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鸣:从东海到南海

  历时一个多月的中日钓鱼岛争端,至今仍在影响和刺激着日本政局。日本共同网的“日本政治”主页上的新闻,一半与钓鱼岛有关,主要围绕着两个话题。第一个话题是撞船录像,据说日本有关部门在撞船时曾拍下一段录像,号称可以证明中国渔船对撞击负有全部责任。这段录像一直掌握在内部人士手中,虽然有议员要求公之于众,但政府最终以维护中日关系为由决定暂不公开。其实,日方从一开始就主张中国渔船应负百分之百的责任,公开录像的话也不至于增加到百分之一百二十。之所以不公开录像,与其说是怕中国政府为难,倒不如说是怕本国人为难——如果抓人正确,何必又要放人?毕竟,日方在政治上是不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的,法律上政府又不能干涉司法,如果放了人,那么政治和法律总得有一个是错的。

  政治和法律到底谁错呢?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一位叫渡边正树的32岁男子认为首相菅直人对此负有责任,于是到首相官邸“持刀上访”,要讨个说法。但是执政的日本民主党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内阁官房长官仙谷由人表示,放人是那霸地方检察厅的决定,首相官邸没有给司法机关下达指示。披露这个情况,眼下看来似乎无可厚非,可长远来看就有问题——如果将来有一天,中国外交部不再与“日方”交涉,而是直接对某个地方检察厅喊话,那日本政府怎么办呢?可见撞船事件后的日本处于何等尴尬的局面,正如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所说,日方从一开始就错估了形势。

  所谓误判形势,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误判了美国的立场。当撞船事件发展到紧要关头之际,恰好日本首相和中国总理都飞往纽约,分别会晤了美国总统奥巴马。据说,日方向美方表示,希望美方可以充当中日之间的调停人,化解冲突。美方出乎意料地明确拒绝了这一要求,而是要求中日通过对话解决问题。由于此前中方已经停止了两国部长级以上的交流,美方的要求就等于“放人再说”。没过多久,詹其雄果然被释放了,而美方随即对日方表示“赞赏”。美方的赞赏意味着,“放人”虽然得罪了日本全国,但没有得罪美国,情况还不至于太糟。

  美国是日本的盟友,也是唯一有可能在中日之间发挥调解作用的国家。日本资源太少,如果美国置之不理的话,中国的制裁将使日本遭到沉重打击,根本无法应对。无论放人的决定来自东京还是那霸,相信均为考虑到美国态度以后仓促做出的。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也很微妙:首先不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但又承认钓鱼岛处于日本的实际管辖之下,但又不明确日本如何“实际管辖”,但又确认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条约》,但又没有义务卷入撞船事件??????一连串的“但又”,使人无法说清其立场到底是什么。只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美国从其国家利益出发,就事论事地利用钓鱼岛问题在中日之间展开外交。这一次,中国强势出击,美国避其锋芒,日本损失惨重。

  对于其他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来说,这不能不成为一个明显的信号。钓鱼岛毕竟是中方几十年前就宣布“搁置”的领土问题,这次中方虽然不是主动出手,但反制手段极为强硬,“搁置”的姿态有所变化。像钓鱼岛这样主权有争议的无人岛屿,在南中国海上有几十个之多,南海周边各国又都和中国有领海、专属经济区的争议,这些争议基本上也都处于不同程度的“搁置”状态。日本早有人指出,中国在撞船事件后对日本的强硬措施,再没有危机感的国家也会高度关注。所以,放人之后,日本民主党青年议员的声明《这次事件对我国的国家利益造成的影响及其对策》中就有一条,“立即公开海上保安厅对中国渔船的非法行径进行的录像,诉诸东南亚各国为首的国际舆论”。据说还有一份议员集体发表的建议书,更是直接提出“远交近攻”,加强与俄罗斯、东南亚诸国、中亚诸国的关系,牵制中国。

  不过,东南亚各国为首的国际舆论似乎并没有把中国怎么样。在中国强硬措施已经出台后的9月24日,在纽约召开了美国——东盟峰会,并发表了一份共同声明。这份声明的初稿中有一条,“反对任何争端国试图在南海争议中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这句话似乎有影射中国之嫌,但在随后的讨论中被删除了。泰国外长解释说,他们不想被外界解读为“我们在拉拢美国反对中国”。那么,起草了初稿,希望外界认为东盟在“拉拢美国反对中国”的国家是谁呢?

  是菲律宾。这个国家坚决地反对使用武力,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武力可用。菲律宾海军有四艘主力舰,一艘是参加过二战的美制驱逐舰“拉贾??胡马邦”号,另外三艘是英军驻港部队撤走时甩卖的巡逻艇,其余舰艇几乎不能出港。这个九千万人口的国家还有一支空军,不过没有战斗机。至于有可能在南海上派上用场的伞兵和海军陆战队,要么醉心于搞政变,要么就和首都马尼拉的特警一样“精锐”,更多的是两者兼而有之。中菲之间存在着七个类似钓鱼岛的争议岛屿,菲方除了利用东盟——美国峰会之机拉拢一下美国之外,的确是做不了什么了。

  有两亿多人口的印尼,情况和菲律宾也差不多。6月22日,印度尼西亚警备艇在该国纳土纳群岛西北方向150千米处扣押了一艘中国渔船“桂北渔 80105”。半小时后,中国农业部南海渔政局下属的渔政船出现在这片中国主张为公海、印尼主张为其专属经济区(EEZ)的海域上,强行驱赶了印尼警备艇。第二天早晨,印尼海军派出东德制造的炮艇增援,再次扣押了中国渔船。不久,四千多吨重的中国渔政船“渔政311”赶到现场,发出“如果不释放中国渔船,将进行攻击”的信号。印尼海军倒有大舰,可是不先修几天是无法出海的,于是这场海上对峙以印尼“无条件放人放船”而告终。对于中国渔政和海监部门来说,“桂北渔80105”和詹其雄的“闽晋渔5179”一样,只是今年“反抓扣”斗争中的两个典型而已。

  中国能够制止其他国家对中国渔船的抓扣,其他国家却无法对中国在传统海域的执法权提出挑战。中国有“伏季休渔”的规定,要求北纬12度以北的南海海区在整个夏天禁止张网捕鱼,北部湾渔场不幸正好就在这一范围内。越南政府没有宣布休渔,但不敢向这一水域派出护卫船只,只能保证在渔民被中国方面抓扣时一定能提出抗议。于是,大部分越南渔民只好“被休渔”,在港口里度过整个夏天。南海上与中国领土争议最严重的三个国家,其表现无过如此,对中国的看法可想而知。日本青年议员们希望通过外交努力,使上述国家认同日本处于与他们相似的地位,继而建立“统一战线”,从方向上说无疑是可行的,至于能走多远,能对中国产生多少影响,那就不得而知了。

  真正有可能主导“统一战线”的国家,只能是美国。自1973年撤出越南之后,美国一直追求一种局面,即以美国的军力、日本和台湾的财力、菲律宾和印尼的人力,在南海创造一种“均势”,阻止中国控制这一海域。南海是世界上交通较为繁忙的海域之一,又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但这个体系的存在,使中国长期以来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并坐视他国占领中国主张领有的部分岛礁。这个局面在2008年前后终于有了改变,不仅台湾政局的变化使中方能够腾出精力来关注南海,国际金融危机和反恐战争也用尽了美国的“行动点数”,使其在中国周边海域越来越有心无力。美国最近宣布从伊拉克撤军,其真实原因之一就是阿富汗局势吃紧,已经无兵可调。面对已经将南海视为国家核心利益的中国,美国不能不换一种思路。

  既然美军不够用,那么首选方案无疑是增强盟国的军事力量。撞船事件后的9月19日,日本防卫省的一份增兵计划被披露出来。按照这份计划,日本陆上自卫队将进行1975年来的首次扩军,位于西南部的守军将增加十倍,达到两万人。尽管陆上自卫队战斗力肯定不如美军,但这次扩军至少可以把相当数量的美军从冲绳“解放”出来,派到其他地方去。但日本的扩军不是无限制的,该国面临着严重的少子化问题,大规模的扩军会加剧这一趋势,带来极其高昂的成本。韩国军力倒是发展很快,可既然美国已经认定朝鲜是“天安舰事件”的凶手,那么朝鲜半岛的美韩军力就不能随便调走。至于南海诸国,他们也未必愿意充当美国的马前卒,毕竟美国如此之远,而中国是如此之近。

  如果盟军靠不住,美国还有可能在南海上重建军事基地,不过这也阻止不了中国。二十年以来,中国一直铭记着苏联的教训,在外交上尽一切手段避免可能爆发的军备竞赛,以防经济被拖垮。时至今日,军备竞赛仍然显得有些可怕,但未来却不见得如此。现在中国体制很特殊,既有计划经济时代留下来的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那一套体系,又有高度现代化的金融市场,可以“用明天的钱办今天的事”,融合了美国和苏联的优点。中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害怕任何军备竞赛,如果美国主动挑起竞赛的话,反而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释放一下世界最大工业国的过剩产能。

  美国政府肯定是明白这种风险的,这正是他们极力推动人民币升值的原因之一。假如美国要靠向中国借钱来遏制中国的话,那这种“遏制”简直是可笑的。问题在于,美国已经在这样做了。事已至此,美国不得不在南海问题和中国周边的领土争议问题设立新的底线。对于日本这样的资深盟友,美国外交的目的应该是在中国面前“绑住”它,而且还不能刺激中国。而对于本来就算不上重要盟国的南海诸国而言,“芬兰化”或许是最符合美国利益的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是北京一位“85后”独立时事观察者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5037

  作者:白鹤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从东海到南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