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培耘:砖制不灭,永远会有“彬彬”变“要武”

  文革时,一名女中学生(也是高干子弟)宋彬彬因毛泽东一句“要武嘛”,改名宋要武。她为了听毛主席的话,坚决贯彻执行无产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伟大部署,与人展开了打人比赛,不仅亲手活活打死了自己的老校长卞仲耘,而且另外打死了多人。

  与宋彬彬类似的学生很多,如当时北京中学生里的“十三红”、“四大阎王”等,这些学生(有的只有十三四岁)都是打起人来不要命,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人活活打死折磨死,而且打人的手段极其残忍变态,让人不忍细述。

  一次文革,死人几千万,始作佣者是毛老魔,而具体实施者就是那些想革命、必须表现出革命、不革命就只有被革命、个个自以为最革命的家伙,包括宋彬彬这样的昨天还是纯真善良的女学生。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少不更事、害羞腼腆、纯真善良的小女生一转眼就变成了穷凶极恶的杀人狂魔?

  很显然,就是恶魔式的制度,以及这个制度带来的恶魔般的文化。早有人说过,人身上有两面性,有天使的一面,也有魔鬼的一面。遇上了魔鬼的土壤,他当然就会显露出魔鬼的狰狞一面。

  然而文革过去三十多年了,这个制度之恶,这个制度文化之恶并未得到有效清算,甚至这个制度的推动者毛老魔还被祭在神坛上,还未被打下十八层地狱。

  其实三十多年过去了,变了的很多,也有没变的,有些东西从本质上是没变的。中国人心中的恶之魔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随时还会显露出来。

  砖制的基因一脉相承,砖制文化的基因一脉相承,恶魔的冲动一脉相承。

  可能有人会为今天的种种强拆、打人、伤人、杀人感叹:为什么这些作恶者和施暴者就没有一点良心发现呢?为什么他们在作起恶来连起码的人之常情如同情、侧隐、怜悯、心软、换位思考都荡然无存了呢?无论是唐福珍点火前有的强拆者喊:你快快把自己烧死吧!还是湖北省委门前六个警察壮汉狂殴年近花甲的瘦弱老太婆,还是更多更普遍的对弱势人群大打出手、横拖死拉的场面,你在这些施暴者身上都看不出一丁点点人性。

  这是一个个让人绝望透顶的场景。

  从文革到维稳,名词变了,但本质没变,“互害”社会的实质没变。还是有作恶者,还是有受难者,而且作恶者和受难者都是这个国家的国民,作恶者选择谁为作恶对象,怎样作恶、作恶到什么程度,完全都是唯上面是从。只是有一点变了,前者是为了名之为革命实是始作俑者个人的权欲,后者纯粹是为赤裸裸的既得利益和潜在利益。前者的动机还多少有点盲目的变态的“理想主义”色彩,后者却不存在任何理想,只是为了一个字:利,两个字:暴利。在民众身上施暴,完全是活脱脱的无利不起早。

  因此砖制制度不除,永远会有“彬彬”变“要武”的情况发生,永远无法免除。一有机会,一些看似文质彬彬的就会变成穷凶极恶者。

  文革过去几十年了,当时的施暴者和杀人犯,几乎没有一个主动站出来向受害人谢罪,那个宋要武也溜到美国去了,这也是制度性的掩盖所造成,是制度性的掩盖激发了更多有罪者的侥幸心。

  然而着眼制度之恶并不能一概免除个体之恶。

  中国的正义转型,必须对砖制制度和砖制文化进行全面革除和彻底清算,其中就包括对所有施暴者、作恶者的清算。

  所以宋要武,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有一天也要追究你的杀人罪行,因为你当时已是一个19岁的中学生,你不是未成年人。

  你跑不了的。

  如果有一天专制被全面革除,毛魔被彻底否定,从政治到道德人格都通通打下十八层地狱,你们这些拒不忏悔的具体施暴者也必须至少被送上道义的法庭。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4e499b0100k54n.html

  作者:喻培耘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砖制不灭,永远会有“彬彬”变“要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