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开晓:看十七届五中全会——解读“包容性增长”

  十七届五中全会已经“胜利”闭幕了好几天,人生的期待,及之后的影响是有着很大的心理落差。公告出来后,我确实想用心看一下,但这种党八股文章,是没办法词斟句酌。浮光掠影下来,想从中找出“政治改革”的某些字眼,与温总前六次提出政改来相呼应,可我真的太失望了,我想不光是我,一定包括全社会。一句“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就没有什么内容了。既没有说政治体制需改革哪些内容,也没有说如何稳妥去推进。看来只能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了。当然,我也想在这次十七届五中全会找出一点新意。这个新意就是媒体现在热炒的“包容性增长”。

  一个政治家提出某种理论,必定是在这个现实情况下需要的产物。比如:“中国社會主義初级阶段理论”,“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等。要想解读“包容性增长”,我们先解读一下“中国社會主義初级阶段理论”和“中国特色社會主義”。

  当时,那两个理论的提出,是有一定社会背景。那时鄧小平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引用西方那一套经济模式,但此时,从僵化老毛那代过来的人们,思想还残留着阶段斗争理论。以前的社會主義是不可能容忍这些资本主义出现的私有财产、贫富分化及贪腐、卖淫、嫖娼、走私等现象出现。在这种是否需要进行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刻,鄧小平发话了:窗子打开了,新鲜空气进来;当然蚊子和苍蝇难免也会进来,但不能因为蚊子和苍蝇进来而关上窗子。因此,在这种情况下,鄧小平为了解决这些现象,就发明这两个模糊理论,即“中国社會主義初级阶段理论”和“中国特色社會主義”。这两个理论好处是什么,就是在当时社会出现任何问题,都可以用这两个理论来套用。如果有谁说贪腐、卖淫、嫖娼、走私等现象,政府可以用“中国社會主義初级阶段理论”所特有现象来解释一切。如果有说我们为什么走市场经济、允许贫富分化,马上可以用“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来解释这一切。真是高,实在是高。当然以上解读是我个人的解读。

  现在改革开放走过三十多年,如果再用“中国社會主義初级阶段理论”来解释社会所发生一切,未免太牵强附会了,以前15个社會主義国家,大部分走完全过程,你却还说初级阶段,已没有说服力。用“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来解释,也更说不过,难道“特色”就是我们今天所面对社会这些种种丑恶现象吗?在这种情况下,胡錦濤提出“包容性增长”就好理解了。“包容性增长”是个什么概念来,先看一下官方的解释:

  包容性增长即为倡导机会平等的增长。包容性增长最基本的含义是公平合理地分享经济增长。它涉及平等与公平的问题,包括可衡量的标准和更多的无形因素。而所谓包容性增长,寻求的应是社会和经济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与单纯追求经济增长相对立。包容性增长包括以下一些要素:让更多的人享受全球化成果;让弱势群体得到保护;加强中小企业和个人能力建设;在经济增长过程中保持平衡;强调投资和贸易自由化,反对投资和贸易保护主义;重视社会稳定等。

  如果大家对“包容性增长”是上述理解的话,那我就问:难道以前所倡导的增长是“土匪式增长”吗?不是的,绝对不是这个意思。那到底是什么,我认为这不过是“拖延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托辞而矣。

  温总先后六次提到政改时,言词一次比一次激烈,并且发出:不政改只能死路一条。也看出他决心:至死方休。可是“十七届五中全会”给我们感觉是什么?还是那句话:稳定压倒一切。当然,我们不能怪温总不作为,他只不过这“九头鸟”中,无法飞起来的鸟而矣。

  所谓“包容性增长”,无非就让我们这些P民包容社会:劫贫济富、野蛮拆建、官包二奶、贪官出逃、官二代、富二代等社会各种不公现象,以此带来的社会增长。因为在这民愤日益爆炸的时候,不政改就是等死,但政改就是找死的情况下,只有大家“包容”才是稳定的唯一手段。这是我今天的解读。

  那些寄希望于这届政府能否“政改”不要抱什么奢望了。尽管如此,这次十七届五中全会也给我们带来另外一个信息:习近平担任军委副主席,也就让我们提前知道下一届政治领导核心。现在我们就等他二年后的作为了。

  佘开晓写于2010年10月23日

  作者:佘开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看十七届五中全会——解读“包容性增长”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