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和杨恒均讨论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拜读杨恒均先生写了一篇大作《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想和杨先生讨论一下“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这个问题。杨先生的问题本身提得不很准确,因为这篇杨文就提供了足够理据说中国人是遵守游戏规则的(杨先生说的西方国家与社会里的那些游戏规则);他们只是不遵守另一类特定的游戏规则而已(杨先生说的是中国人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不守游戏规则特点并不是中国人所特有,而是人类共性,换上西方人西方社会亦如此:遵守一类游戏规则,不守另一类游戏规则。为甚么会如此?

  以下遵守或不遵守游戏规则的特点是人类共同的。

  从游戏规则性质看,不论中外、东西南北方的人们都愿意也能够遵守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都不愿意也不可能遵守不公平、不公正的游戏规则。

  其次,从游戏规则源出看,人们都乐意遵守,也能够遵守出於大家自愿共同制定的游戏规则;人们都不愿意遵守,也不可能遵守权力者单方面订出强加到弱者身上的游戏规则。

  其三,从游戏规则执行实践看,人们都愿遵守,也可以遵守没有人可以特权不遵守的游戏规则;人们都不愿意遵守、也不能遵守有人可以恃特权不遵守的游戏规则。

  以上所述之前者就是杨先生所说的西方国家与社会里的那些游戏规则,所以人们都愿遵守,也可以遵守;所谓中国人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就是上述的后者,所以,人们不愿遵守,也不能遵守。这里指的是自愿的而不是强迫的遵守;事实上,上述前者的规则,只要加上强迫都可以被遵守的,例如现在共产党的政策、法律、行政指令等等,都迫使人们遵守着。问题是,这种强迫遵守是一个解体过程;而自愿遵守则是一个自我调节改进的过程。或许从某一观点看,不妨说人类进步史就是强迫遵守游戏规则过度到自愿遵守游戏规则过程的记录。共产党无法摆脱这种被解体的历史进程。

  杨先生所说的老华侨“中国人不行,不适合民主,华人…一旦到一起,就是没有人遵守民主的游戏规则,争斗得你死我活,直到冲破道德底线互相辱骂…”。

  问题出在哪里呢?

  问题是,当这些华人走到一起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是权利相同的平等关系,还是权利不平等,以我为主的主从关系?这些所谓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华人的活动是:你定下你的游戏规则招集那你一部分人支持你当头子,我也制定我的游戏规则招集我这一部分人拥护我当头子。这些头子们带领其下属各不遵守他方制定的游戏规则;而且,各以自己的规则与对方作你死我活的斗争。当对自己不利时,即使自己制定的规则也弃之如敝屣。这些游戏规则都不是基於公正平等原则、不是基於相关人的意愿、不是由相关人共同制定,而是根据某些有权力定规则的人随机、自利意愿制定的。这种可以由单方面随意制定的游戏规则,不遵守、破坏它是无需付出代价或代价很小,所以,可以不遵守,可以被破坏。这样的游戏规则不能获得多数人遵守,也不能被多数人遵守;连规则制定人也不能保证自己能贯彻始终遵守。

  而西方的游戏规则,正好与上述相反,人们愿意遵守,也可以遵守,甚至不得不遵守;起码,你负不起不遵守的代价。

  杨先生说:“等到中国人自己弄出一个人人遵守的游戏规则,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公平、正义与民主也不是问题了。”我认为,制定出“人人遵守的游戏规则”,首先必要条件是有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政治制度,有了这个制度后才能有公平、正义,然后才制定一个人人遵守的游戏规则。准确地说,不论你建立一个民主制度还是制定一个人人遵守的游戏规则,都离不开公平、正义;同时,只有一个民主制度才能制定和保证落实公平、正义的民主游戏规则。

  以上是我对杨先生提出的“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回答。我期待的是,在软体方面,对普及和提高民主政治的认识和修养,在硬体方面,力争建立民主制度。这两方面都是今天中国所欠缺的,都是要力争的。现实是,民主公平、正义软体,或多或少已经在人们心中萌芽,也在部分人中有了共识;但是民主制度硬体则连影子也还不见。虽则如此,还是要在争取自由民主宪政法治进程中,最好能同时做好以上两方面工作。对任何一方面的偏废都是不可取的。

  另外,附加谈一个小问题。杨先生对华人为了“本质上几乎都只是涉及到一点点个人的小利”而作你死我活的争斗不以为然。我也不以为然。但是有一点要搞清楚,这只是从思想上,或从道德上不以为然,不是从民主权利上不以为然。体现在人人遵守的民主游戏规则上的民主权利,则应以为然。人人遵守的民主游戏规则就是争权利和利益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并不介意所争的是大权利还是蝇头小利,只介意争取的程式平等公正,争取的结果是妥协互利。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和杨恒均讨论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夜影风舞 说:,

    2010年06月19日 星期六 @ 12:29:05

    1

    一个在有着浓厚封建家长制传统的大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他的老爹成天满嘴先进和谐,背地里男盗女娼的事一点不少干。这小孩心理当然不太正常。

    不是说孩子不好,孩子本质其实也是很善良勤劳一个人,但就是没见过多少好的东西。治疗他的心理疾病需要一些时间,外界的变化如果改变也会影响他。

    回复

  2. 林奇峰 说:,

    2010年06月21日 星期一 @ 02:51:13

    2

    就目前中国来说,民主的确过早。至少要等到作者所说的人人有遵守规则的那种素质的时候,那才可谈论民主

    回复

    A 在 六月 25th, 2010 23:08:16 回复:

    等到你的党爹垮台的时候再谈论民主?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