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楠:论思想专制政策

  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位执迷不悟的狂热分子,然冷静下来细想,才发现许多令我们“汹涌澎湃”的东西,深入思考竟然通篇一塌糊涂。但对于全国以亿计的人民来说,真正认识到问题所在的不过是极少数。中国共产党一直以来的政治地位,就是依靠这种实则洗脑的思想专制政策来实现的。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我们国家的全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就是站在洗脑的头阵。因为这个名字较长,如果重复多次,就显得绕口,所以除了在极为正式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称其全名,而简称之“中国”――也就是说“中国”这个词,既可以指代仅有60多年历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可以泛指拥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

  须知,形式逻辑学尤其注重概念之间的区分,所以一般一个名词,只会出现一个定义。同时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定义,在我们的不经意之间,自然会发生“撞车”。

  在如今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文章,或是演讲、标语、口号中,几乎篇篇都存在这个偷换概念的问题。一会“炎黄子孙”,一会“长江长城,黄山黄河”,然后一会“中央红军”,一会“改革开放”……总而言之,”中国”所指代的东西不停地在变,于是,就自然而然地给人民灌输这样一个错误逻辑:“中华民族”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了行文简便,以下均称之为‘新中国’),即“中国共产党”:“爱我中华”就间接等同于“热爱中国共产党”。反过来说,批评中共,就是背叛祖国,就是缺乏民族情怀……

  举一个实际例子,以下是我从网络上随手摘抄一位中小学生的文章:“祖国是我们共同的母亲,她不仅孕育了五千年悠久的文化,更养育了数以亿计的中华儿女,我们炎黄子孙敬她、赞她,更愿意为她献出自己全部的青春和生命,这一切都源于对祖国深沉的爱。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感情,它是一个民族最珍贵的精神财富,它不仅有着巨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它更是一种纽带,将亿万民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种情感,超越了时空,深深烙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

  可以看到,在第一句中,“……我们炎黄子孙敬她、赞她,更愿意为她献出自己全部的青春和生命……”,这里,用到了一个“炎黄子孙”,说明开头的“祖国”指的是“中华民族”,根据第二句的“民族最珍贵的财富”,也不难看出该句所说的“爱国”也是爱“中华民族”。而末句“它更是一种纽带,将亿万民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种情感,超越了时空,深深烙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所谓“亿万民众”,当然指的又是新中国目前13亿的公民。

  他“爱国”到底是在爱什么?我们不知道。总之就是“中华民族”和“新中国”之间显得毫无区别地混用,这里在引用一篇作文:

  “沧海桑田,物换星移,今天我们已进入现代化建设的新时代。但时势的变迁、世局的变幻,丝毫没有降低爱国主义精神的宝贵价值。全球化使各国的联系更加紧密了,可能给一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固有的文化传统与民族特色带来冲击;各国经济在相互融合中也有竞争;世界安全局势不容乐观,霸权主义有增无减,这些都告诉我们,面对风险和挑战,我们仍然要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历史赋予当代中国人的使命,就是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把我们的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进而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重要力量。建设祖国,需要付出我们的智慧和力量,需要付出一点一滴的长期不懈的努力,而激励我们为祖国付出的动力源泉,是我们对祖国的热爱,是我们对民族文化、民族传统的深挚情感和强烈认同,是亿万中华儿女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懈追求。有了对祖国母亲深沉而诚挚的爱,我们就乐于为她奋斗,甘于为她奉献,不惜为她牺牲。

  泰山耸立,黄河滔滔,昆仑巍峨,长江浩荡。意气风发、信心百倍的中国人民将聚集在爱国主义的旗帜下,冲破任何艰难险阻,向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奋勇前进。“

  这篇作文也存在完全相同的问题,第一段指的是“新中国”,二三段则是两者并存混用。再看:

  “我想呼吁所有人将一切的语言、情绪转化成行动,来支持我们伟大的祖国,来宏扬一下我们爱国主义教育的精神。爱国主义已经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和组成部分了,也是密不可分的。加强爱国主义教育,要贯穿社會主義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我们的祖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伟大国家。五千多年来,中华民族在这块土地上劳动和生活,各族人民相互团结,相互学习,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共同开发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明,涌现出许多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文艺家和艺术家。中华文明不仅对东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为整个人类文明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人民从来不在侵略者面前低头,有着酷爱自由、追求进步、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的光荣传统。对外来侵略者无比痛恨,对卖国求荣的民族败类无比鄙视,对爱国志士无比崇敬,这已经成为我们宝贵的民族性格。”

  在此不像第一篇一般具体分析,请读者自己思考发现问题。在这么多文章的攻势下,中华民族和新中国之间的区别已经无存了。那么与中共之间的关系呢?这是最重要的环节,这也是一篇演讲稿的选段:

  “我们的祖国在近代曾经长期遭受外国列强的侵略和欺凌。许多爱国志士和全国各族人民为了救亡图存,进行了艰难的探索和前仆后继、不屈不挠的斗争。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成为这种斗争从失败转向胜利的历史性标志。我们党运用马克思主义观察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指出了民族复兴、国家富强的正确方向和道路,团结、吸引一切爱国者共同奋斗。我们党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在争取民族独立、维护国家主权的斗争中,付出了最大的牺牲,作出了最大的贡献,赢得了全国各族人民的衷心爱戴和拥护。中国共产党人,是最坚定、最彻底的爱国者。中国共产党的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爱国主义的最高风范。”

  这里除了上面所说的概念偷换外,还存在一个最大的代换,即将“新中国”与“中国共产党”(下称‘中共’)进行挂钩。这篇文章说得这么多,实则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扩写。但是实则又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证明“因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所以爱共产党,就是爱新中国”。

  除之,还有几种相对常用的洗脑方式,我们经常听到“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这样语气的话来,在政治教材、领导讲话、新闻报道中见得最多。但这哪里是指导人民,哪里是学术探究,简直就是上帝在向一群虞诚的信徒说话。按宗教的说法,只有上帝的话才是绝对正确而需要人“坚定不移地”执行的;世界的一切都是决定于上帝,上帝希望是什么理由就是什么理由,所以不需要理由。还有就是“扣帽子”,指的是像文革时“左派”、“右派”那种给人戴着不舒服的帽子。在给“信徒”下指示的同时,往往附上一个“要有政治觉悟,”实际上只是“文革”时的“帽子”改装换面而已。假若那位对“上帝”不忠,对这句指示提出质疑,还没待你说出口,就已经被扣上一个“政治觉悟低”的帽子了。在新闻媒体等政府喉舌的“引导”下,还在宣传“反动”文章对思想的毒害。大肆宣扬某人看了“反动”宣传后“执迷不悟”云云。于是人民还对少数的观点“不敢越雷池一步”,好像扫一眼就会破坏你的“崇高”思想。从小到大,政治课本都教导我们“热爱中国共产党”,并将其视为“优良的道德情操”,就连《中学生守则》的第一条都是“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尽管我国实行的是一党专政,其他民主参政党派都不过是“花瓶政党”,仅是用于证明中共的“民主”、“非独裁”而已。但中共无论怎么样,都仅仅是一个政党。热爱某个政党,只能是个人信仰问题,与道德品质毫无任何关系。在中国,实际上是在将中共提升到一个类似于宗教的地位。在西方,国家主义已被历史证明为腐朽不堪的了,而中共的这种手段,不过是一个粗糙的翻版而已。

  如果您没有发现其漏洞百出,那么证明您已经被中共洗脑了,而且洗得十分彻底。在说白了,你已经成为了中共统治下的愚民,因为愚民政策的最高境界绝不是通过“不使学”这样的方法来使民众“无知无欲”,要想这样控制人民实际是不可能的,文化下移的趋势,是任何一个政权的统治階級都无法阻抗的。而是通过教育,将错误的思想一步步诱导到人的思维深处。

  效果是很明显的,你认为中共的决策中有错误的地方,或者就是指出本文所提出的问题,大声地指出来。身边哪怕是小孩子都会指着你说:“哦,你不爱国。”可见,影响之深,毒害之深。我倒还听过有这样一种更奇怪的:“我怀疑你是信鍅耣功的吧!”我对这种回答就显得更加奇怪了。且不言对这种中共一直打压的“邪教”或邪教的看法,毕竟没有具体研究过,我认为是没有发表看法的资格的,但这种将批评中共与鍅耣功划等号,多多少少也与国家强大的宣传机器有关。全国大多数人民普遍对中共的决策都深信不疑,以至于有识之士指出了问题,他们也立刻提高警惕,还没有认真阅读,看了下标题就给它定性为“坏书”。根本就不去理性地思考,反害怕被“洗脑”,这样怎么能够客观公正地评价这些异端观点,并吸收其正确之处呢?当然,这就是中共所希望达到的目的。

  从新中国历史上,很难找到比“文化大革命”十年更悲惨的往事了。平反后,我们再次反思其原因时,一般都完全将责任归为“四人帮”作乱。仅仅四个人能把一个庞大的新中国糟蹋成什么样?这是站不住脚的。关键在于,这次的动乱不如历史上的国家机器镇压人民这么简单,它是有很强的群众基础的,尤其是在初期的时候。为什么?同样是被洗脑的缘故。

  文革时期,大字报、革命歌曲、口号、样板戏……通通都是感性认识,也就是用感性几乎完全地取代了理性。所以就将其作为理性加入了逻辑的推理之中。假定你就出身在“文革”期间,你会听人说话的那一天起,你就听到了“文革就是好,就是好啊,就是好”,第二天不这样说了,又换成另外的说法,但还是赞扬文革的。结果一直听到长大,你就不懂得再去想想“文革”为什么好,只是成为机器任人摆布,最终的群众基础就是这样导致的。这种的效果之强,现在在举一个虚构的寓言式例子:

  A是一个正常,一天B对他说:“你是一个精神病人。”

  A听了很生气,但还是问:“凭什么这样说?”

  “因为你就是不正常。”

  “能举出一个说服我的例子吗?”

  “没必要,因为精神病人永远认为自己是正常的。”

  A一开始肯定还不以为然,但后来人见A都告诉他是一个精神病人,他就开始怀疑自己:“我真是一个精神病人吗?”后来说的人越来越多了,他就坚信自己是精神病人,最后他顶不住压力,真的成一个精神病人了。

  不管这种事情在现实生活中是否存在,但我们隐约可以感受到那些对A的说话者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这个故事没有别的意义,只是用于证明这种毫无理由的语言是多么可怕。中共就是将这种毫无逻辑的话,日日说,月月说,直到说成真理。

  那么,开始所举的这些“爱国主义文章”到底允不允许存在?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这要关系到理性认识和感性认识之间的关系。那些像那些歌曲、诗歌、文学,其实都属于感性认识。你写一篇风花雪月的文章,不小心弄错了几个政治概念,其实是无伤大雅的,毕竟你不是在写学术论文。感性认识的艺术,仅仅表达了作者的感情。好像爱国,它就是表达了作者对祖国的大好河山的赞美,理性不理性是另外一回事,写得不切实际一点,也不关大体。按原本专门挑别人这种不理性是很无聊的。如果真的要求艺术的高度理性的话,那么阎维文唱的《说句心里话》里面的歌词“有国才有家”,我可以批判它,因为存在国家不过几千年,但自然形态的家却早就存在了。“你(五星红旗)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我可以批判它缺乏基本的人本思想。但这实际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前一个例子还有断章取义之嫌,因为从歌词整体意思而言,这句话应该指的是“有了富强的祖国,才有美好和谐的家”,虽然不是绝对的,能举出不少反例,但还是可以算成立的。在举一个例子,我想表达热爱自己的祖国,我可以说:“我爱你祖国,包括你的缺点!”(记忆中是出自国外一个很著名的诗人之口,但目前已难以查证了)“包括你的缺点”,这显然是一种不理性的认识,但是却是允许的。在如“我为什么要热爱自己的祖国?因为我是中国人!”事实上,“因为自己的中国人,所以就应热爱中国”,这明显也是有错误的逻辑推论,但从感性认识上,却是允许的。我们不是批判感性,而是批判为了自身以及自己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利益而将感性任意扩大的行为。

  最重要的一点是,像这种为中共洗脑的“爱国主义文章”,大多都并不出于中共之手。而且像中共中央宣传部一类发表的文章,也绝不会把这种这种错误的观点摆得十分鲜明,以避免成为日后中共洗脑的罪证。但始终都是又暗示存在的,其实,如果把错误的观点很鲜明的摆在文章上,恐怕效果不大。但往往是将错误的观点隐含起来,不经十分复杂的推敲,是很难看出来的。这种文章就会被读者认同,并深深映入脑中。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洗脑原因,其最大的源头还是我们人民自己写的文章中。中共很聪明,假若真要把所谓的“爱国主义”狂轰滥炸,仅仅依靠几个宣传部,几乎是不可能的,组织将会过于庞大,反而会将底子暴露出去。所以就将写文章作为“政治任务”下放到底层。总之,你在中共的统治下,就不能不写,只要你要上学,就得写,你想考试作文取个好分数,就得写;你想获奖,就得写,到了参加工作,或许还得写,甚至还和自己的前途扣在一起。实际中共的阴谋可想而知,先自己洗脑一部分人的脑,或许有的人认清了,因为前途等关系,还是自愿被洗脑的。然后将他们变成自己更强大的宣传机器,再去洗别人或者下一代的脑子然后又成为了中共的宣传机器,也就一代代都被中共统治下去了,实际上与科幻片中的僵尸差不多。但这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待到以后假如人民认识到了问题,向中共问责的时候,中共还可以说,都是那些理论学习不深的人洗了你们的脑子,他们的言论并不能代表我中共的立场。一句话,很容易就将自己的责任推托掉。

  对于这种行为,要批判肯定是必然的,因为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人民不是政党、政府或说统治階級的孩子,人民对于除国家机密外的政府日常都有知情权以及监督权。所以,这种愚民形式的洗脑已被证明是腐朽的。当然,在此批判这种思想专制政策,决不是批判爱国、爱民族。因为这其实是人类而言最自然的感情,像民族归属感,是极为正常的。好像你在国外,好不容易见到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你是否感到亲切感,这个不是通过“洗脑”才存在的,而是在社会发展的中,所逐步形成的一种理念,自然不值得批判。我们要爱国这也是有原因的。其根本就在于,这是我们的人民自己的,而不是少数的“他们”的。就是因为新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其最终权力是掌握在人民手中的,才值得我们去热爱。假若我不是生在新中国,而是在秦帝国,我是不可能会爱我的祖国的,因为这是秦皇一个人的天下,我凭什么要为他去热爱他的东西?事实证明,这也是成立的。封建社会数千年,再加上之前的奴隶社会就更长了,征兵通通要抓壮丁,而且战斗力一般都不是很强。但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不用抓都有人,而且战斗力都算是不错的。其根本就在于目标是建立一个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的国家,也是为“我们自己的”东西在奋斗,所以才有那样的奇迹。

  所以,爱国,爱民族没有错,关键还是在于真正的爱国,理性的爱国,被新極權主义者操纵着的爱国,是我们永远不愿意看到的。对我们来说,这已经是觉醒的时候了,已不在是甘愿洗脑的时候了,因为这种洗脑已经成为了中国在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遥遥路途中,严重的阻碍,不采取措施阻止,我社会之发展进步,恐怕会变得迟缓甚至倒退。

  作者:吴俊楠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论思想专制政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