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北方的二人转,南方的脱衣舞

  北方毕竟是北方。山川、河流的走势和模样就显出一种大气。那四季分明的气候,春光乍暖时的浪漫山花,夏天的绿意融融,秋季的寒簌萧杀,雪落后的皑皑莽莽,直让人感到这世界和人生的多采多姿。

  在这种大的背景下,生命自然会流淌出它那荡气回肠的律动和欢歌。二人转,就是产生和流行在东北地区的一种民间说唱艺术。据考证,二人转形成于清中叶,是以当地民歌、大秧歌演变而成。一般由男女二人又说又唱又舞。

  如今的二人转在东北地区火得不得了。以往的传统老戏已随着时代的变迁显得节奏跟不上趟没了市场。多年前那靠“三突出”,“四无限”硬从肚子里屙出来的东西在经济潮水的冲击下基本都成了“大垃圾”。转来转去,舞台上那二男女就又转回了据说是它那艺术起源的地方。即,现在最火的表演节目人们习惯称做“脏口二人转”。啥叫“脏口”?说白了,就是泼辣大胆变着花样地抖落男女之间那点情事性事。东北人讲话——啥“岢趁”(丢人的意思)说啥!先不说那节目内容,我看那演员中真是有不少的表演天才,演出时那火候的把握和演技真比赵本山还赵本山。可惜正经媒体没人发现和使用他们,当地的人管这些艺人叫“地包子”。他们那大嗓门亮起来,若不是吃高粱和玉米谷子长大是绝然整不出那动静。再看那节目,有的“段子”若说“黄”也真够“黄”,要说乐也真叫你乐。那男女之间一唱一和,一挑一逗,连骂带损,连摸带抓,真让人感到热腾腾火辣辣。其中有一场《江姐入狱》的戏倒值得一提:共产党员江姐被捕后,国民党头子徐鹏飞劝其投降供出地下党。江姐不招。于是徐鹏飞命人扒衣服。两大汉上来就扒。正扒时只听“江姐”大喝一声:“* 你妈!你们还真扒呀!”就跳出了戏外。再回到戏中后,江姐又大义凌然,宁死不屈。于是就打。这“江姐”又大叫起来:“你妈个* !还真打呀!”又跳出戏外。陪我观看的是一位东北二人转理性研究者:“怎么样?这叫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一般门票30元。大场子可容300 人左右。观那四周看客好象是五花八门。蓬头垢面者,西服革履者,黑社会老大者似乎都有。场内灯光不明不暗,瓜子,酸梨子,苞米花满场飞。说唱到精彩处,小费一拨拨送。那演员乐得汗流浃背更加卖力,那台下一直是捶椅顿足啧啧之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

  散场后,我采访了一下那剧场老总。老总告诉我,现在这脏口二人转不但风行东北而且在全国许多省市都有他们的流动演出队。不少演员每晚在一个城市里跑场演出就可挣900 元。一年下来个人挣个20万不成问题。他最后说,这些民间艺人,混到这个地步真是不错啊!

  再看南方也毕竟是南方。纤细而绵长,抒情带婉转。一年四季杂花生树,草长莺飞。荷叶莲莲,蛙鸣不断。与北方比起来,南方显得很女性化。若到了中国最南方,耳边是海风习习,高大椰子树上的青青椰果仿佛情人般对你述说着连年不断的热带风情。

  南边的一些正规剧场和歌舞厅现在可就没有东北二人转那么火。不久前,我到南方一家据说是当地最为有名的风情演艺中心观看表演。演员亮丽,服饰豪华,灯光讲究,节目内容也颇有现代特色。可那观众席上却散淡而冷清。连掌声都很礼貌和勉强。也是散场后我找到那剧场的经理想了解点情况。那经理一张口就情绪激动:“没法干了!”我问其故。经理告诉我,现在这演出市场都乱套了。他们是一家公开对外演出的场所。演出的对象一般都是来本地的旅游者。可现在那旅游者们都只听导游的安排。由于经济效益的问题,导游不领旅游者来这里看演出而是带他们去看现在地下流行的脱衣舞。“脱衣舞?”我问:“这地界怎敢演这些东西?”“这你就不知道了。”经理说:“是在下面的旅游景点上演。那些导游们黑得很!”我问了演出脱衣舞的地点,决定前去暗访一下。经理最后说,他的剧场今年已亏损了上百万,准备再撑半年。如果局势没有好转明年春天就只能关门了。

  按照指定的地点,我找到那家演出脱衣舞的景点。门票180 元。打折后120 元。当然这一切不能公开进行。后来才知道,导游向每位旅游看客收130 元。实际交脱衣舞剧场仅每人30元,其余一百元就进了导游和一些当地“土匪”的腰包。

  那脱衣舞是循环场演出。属于一拨拨看客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展现在眼前的当然是人体自然的美丽和人性深层的扭曲。有慢慢拉下最后那块遮羞布的;有上来就“亮丽”登场的;有让观众先解下胸罩的;也有二女子双人配合表演的。总之,这“西洋景”对许多游客来说确实看得下巴直往下掉。那场子不算大,舞台装修得不错,灯光也颇讲究,音乐或缠绵或现代。观者比较安静。坐在台口最近处的就得频频交小费。据说小姐们的表演费每场100 到200 不等,一天差不多要演出四、五场。加上小费弄好了一年也可赚个20万甚至还高。算下来跟北方那二人转演员差不多。

  那晚的骚扰电话不断,后半夜还追来。想必这景点上夜里的人肉交易也会不错。

  北方的二人转,南方的脱衣舞。难道经济大潮的冲击和进步会带来一个民族精神和道德的全面衰退么?甚至连我们的民间文化和艺术也卷进了这种衰退?难道我们的社会中那许许多多的灵魂都已象一只只乱飞的苍蝇爬上了那人欲物欲横流的血滩?

摘自<<凯迪网络>>

  作者:杜鹃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北方的二人转,南方的脱衣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