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于5月24日开始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是双方历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几乎美国政府除克林顿和盖特纳以外,美方代表团成员还包括商务部长骆家辉、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西贝利厄斯、贸易代表柯克、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罗默、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霍尔德伦、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伯南克以及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威拉德等经济界、国防部等200多官员都悉数到场。中国媒体以《美国出席中美第二轮战略与经济对话阵容豪华规模空前》为题报道(见2010年5月23日 同题《中国青年报》)。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以美国最大精英贸易代表团率先出场,以“清洁科技”平台为依托拉开序幕,从香港到上海、再到北京、天津等几乎走了大半个中国。很显然,“清洁科技”这不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对话”的重点用意,美国希望削减每一年高达2270亿美元的中美贸易逆差,同时帮助中国达成严格的能效目标。而在“清洁科技”领域,是美国对中国的“空白”,美国推销这种“科技产品”可以漫天要价,同时也在外交上赢得了声誉,这是一次对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轻而易举的胜利。

  现在,美国政府的真实目标似乎就不难么简单、容易得到了。之一、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推动人民币升值;之二、是让中美贸易收支实现均衡。奥巴马政府希望,在美国国内于11月期中选举前,在以上两项议题取得一些实质进展。

  就在前不久的4月15日,美国财长盖特纳可能将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的报告予以推迟,似乎赢得了中国政府重估人民币的承诺。接着是华盛顿“核峰会”上,胡錦濤与奥巴马又会谈取得一些表明的“共识”,人民升值被两国现实冷却而搁置下来。

  5月刚过,欧元区债务危机又演绎了继美元金融海啸后的空前大演绎。5月10日,希腊债务危机在反复中再次爆发,人民币升值再次被延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溫家寶5月18日称,“欧元债务问题似乎导致中国复苏步伐更为脆弱”。30年多来,一向视“出口创汇”为第一国略及其中国商务部又指出,人民币兑欧元年内已经升值近14.5%.欧元区危机为中国政府提供了强有力的一个莫名其妙的支撑,即人民币兑最大贸易夥伴——欧元区货币已经明显升值,那么处于中国第二大贸易的美国,是否可以放缓一下再说?

  事已至此,虽然中国对美国整体贸易逆差仍十分庞大,但由于中国进口快速增长,使其自身贸易收支变得开始越来越均衡,3月份中国贸易甚至出现小额逆差,4月也不过顺差区区17亿美元。于是,造成这样一个明摆着的事实是:你们要求的我们“贸易均衡”现在我们都已经做到了。

  其实,对于美元或是欧元来讲,人民币升值或汇率改革本身就不是、没有任何根源的问题,只是中国由“计划经济”转换为“市场经济”中出现了这货币体制“天与地”的重大差异。而今进行的人民币价值调整或汇率改革,就是要与美元、欧元及其它国家货币之间取得平衡,进而使国与国之间不再产生更大的利益冲突。

  这就是5月24、25两日、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的“大势所趋”。在24日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胡錦濤出席并作題为《努力推动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讲话、重申中国将继续按“主动性、可控性、渐进性”三原则,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中国不会听从它方意愿而贸然改变。但不管怎么样美方还是会希望在此次“对话”上得到中方友善的欢迎和迎合,落实在华盛顿奥巴马会见胡錦濤、盖特纳在访问印度后突然改变行程于4月8日造访北京时的那些留待解疑、使“悬念”水落石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特别代表、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以及财政部长盖特纳等参加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美方代表,还是会为美国的利益反反复复的对话“更具弹性的汇率机制仍旧符合中方利益”,但最起码中国于目前,可能不打算作出让步。至于“绿色科技”也暂且放到一边,那不过是战略目标而已,今天中美双方的分歧似乎比以前更大了。

  5月24日,在“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其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引用中国成语“殊途同归”形容中美目标一致方向,中国副总理王岐山说“中美经济关系是两国关系的重要基石”,但不管是“殊途同归”、还是“重要基石”、更还是中国国家主席胡錦濤开幕欢迎词中的中美“广阔前景”,要不就是中美过去已经的“共识”,要不就是中美未来的“共识”,而这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却很可能是没有实质性、可操作的“共识”——中美关系已经度过“热恋期”,开始进入一个相持、拉锯的更理性时“成熟期”。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尖端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穷人到底有多穷》等等,分解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源问题。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四川大学锦江学院客座教授,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