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香港惨案致命反思

  据称:8月23日上午10时许,当香港政府特首得知同胞15人被劫持为人质后,曾荫权第一时间拨通了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的电话,但阿基诺三世拒绝接听曾荫权打来的电话(菲总统没有任何过错,所以国家的元首都可能这样做,除非有特别原因)。有近12个小时时间(如第二世界大战的闪电进攻苏联还要有时间来加以准备)可以斡旋救助这些人质,若是当时曾荫权直接将电话打给了国家主席胡錦濤,胡錦濤再将电话打给阿基诺三世,立即成立一个“紧急对策中心”,来按两国协调统一应对,怕最终的结果不会是今天这样。不管是国事、还是私事,任何一个国家的第一领导人都不可能、也不会不接另一个国家首脑打来的电话,但不接你香港特首、不接中国31是个省、市长打来的电话、不接成千上万的其它各个国家省、市长打来的电话,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再加上菲律宾国本身也有90个省长、大区长,不接你香港特首的电话实在是太寻常的一件事。你香港特首的事在大、再重要、大于天,也没有人家的国家事大啊!这是一个国家对另外其它地区最起码的行政游戏规则顺序。但国家元首对国家元首就完全不是这样了,因为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可以做出一个完整的任何“决定”,还别说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13亿人口大国的一项紧急事项、来接听一个国家第一领导人的电话。这是其一。

  菲律宾总统不接香港特首的电话,与“主权”没有任何干系,原因是千奇百怪多多方面的,若接了反而是“特例”、不正常。

  则二、菲律宾国家,是菲律宾国家的内部事务,是好、是坏,是乌龙、还是决绝,都是菲律宾人民选择的必然结果。至于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少光8月25日表示:“香港可能展开独立调查”(见8月26日《南方都市报》A21版同题报道,记者石秋菊)这一说法,这是香港特区真能可以“独立”完成、能够做到的事吗?菲律宾若忍气吞声、默认了你“主权”进入便罢了,菲国可以任由你自己来调查,他可以在旁边看你的笑话。若菲律宾“不同意”,那么你香港政府可能连菲律宾的国门也无法进入。再者“独立调查”,在国际上通行是指“第三方”、无利益关联方来展开调查,你香港怎么又资格展开“独立调查”?你有这种国际环境下“独立调查”的资格和能力吗?

  若真要“独立调查”,也当然通过一定的国际程序委托给当然的“第三方”,这才是正常的国际通行“独立调查”程序和方式。

  香港惨案的教训是历史空前深刻的,经过12个小时斡旋、最后造成了香港当代历史上一桩前不见古人的惨案,除了菲律宾国、人家去自己找人家自己的教训和改进、补救之外,香港政要们要找自己能做到、易做到、完全可以做好控制到、触手可及的事,不要夸夸其谈、怨天尤人,这不是解决惨案、或未来这种问题的根本策略。要汲取阿基诺三世总统不接你曾荫权特首电话的教训,不接你,你又能怎么样?你还不是只有无奈的,也是永远没有解决办法。你曾荫权也肯定有很多、很多的电话不接,这都是人之常情、人人的惯例。但一定要记住:祖国崛起了、在慢慢强大,任何一个母亲都会最最关爱自己的儿女,手心手背都是肉。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使用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香港惨案致命反思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