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日上演完美“货币大战”?

  据最新消息报道,日本大举批评中国大举购买日本国债、致日元升值坚挺达15年来之最的声音还没有消失,而又有新数据显示,中国在8月份不是增购日元而是抛售了它在上半年吃进的几乎全部日元债券。中国现在几乎没有了日元任何债券,这一买一卖中国到底是想干什么?能干什么?为什么?

  日本政府10月8日数据公布,日本国债8月份的买卖数据让关注日元的各方人士大吃一惊:中国抛售了两万亿日元的日本政府债券,约合美元250亿。而9个月份,日本公布7月份国债买卖数据之后,日本官员高调批评中国大规模购买日本国债,对日元快速升值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个消息藉着中日钓鱼岛争端而迅速传遍世界。人们在猜,现在(指9、10月份)中国几乎又抛空了原来吃进的日元债券,难道是钓鱼岛撞船事件埋下了祸根?这一买、一卖,可以说中国盈利都有少少可喜,因为自9月中下旬以来日元升值达到了15年以来的空前之最,但中国上半年吃进的日元国债并非是日元最高值时期抛空。

  在2010年前七个月,中国连续增持日本国债,而且数量逐步增加。6月份购买53亿美元,7月份更达到70亿美元。总持有量超过两百亿美元。按惯例,资本市场的任何 “吃进”和“卖空”,都被定为“善意”与“恶意”之区别。日本官方认为,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持有者购买日债的行为加剧了日元升值的势头;也有外国评论认为,中国的做法包藏祸心,意图通过推高日元币值来打击日本出口,增加中国对日出口。而中国抛售日债与菅直人9月胜出、第一天就大量投放日元干预货币如出一辙,与日本政府采取了一个方向的策略。

  但有著名国际问题学家认为:中国如此大规模双向的资本“大进大出”,实乃61年以来不曾有过,也是绝无仅有,这是中国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小试牛刀、一次资本大演练”,也可能携带着因钓鱼岛事件“发酵”而引发的一些“杂念”。但是,全球公正的资本市场是不可能拿一个国家的资本、带着“邪恶”之念来“大进大出”的。否则,你稍微动脑略加一想,若是一个小的经济体或是一个较小的国家,“大进大出”250亿美元完全可致一个小国经济体崩溃、陷入一派混乱。曾记否,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1997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为1400亿美元,到1997年底香港外汇储备928亿美元,而1997年美国当年GDP为80834亿美元),索罗斯与港府赌了一把港元,差点把香港拖进全球第一次的金融危机之中(见北京2001年总第二期《银行家》杂志第112-117页《金融危机速写》作者巩胜利)。事后,有尖端研究论述:政府“干预”的游戏是“非常可怕”,若是当年的克克林顿政府支持索罗斯与香港政府“玩一把”,那么中国、香港政府的外汇总额2400多亿美元全搭进去,怕也不及当年的微软一家公司(当年微软公司约5000亿美元)……一国政府“干预”的游戏,要坚决的“阻玩”!否则,一些“超级大国”可以用国家资本任意将它国“玩弄”于掌握之中。

  “大进大出”——国家资本250亿美元、2500亿美元、25000亿美元……,是不可能用这样的国家资本来玩“游戏”的。因为这样来玩着资本“游戏”,若非要一个国家这样“来玩”,那么:可以致全球90%以上的国家金融、经济而毁于一旦。这是与资本市场“恶意”收购、“海盗”同样的毁灭性意义。这种游戏是“禁玩”的,因为任何国家的这种游戏都将被严重监管,国家也不允许有这样的开支。

  回头来看,在2010年9月9日,日元兑美元汇率是83.85比1,是1995年以来至今的最高点。而这一番指责在8月份的数据出来之后显得非常缺乏说服力。中国在日元涨势最尖端时候,不仅没有助娼为孽的继续吃进日元国债,反而将中国今年吃进的绝大部分日债全部抛了出去,这是对日元升值是最有力的帮助和支持。但事与愿违、许多评论者说,是中国在推动日元走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事实显现是,中国抛售日债之后,日元还相当强势。看来中国的动作并没有对日元汇率产生什么大的影响,这与日债市场庞大、进入者也庞大至关重要。抛光日债的中国,再没有日债可抛出的境况下,中国也无奈地背上了“骂名”。

  这是全球不争的事实,因为中国拥有全球各国第一巨大的“外汇储备”,被广泛认为是中国外储多样化的一个开始。当然,中国国略源头是更应该减少外汇储备、少吸引外资,以“打平”为根源策略。中国2010年前七个月购买的日债数量超过去年的五倍,但8月份又全部抛了出去,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美元持续十多年贬值,对中国持有的2.5万亿外储构成非常很大的威胁。中国当局一直在尝试如何减少美元比例,增加其它币种的比例,但至今收效甚微,何不把“外汇储备”用以各级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这正是个矛盾的天谜。

  中国最大的麻烦是,资本找不到出路,特别是公民私人手中不多的资本找不到任何出路,这对全球第二大资本国非常危险。中国资本市场——股市、债市及其它市场,与中国经济向相发展、如稀泥糊不上墙,中国房地产投资陷入最大死地,本人投资产业可以得到投资回报的理念和实践,成为中国资本的水中月亮……巨大的资本找不到出路,就四面八方乱出击,黄金、绿豆、生姜、大蒜、玉石等等等都是资本要去的地方,还不知道中国资本在哪里可以靠岸……中国资本市场休克、停止不前、不能以主流渠道吸引这个国家最大的资本流量,资本自然要寻求自己的出路,中国资本还不知道要去哪里去创造奇迹?

  倘若日元不是中国外储多样化的目标,那么中国为什么在今年大幅度增加日债持有量,而然后又突然抛出呢?有分析认为,中国这样做是出于短期目的,可能是看准了日元升值的趋势,而加大了购买日债的力度。在日元币值升高的时候再全部出手,从中也拿到一笔不小的利润。眼前的确是美元损失它来补的一个现实。还值得一提的是,头七个月中,日元兑美元的汇率平均在90比一之上,而出手日债的时候,也就是8月份,汇率在85比一左右。价差还是不小的。

  中国外汇储备巨大、全球之最,中国的国际、国内的投资市场都非常非常有限,暴利产业、股市、房地产、一些大财富产业都没有百姓的投资机会,只有像美元、日元和欧元这少数几个债市才有能力吸收中国的外储投资;但这几个市场都不是很理想,日元市场受日本经济基本面影响而不利于长期投资;美元市场在美国经济走软,美元长期贬值之下,美联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继续扩展的前景下而看跌不看长;其实,欧元是一个非常值得进入、债务远小于美国、市场健康的大市场,但欧元市场“法制化”很高,中国至今还不适应高度“法制化”进程,所以长期以来避讳欧元,但避讳欧元则让中国在国际市场很难走得更远。欧元市场不是个小问题。欧盟已经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不过中国总理溫家寶最近展开了欧元的攻势,但与欧元、欧元区“你亲我爱”,怕中国还需要“法制化”深入的跟进。欧元区取得投资的张进,中国要扩大它所持有的欧元资产规模,给欧盟国家以支持,还要有历史的根源建树才行。

  中国外储多样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比登天还难。要真讲解决中国外储安全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快汇率制度的根源改革,与美元、欧元通行,先学欧元成为一种自由货币,再学美元成为国际货币。否则,与美元、欧元冲突,总要有一天“汇率操纵国”之剑还要杀将出来……而人民币长期游离于美元、欧元之外,与美欧元冲突,人民币杀出一条血路,可能付出的代价更惨重、更大曲折、更没有出路……也许,对全球近一半30亿人使用的美元、欧元、中元(注:中元,是人民币、台币、港币、澳门币如欧元结构的一种“合体”)来说,“三元鼎立”是今日世界的唯一出路,但需要游戏规则的“玩法”。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日上演完美“货币大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