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改革之难,有时真是难于上青天

  读过庚子年义和团的这些史料,我们知道,中国封建社会中最后一次的政治改革之举,也就是变法维新运动,被西太后发动了一次政变,彻底扑灭了。她本以为复辟成功,祸乱消弭,从此,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但她的如意算盘,却被她所依赖的这一群不中用的贪官污吏,和这一支不顶用的乌合之众,折腾成更严重,更可怕的灾难。八国联军,坚船利甲,所向披靡,无力抵挡,到了三十六着,走为上着的时候,老太大真是人到伤心处,不得不流泪了。

  11日,李秉衡死,12日,联军侵占通州,13日夜,至14日凌晨,俄国骑兵攻建国门得手,日本兵也夺了朝阳门,英国廓尔喀兵也从广渠门进逼海岱门,15日清早,她只好脱下她的太后龙服,穿上汉民青布褂裤,成了一个真正的老太太,从神武门出来,与无数逃难避灾的老百姓混挤一起,经德胜门离开京城。16日,紫禁城失陷。

  她虽然哭了一场,有些失态,但她却是一个能把时代进步的车轮扳回来,并使其倒转的强者,这是事实。然而,任何历史的倒退,会给国家,人员,甚至她自己,带来什么福祉么?无论什么样的复辟,总是不得人心的;假设如某些人所愿,又回到他们所期盼的票证时代,每年一把花生米的那种贫困的社会丰义,我想,他们那张淡得出水的嘴,也会骂自己混账的。因此,老太大和衣睡在居庸关乡下人家的硬炕上,一夜未眠,恐怕也有一丝后悔,还不如让光绪搞他的新政呢!

  据说,光绪随西太后逃到怀柔,当时目击者“曾闻皇帝言曰:‘所以使余等至此者,皆拳匪所赐。’”他自被黜以来,很少表态,这个他得出的结论,看来倒使后人懂得:中国人对于具有暴力性质的革命,倒是乖乖服帖者多,而对于手段温和的改良或改革,所遇到的阻力,却常常是强烈和巨大的。改革之难,有时真是难于上青天,每走一步,并不比革命者于刀枪剑戟中,杀出一条血路更轻松。

  因为改革者面临的不仅是维系既得利益的政治反对派,还有人数多得多的愚昧落后的民众,他们由于眼前一时的利害关系,在没有尝到改革的好处,甚至在领受到甜头,也会在感情上容易与无知守旧的官僚集团,结成神圣同盟。而贪官污吏,则是这个同盟中绝对的中坚分子,他们将失去得最多,所以,冀望扼杀改革的欲望比谁都强烈。这就是老太太所以哭,哭他们不成事,光绪之所以恨,恨他们把大清王朝推上了绝路的原因。

  写到这里,不禁想起孔夫子的话:“温故而知新”。在改革开放二十年之际,回顾一下这段老太太哭鼻子的历史,不也颇有一点启发么?

原载《随笔》1999.04                         

  作者:随笔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改革之难,有时真是难于上青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