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富士康跳楼事件之我见

  近半年来,富士康公司员工连续发生十二起跳楼事件,这是令人痛心的悲剧。一个社会眼看学校儿童被杀,公司员工丧身,抗议者自焚,作为同胞我们却束手无策,没有比这个更令人不可言说的心理煎熬了。这种挫败感和无力感的加剧,就是孙立平所说的中国社会正在溃败的典型特征。

  事实上,富士康接二连三的跳楼或丧身或致残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事件。这里面原因相当复杂,但整个社会贫富差距加大,底层弱势者无力感加剧,生活无望,对未来没有理性预期,缺少幸福感和自我归宿感,的确是许多民众选择轻生的原因。既然活着猪狗不如,活着是一种奴役和监禁,没有尊严和自由,连基本温饱尚不能保障,那么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给自杀者产生了一个心理模仿效果的糟糕环境。

  中国人没有信仰,连佛教的来世也没有人相信了,所以强力集团尽情的作恶,弱者在抵抗不过时自杀率节节攀升。没有信仰,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但我们国内官方掌控的宗教却成为论证其意识形态正确的工具,或者成为与官方的利益合谋者,很多宗教人士之不堪,更基于普通百姓。于富士康事件,我们应换这样一只眼睛来看。于是一种无所依归的失重感,一种遍布全社会的不信任感,使得所有的人因怀疑而麻木,因麻木而冷漠,因冷漠而无所施救,使得整个社会的信任体系和互助伦理彻底沦陷。信任体系和互助伦理沦陷,当然这个社会的各种问题纷至踏来。

  没有宗教信仰,又没有民主自由的制度保障我们的幸福及权利,那么民众怎么办?向中国传统要活命的资源吗?说实在的,中国的活命哲学或者苟活哲学,的确源远流长,这也是好死不如懒活着的理论基础。但现在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地知晓自己权利,对世界的了解也不是完全封闭的古人可比,故在无力反抗时,便以殒命结束作为一种解脱和控诉。我遍读中国传统诸子百家经典,他们有一些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向后看(至德之世、小国寡民、大同社会、三代社会),但他们的经典里却没有未来。说明国人由于制度之害带来的恐惧和没有理性预期,早已成为中国人文化的集体无意识,当今中国社会加剧了这一切。这就像一辆车只有后视镜,却没有前灯(远灯),在白天(即相对承平清明之时)尚可,但到了充满许多未知数的夜晚,一辆车却没有前灯,让开车人和行车人都没有理性预期乃至惶惶不可终日是必然的。

  由于制度缺陷使所有人没有理性预期,加上没有信仰,于是庸俗实用主义、犬儒主义,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也与我无关的思想,甚嚣尘上。大家都走在互相伤害的“康庄大道”上,这就是我证明的中国是个互害社会。强势集团加紧剥夺,为了攥紧自己的利益,丝毫没有向要良性改革的迹象。不特如此,还利用制度之病,挑起民众之间的互斗互害,以达到巩固其统治的牧民效果。像富士康跳楼事件这种事,若是在工会和行业协会发达、企业责任拥有较多社会责任的国家,加上拥有信仰之自由,那当然是不可能如此接二连三发生的。虽然世界第三大电信法国电信近两年自杀人的也不少,但究其原因,恐怕和我们社会的问题并不相同。对于我们这个社会来讲,最重要的是保障民众的人权,而要保障人权,必须改革目下这种非常糟糕的制度,舍此别无他途。

  整个中国社会和中国政府若不从根子上来解决问题,那么自杀、自焚乃至屠童的事情,绝不会有停止的一天,富士康的悲剧将会进一步蔓延,到时社会向更加不可收拾的方向,这就是整个中国人的悲剧了。

  2010年5月27日8:36分于成都

  来源:https://ranyunfei.com/2010/05/1352.htm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富士康跳楼事件之我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