”之一——中国经济的势不可挡,将促使全球主要国家与中国的矛与盾将更加尖端。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