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保罗:专家学者应该立即拿出废除户籍制度的方案来

  日前,笔者在《废除户籍制度最少需要多少资金》一文中,对中国户籍制度的改革,做了一个非常简略的资金需求估算,结果表明,要彻底废除户籍制度,所需要的资金是非常巨大的,而政府(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实际上根本没有财力来支撑这种庞大的资金。就这种意义来看,户籍制度之所以现在还不能彻底废除,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故,而不是因为政府没有改革的积极性而造成的。换言之,虽然政府中有腐败分子,可是政府中真正希望改革户籍制度的官员也不少,只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来解决资金问题而已。任何一个理性的专家学者都不应该否认这一点。因此在户籍制度的改革上过多地指责政府,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关键还是要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案,户籍制度的非常就是空话。

  废除户籍制度的方案必须切实可行

  或许会有人并不认同笔者的方案,他们认为实际上很多专家学者以及提出了非常多的方案,可是政府就是不积极实施,因此才造成了户籍制度的改革难以实施。不过在笔者看来,问题并非如此。的确,现在是有不少人提出了户籍制度改革的主张,可是如果我们仔细来看这些主张,其实绝大多数仅仅是谈户籍制度改革的必要性,而不是谈如何来改革户籍制度,最近一些媒体所发表的敦促政府改革户籍制度的文章实际上就是在谈户籍制度改革的必要性,而没有告诉大家,如何来废除户籍制度。虽然也有一些人提出了一些改革的实质性建议,可是根本不具备可行性,也就是说,根本没有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a)    改革户籍制度的资金从何而来?如前所述,废除户籍制度,需要政府每年最少再投入1.6万亿,可是现在政府财政已经有赤字,在这种情况下,每年再增加1.6万亿,根本不可能。因此这1.6万亿资金如何解决?任何户籍改革的方案不能解决这1.6万亿的问题,任何政府都是根本不可能接受,因此都是不可行的。

  b)    如何使13亿人都从户籍改革中立即获益?这就是说,任何户籍改革的方案都不能挖东墙补西墙,都不能以损害其他人的利益为前提——都不能损害目前人们已经获得的基本利益,不能降低目前人们已经获得的福利保障标准,影响他们的生活水平,否则这种改革的方案就会受到人们的抵制。就不具备可行性。任何户籍改革的方案,都必须是在给予农民待遇的同时,也相应地大大提高了城市居民的待遇,而不能仅仅照顾农民的利益,而忽略城市居民的利益。

  c)    如何使政府减少开支,而不是增加开支?坦率地说,虽然中国经济最近三十年来发展迅猛,不过政府对于纳税人征收的税费,除了废除了农民的农业税之外并没降低,反而在日益增加。目前城市纳税人的税费负担,平均而言,已经占到了人们名义工资的三分之二。此外,政府还在通过其它的方法,变相地收取税费——土地出让金就是其中之一。这种税费的沉重,带来了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低收入和高房价就是这种社会问题的集中体现。改革户籍制度,不能使政府再加重这种税费的征收,而必须使政府可以进一步降低税费。否则就会消灭了户籍问题,却引起了比户籍制度更严重的其它社会问题。所以不能使政府减少开支,降低税费的户籍改革方案就是不可行的。至于建立在政府再增加税费的户籍改革方案,更是要不得的。

  d)    如何将户籍制度带来的问题,转化为社会政治与经济发展的杠杆?例如通过户籍制度的改革,减少腐败,增进社会公平,促进经济的发展,而不是增加了腐败,造成了其它方面的社会不公平,阻碍了社会经济的正常发展。

  e)    必须是全面的解决方案。例如现在很多专家学者对中国社会存在的贪污腐败非常憎恨,他们认为中国社会的问题都是因此而引起的,只要解决了贪污腐败,就可以节约1.6万亿的资金,户籍制度也就可以废除了。笔者非常支持肃清贪污腐败。可是即使按照一些专家学者的估计,中国的贪官每年贪污浪费了9000亿,那么肃清了贪官还是不能满足1.6万亿的户籍制度改革需要。所以切实可行的户籍改革方案,应该是可以解决这余下的7000亿资金问题的。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切实可行的户籍改革方案,还必须是可以立即肃清贪污腐败的(包括政府在内),而不是空谈肃清腐败,却根本考虑反对的力量极其强大,使得我们在短时期内根本不可能消灭腐败。

  专家学者应该立即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必须指出的是,任何社会改革的方案,实际上都应该是来自专家学者,而不能仅仅依靠政府官员来想当然地拍脑袋——仅仅依靠政府官员拍脑袋,在很多的情况下连小事情都会出错。这种例子在中国社会已经出现得够多了,实在是不胜枚举。因此,要废除户籍制度,专家学者(哲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社会保障学家乃至媒体等等),不能仅仅是寄希望与政府下决心,仅仅敦促政府立即行动,而必须首先且立即拿出废除户籍制度的可行性方案来。换言之,专家学者应该对废除户籍制度进行非常深刻而全面的研究,提出改革的模式及其实施步骤——也就是如何在中国立即建立起一个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来取代现有的地方性社会福利保障,取代现在的户籍制度,使之可以与纯粹的户籍登记制度相分离,从而达到彻底废除户籍制度的目标,使得政府可以立即实施。仅仅是呼吁政府改革,逼着政府官员拍脑袋,想出一个废除户籍制度的方法来,再实施改革,显然是非常不够的。

  更为坦率地说,要彻底废除户籍制度,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专家学者(也就是哲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社会保障学家等等),而不在政府。如果专家学者拿不出一个可以化解无米之炊的、可以立即在中国建立起一个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的方案,使得政府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资金问题,那么废除户籍制度无疑就是遥遥无期的。因此专家学者应该为户籍制度的废除,承担更大的责任——其实这也是专家学者不可推卸的社会历史责任。试问,如果做为中华民族的智囊的专家学者提不出这个方案,还有谁可以提出这个方案?

  最后,我们再次强调,任何问题其实都具有两面性,户籍问题也是如此——也就是说,它一方面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社会问题,但另一方面也必定是中华民族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实际上中国彻底废除户籍制度所必需具备的各种条件(包括全部资金),均已成熟,只是我们的专家学者被传统的思维模式束缚了自己的思想,因此未能发现这一事实而已。所以,只要专家学者挣脱传统思维的桎梏,冷静地对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做深入而全面的研究,就一定可以在中国立即建立起一套新型全民的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从而立即彻底废除户籍制度。关于这些,笔者将另文专述。

  本文刊登与2010/3/4《东方早报》,但刊登时有删节。

  作者:孔保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专家学者应该立即拿出废除户籍制度的方案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