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理:赵本山敢拿政府官员开涮吗?

  据一篇博文《赵本山在台湾“卖丑”,再显“艺德双痞”》介绍,赵本山最近在宝岛台湾演出,除了大陆的官媒与官家评论大事吹嘘外,台岛内与海外的评论却骂声一片。

  其最主要的原因,是赵本山小品体现一贯的对残疾人、肥胖者、精神病患者的讥讽嘲笑,有违基本的社会道德伦理。节目内容被斥之为恶俗、粗俗,赵本山被斥为“艺痞”。联想到赵本山2007年在美国演出也遭遇类似的“滑铁卢”,我们不能不思考,赵本山怎么专干此类讽刺弱者的营生?

  艺术可以有讽刺吗?当然有。但是,大凡真正杰出的讽刺艺术,它绝不是只会以讽刺底层弱势者为能事。

  从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到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从果戈理的《钦差大臣》到卓别林的《大独裁者》,从西方各大小电视台以揶揄嘲讽政治人物为主题的时政脱口秀,到小布什在伊拉克被扔鞋子后相关电子游戏马上风靡网络,……

  经典讽刺艺术绝大多数都是将讽刺的矛头对准强势阶层、政治权力与社会制度,即便像鲁迅的《阿Q正传》等小说,也讽刺过阿Q以及底层的茶客、酒客、看客,但却是同情多于嘲讽。

  中国大陆时下的以赵本山为代表的讽刺艺术,怎么专门对准残疾人、肥胖者、精神病患者等弱势者呢?赵本山难道就不会讽刺权力吗?难道就不知道讽刺权力更具戏剧性,更能吸引观众、引发好评?也不是的。

  只把鞭子打在赵本山身上,似乎也不公平,1996年春晚,赵本山就对那迟迟不给乡村修路的官僚主义挥过“三鞭子”,但即便这样的最终以好县长来修路为结局的讽刺小品,最近也看不到了。

  这就如同张艺谋,虽然也拍出《一个都不能少》、《活着》这样的现实主义力作,但也会秉承权力旨意,导演符合“主旋律”的奥运开幕式,迎合权力意志,拍出赞美残暴专制的影片《英雄》一样,赵本山其实也只是一个善于看风使舵的艺人罢了。

  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别的国家(就是现今的港台地区也一样),不管什么讽刺艺术,都可以随随便便就把政治权力当做当然的讽刺对象,而在中国大陆却不行呢?

  ——不难想象,如果赵本山的小品,以“我是局长”、“我地位与你们市长一样高”、“你们算个屁啊”、“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这个记者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老纠缠这个问题”、“躲猫猫”、“喝水死”、“跨省追捕”、“自焚抗强拆”等等鲜活材料为小品题材,将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为什么赵本山小品讽刺农民、残疾人、肥胖者、精神病患者(在中国大陆)不会有人抗议,而只要讽刺权力,就马上会有人干涉?那答案只能是:在中国大陆,比起农民、残疾人、肥胖者、精神病患者,权力者的心态其实更脆弱!

  但是,权力者从来都应是强势群体的——这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一样,在中国大陆,权力者掌控的各种资源比其他人,比其他国家(地区)的更多,为什么还会如此脆弱?

  借用“中青论坛”上的一个精彩段子来形容,那就是:

  他拿着枪,你买把水果刀就算凶器;他日夜宣淫,你下载个黄片就算流氓;他大发横财,你摆个摊就算违法;他住高楼别墅,你搭个窝棚还要被强拆;他开动各种机器,大张旗鼓吹牛、撒谎那是宣传,你上网发个帖也是“诽谤领导”、“诽谤ZF”要跨省追捕。……

  我在想,他这么牛X,为什么还如此恐惧?

  是啊,“他”既已这么牛X,到底又在恐惧什么呢?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2010-7-11

  作者:林明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赵本山敢拿政府官员开涮吗?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財害命 说:,

    2010年08月13日 星期五 @ 08:38:51

    1

    台灣的「全民大悶鍋」後來改名「全民最大黨」都是對台灣政壇上各方人物極盡諷刺之能事,也許背後依然有政治立場,不過讓人感覺不太出來。有對台灣政治有興趣的人可以去youtube上找。我個人最愛以前的「施主席的轟啪」專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