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大军:为买房人说话

  去年以来,房地产业一枝独秀,俨然成为挽救中国经济危机的中流砥柱。但凡有经济头脑的人,无不想方设法,削尖了脑袋往这个行当里钻。尚存实力的资本家,转移资金买地皮开发楼盘,大包大揽独立寒秋逆势赚大钱。贴身裤兜里藏着小钱的人,忙不迭的买上一两套公寓,待价而沽小赚一把。

  然而绝大多数囊中羞涩的小老百姓们,却无可奈何愁眉不展的望房兴叹。购屋买房像一座无形的大山,压榨着我们的嶙峋瘦骨,让我们生活在无奈和痛苦之中。面对着如此沉重的负担,我们一边战战兢兢心有不甘的掏出血汗钱,咬紧牙关跺脚发狠买上一套。与此同时,却又百思不得其解,我们的钞票到底花到哪儿去了?我们的脸上挂满了茫然,想不通!想不通!还是想不通!

  最让我们想不通的是土地到底属于谁?大家都知道,凡是购买了住房,或迟或早都拥有两证,即产权证和土地证。但仔细一想,我国的宪法里好像并没有关于土地归私人所有的任何条款。就是说,国家的每一寸土地都属公家,私人根本无权拥有土地。我们手里的土地证不过只是一纸空文,你拥有的土地并不属于你。开发商从政府手里千方百计弄来的土地已经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他们已经使用完毕这块土地,所谓土地证只不过是政府与开发商之间进行土地交易完成的一个评剧而已。

  有了土地证,房屋就可以上市进行交易,看起来好像这所房屋已经完全属于你了。其实不然,政府和开发商签订协议的时候,一般都具体说明土地的使用实现,大约为七十年吧。如果你真想买一所房屋作固定财产,将这笔财产在你身后传给你的老婆儿女孙子重孙子,那么你可能要受到很大的伤害喔!因为七十年之后,这所房屋的土地所有权政府完全有可能名正言顺的收回另作他用,你将重新一无所有。

  想想看,一所房屋没有土地的支持,那步变成了真正的空中楼阁吗?你难道能将房屋装上四肢车轮,在停车场里缴纳停车费,在车水马龙和刺鼻的汽油味儿中过日子嘛?你别不乐意,我国宪法明白无误的告诉你,一切土地归国家所有。聪明的人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们就不停的买进卖出,将房产向股票一样进行投机,这也是房地产恶性膨胀的原因之一。

  由此又回到了前面的问题,土地到底是谁的?按照全民所有制,土地属于国家,而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么土地自然应该属于人民椤!可是现在的情况确是,我们自己的土地,被代表我们的政府拿来和开发商作交易。而他们的交易完全是黑箱操作,我们从来看不懂我们在交易里应该享有的权利,完全找不到我们那一股利益的归属,我们其实是在用自己的钞票买自己的土地铘!我们看到的只有,政府和开发商在中间大大的捞了一把,作为主人的我们瘪瘪的钱包被掏空不算,还要到银行借一大笔钞票方能购买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住房。

  现在的房价就像孙悟空翻跟头,打着滚儿涨到了南天门。十年来,我们南京的房价从每平方三千元左右,以破世界纪录的速度飞涨到了现在的每平方一万元以上。大家都知道,房价的飞速提高除了建材价格以及民工工资的提高,主要是由于对地皮的炒作而导致的土地价格暴抬。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政府从这么高的土地价格里绝对获益匪浅。然而可悲的是,我们的政府却没有从这笔巨大的土地收入中拿出一点点补偿我们的购房支出,我们本来就瘪瘪的钱包被掏得更加空空如也。

  非但如此,银行的购房贷款利率也随着房价的提升芝麻开花节节高,过低的存款利率和过高的贷款利率完全不成比例。漏船偏遭顶头风,破屋又遇连阴雨,老百姓活得越来越难上加难。政府从土地的买卖中获得了极高的收益,这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当然明白,政府大有大的难处,需要政府开支的地方太多太多。城市建设改造,农民生产补贴,低收入阶层的社会保障,公务员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调工资等等等等,都与我们息息相关。可是我们面临的购房窘状确是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我们只希望活得稍微轻松一点点,每平方一万多元的房价我们实在无力承受啊!我们不愿意自己当了房奴,子孙也和我们同样当房奴。

  我们的政府不应该将老百姓用来买避风遮雨房屋的小票子,也列入了那个大而化之的GDP,让百姓安居乐业市政府对人民最起码的责任。市场的改革中,一切要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万万不可让老百姓深限于权力银行和开发商的三重压迫之下。

  除此之外,我们在购买房屋的时候,必须承担比大山还沉重的房税。名目繁多的税种让我们眼花缭乱,十根手指头数不过来,再加上十根脚趾头,总共有将近二十种税。而在这些税收中,重复收税更是屡见不鲜。比如开发商要缴纳营业税,而我们买房者又要缴纳契税,真难为政府左右开弓双管齐下,滚滚财源唾手可得啊!由于收费可以由地方政府随心所欲的自由支配使用,毋须上缴国库,所以地方政府对收费更加贪得无厌。据说,有的地方政府巧立名目,各种购房收费竟达二百种之多。真是出家人不爱财,多多益善哟!

  根据不完全的统计,政府征收的税和费,竟然高达全部购房款中的百分之三十左右。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你跳几跳,原来我们的钱包被那么多的手在掏呀!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百姓们根本无法探明究里。我们只希望,政府多多少少从购房款占百分之三十的税费中,减免一点而已。

  为了让一些赤贫的人群有房住,政府开发了一些经济适用住房,虽然粥少僧多,可多少也给了老百姓一点精神安慰。不过我们也从中发现,政府开发的经济住房为什么能比商品房便宜得多,其中或许可以找出解决百姓沉重住房负担的一条出路。政府开发经济适用住房,绝对不能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土地的拍卖建材的价格一律要和开发商一视同仁公平竞争。经济适用驻防低于商品房的价格从何而来?其实很简单,第一是政府有权批出土地用于经济适用住房的开发,这样做很显然对房地产市场的正常化运作利少而弊多。许多有权批地分房的人,巧取豪夺从中获得了不义之财,房地产商人们哪次不是再地皮拍卖中黑白两道通吃呢?即便是经济适用住房完了工,很多转眼间就流入了本不该想用的人手中。而那些无房住的穷人仍然望眼欲穿,眼巴巴等待着从天而降的馅饼。

  第二就是将多而砸的税费大大的减免。大家叫着嚷着要让房价降低,看看多么简单,只需减少税费,我们就可以大大减少买房的开支了。其实政府完全没必要犯难,只需将税种稍微做点儿调整罢了。对那些高档写字楼和豪华住宅,对那些购买房产作为投资的业主,尽可以大大的征收高额的税费。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二百,有钱人绝对掏得起,政府又何必对大款心慈手软呢!

  我国的税制改革正在进行,和世界接轨是我们的一贯方针,看看美国的税制就可以从中得到启发。美国的税有五种,即个人所得税,营业税,房地产税,遗产税和奢侈品税。我们完全可以将百姓除了自己居住的一套房屋之外所购多雨房产,以及大老板为了奢华生活所需要的超级住宅,统统列入奢侈品之列。如此一来,毫无疑问起到了缩小巨大的收入差别的作用,对广大低收入的百姓也起到了安抚的作用,更能增加国家税收用于需要的地方。

  我们知道,胡主席和温总理绝对是爱民亲民的,他们时时刻刻都想解决劳苦大众的住房问题。然而我们同时发现,中央似乎鞭长莫及,就像站在月亮上的嫦娥般舒广袖儿爱莫能助。地方政府对土地权的滥用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开发商只要相中了哪一块土地,并且能满足某些领导的胃口,这一块地就理所当然的落入了其囊中。至于这块地的开发对持续发展有无好处,对自然环境有无破坏,老百姓的拆迁和安置有无保障等等,则完全不在话下了。

  我们从这样的土地交易中发现一个罕见的现象,即越往基层,权力越大。你看看那些村镇绿豆芝麻官,他们常常在酒席宴上,在谈笑风生里,在一把花生米一杯土烧酒和区区几千元人民币的作用下,毫不含糊大手一挥将百亩良田送给了开发商。在他们的眼里,什么法律,什么政策,什么老百姓的利益,统统都是臭狗屎。在他们那一亩三分地上,他们绝对说了算,他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这样的局面不能不让我们触目惊心,房地产的管理中弊端百出,腐败在这一块土地上枝叶茂盛,越来越有失去控制的危险。底层老百姓由于知识文化的缺乏,由于对民主的淡漠,导致了基层政府的腐败成风。由此可见,媒体所鼓吹的监督是多么苍白,可见中国的民主进程还有多么漫长的道路需要跋涉啊!

  随着房地产业的大发展,有多少良田转眼间变成政界商界名流聚会玩耍的高尔夫球厂,有多少文物遗迹变成了有钱人的别墅花园,有多少家庭被迫背井离乡,又有多少不愿拆迁的人被逼得走上了绝路呀!权力在房地产的发展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其实权力完全是中性的,就看掌握在谁的手中,就看为谁服务。国家有国家的权利,百姓更有百姓的权利,每当国家的权利与百姓的权利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就悲哀的发现,老百姓手里的权力立刻变成了镜花水月,变成了看得见吃不着的精神充饥的画饼。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民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是国家的主人,人民的东西和国家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一回事?所以要想进行真正的市场改革,就必须将从前的大公无私变为目前急需的公私分明,急老百姓的财产到底是什么?国家的财产又是什么呢?公家和私人之间绝对应该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从前那种既然人都是国家的,那国家的当然就是自己的说法必须来个彻底的颠覆。老百姓的确眼光短浅,但老百姓切身的利益难道不是政府为之努力奋斗的最伟大目标吗?

  说到这儿,我们不由得想起了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的故事。东京是世界大都市,来往于这里的人流不计其数,东京羽田和成田国际机场堪称来自世界各地无数游客闭经的重要枢纽。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举足轻重的成田国际机场大工程,在建设时却被几户不愿拆迁的百姓逼得走投无路。无论怎样软硬兼施,老百姓就是寸步不让,最终这个世界上著名的成田机场不得不退避三舍,不得不忍气吞声向老百姓让了一大步。现在的东京成田国际机场,比当初设计的少了整整一条跑道。其实这并非一条跑道的得失,而是百姓在国家地位的重要标志,以人为本不正是让百姓争取并达到自己的正当合理的要求吗?

  如果老百姓对土地当真有了所有权,如果老百姓当真可以在法律面前受到公正的待遇,那么那些利用土地大肆敛财的贪官和越来越因腐败而遭到老百姓唾弃的政府部门也许会稍微改邪归正一点。随着改革的持续发展,老百姓手里的东西多了起来,有了财产就想得到法律的保护,这是天经地义的。然而这样就产生了一系列的新问题。向手表自行车电视机,甚至摩托车和小汽车等等,属于私人财产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房产的属性就难以下确切的定义,产权证和土地证实际上是两个分开的东西。,一个是私人的,而另一个则是公家借给你使用的,七十年之后你必须忍痛割爱物归原主。

  看看,问题又来了,房子和土地难道当真能一分为二吗?我想之所以那个老百姓千呼万唤的物权法迟迟出不了台,土地所有权的归属问题也是原因之一。一旦触及了最高宪法,我国的社会属性必然随之改变,那就又要变成姓资姓社的大是大非问题喽!现在有很多专家学者对土地的所有权提出了折衷的解决方法,比如地权法,就是将土地平均分配。城市户口所有人每人平均一份,按照一人五平方,则可达到确保人人有房住的目的了。这样的设想未免太理想画了,要是当真能够如此照办,我们的共产主义恐怕早已实现啦!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就是这样做的,平均分配的结果是生产力极度落后而导致了国家的一穷二白。假若按照孔夫子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治国方针,那我们就必须滚回到战国时代去。

  改革开放以来,人口流动成为大势所趋,这样的流动必然带来一片欣欣向荣的灿烂前景。如果城市住房只限于现有城市人口的平均分配,那么城市必然会变成一座死气沉沉的古堡,必将最终成为一片丧失任何活力的废墟。

  不久前,某些官员劝告人们,买房不如租房。是有凑巧,建设部一位高官也说要取消经济适用住房,要大力开发廉租房。他们都说,只有大家都不买房,才能保证房地产市场正常化。我们明白他们都是善良的好人,都是为了我们好,对此我们当然表示最最衷心的感谢。然而这种说法当真就能解决我们的住房困难吗?当真就是一条房地产市场正常化的康庄大道吗?如果他们和普通百姓一样,也是租房户,如果他们也熟视无睹看着别人有住房,而心安理得甘愿去租别人的房居住的话,那我们也无话可说。事实上,他们一定有自己的住房,而且住得相当宽敞舒适,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为他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痛,饱汉不知饿汉饥。

  大家想想看,我们难道一辈子就永远要租别人的房子住,永远要忍受房东高高在上的刻薄挖苦和高昂的房租盘剥吗?年轻人租房住自然可取,他们未来或许有可能买得起自己的住房。但那些年老体弱的百姓生活道路本来就坎坷崎岖,甚至还要负担找不到工作的子女,难道也要这些社会底层的人们一辈子永远租住在别人的屋檐底下吗?在何况租房也未必如某些人所说的那么轻松,房主可以随时改变租约,可以随时把你像一块破布一样抛到大街上。如果不愿被欺骗而去找中介,中介代理的佣金甚至比房租还高得多,你看租房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麻烦呀!

  我国国情与西方大相径庭,在那些发达国家里,人口的流动习以为常,尤其是年轻人对固定在一座城市里毫无兴趣。然而一旦组成自己的家庭,四处流动就不那么让人接受了,她们会毫不犹豫用平生的积蓄购买属于自己的住房安度一生。然而我们中国普通百姓就目前的积蓄,就目前高昂的房价,谁又能轻而易举得够买一座属于自己的住房呢?

  从这些官员的话语中,我们不难做出一个穷苦无房者的解读,这样的解毒当然是穷人的专利。第一,先前的经济适用住房充分暴露出房地产市场的黑暗,政府的任意摆布让市场化变成了一个又脏又臭的黑市。如果没有这样的经济适用住房,我们还真不了解政府竟然为我们的购房设置了那么多的税费,他们上下其手,既上领了国家的财政又下掏了我们的腰包。

  第二,土地私有化完全是不可能的,尽管人们对土地所有权的归属雾里看花永远弄不清,土地属国家所有在宪法中却永远是铁板上钉钉子。换言之,买房人好像都是大笨蛋,你买的指示使用权,七十年之后,政府如果有了别的用途,你买了也是白买。

  第三,根据他们暧昧的暗示,我们倍感心有余悸,似乎房地产的价格还有继续上升的必要。不由得我们不回头看看某些官员的说法:“目前的房地产价格不是太高了,而是太低了。”这样的说法不能不让我们更加胆战心惊,我们到哪儿去寻找那种不差钱的美好生活啊?

  虽然土地私有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然不可能实行,可是我还是要说,只有土地私有化才是房地产市场正常化的唯一出路。只有保证了私人的财产不受侵犯,老百姓才可能真心实意的支持拥护改革开放。为了自己的私有财产,老百姓绝对要求一个公平合理公正透明的社会环境,那样的环境不正是我们改革开放的最终目标嘛!

  一位朋友从澳洲回来,和我谈起了他的买房经历。他辛辛苦苦奋力拼搏好几年,终于攒了一笔钱,四处寻找选定并买下了一处合适的房产。那所房子很旧,但院子却非常大,朋友说他看中的就是这所宽敞的院子。所有的手续完成之后,朋友立刻开始动手改造房产。他将院子一分为三,拆了原先的旧房,用铁栅栏隔成三个院子,然后每个院子里各盖了一座三层的小楼。朋友自己注意做,其余的两座都高价卖出了。细细一算,非但没赔钱,还大大的赚了一笔。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举世无双,然而更重要的是需要有让聪明才智充分发挥的环境。没有自己的地盘,没有一个宽松自由公平规范的市场,在聪明的人也英雄无用武之地!

  不过实话实说,土地私有化,真正实行起来同样困难重重。一方面要做到公平合理,穷人富人一视同仁。同时又要对目前的既成事实确认无疑,其中的矛盾冲突不可避免。老百姓大多是为了社会的贫富不均而怨声载道,给老百姓土地私有权,他们也未必能心平气和。因为土地私有化有可能会更进一步加大这样的贫富不均,土地如何分配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人心不足蛇吞象,哪个不想多分一些呢!两难的处境让任何执政者都如履薄冰,社会的动荡绝对不是儿戏。

  问题的关键应该可以揭晓了,我们自建国以来始终引以为豪的全民所有制,到底给人民带来了多少实际利益呢?无论是劳动的权利还是分配的方式,无论是社会的属性还是理想的实现,全民所有制让我们陷入了穷途末路。就在这样的迷茫里,我们的利益被权势们卑鄙的窃取,我们的话语权被无情的剥夺了。

  随着改革的逐渐深入,,我们对自己的切身利益越来越有实实在在的认识。这是改革所带来的必然,市场化就是所有权在每个具体人身上具体利益的体现,每个人对自我利益的认同决定了它们对自我权力的坚决捍卫。

  这样就出现了对公平的需求,就出现了对自我存在地位的需求,于是一个公平合理自由民主的环境就自然而然像初升的太阳一样让我们看清了我们的前途和未来。

  现在可以回头看看,全民所有制对国家对社会的影响,全民所有其实就等于全民没有。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全民所有把弱势群体变得越来越若是,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真正无产階級。在这种状况下,全民所有的土地已经被权势和房地产商瓜分,土地已经成为他们的私有财产。再说得清楚一些,我们的全民所有制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变成了腐败的温床,早已变成了臭气熏天的“权民所有”。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我根本不懂什么经济学。可我有自己的生活准则,我能根据自己的处境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判断。现今房地产论坛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高官有高官的说法,经济学家有经济学家的说法,开发商更有开发商的说法。然而存在决定了他们的意识,高官为了政绩,经济学家为了他们的学术,开发商为了钞票,这才是他们的言论出发点。我们对他们的话语不屑一顾,他们从来也没真正站在买房人的立场说话,他们说的完全是毫无意义的谎话废话。千言万语千头万绪,房地产市场上只有买房人没有话语权。但平心而论,真正有发言权的,除了我们还有谁呢?!

  作者:庄大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为买房人说话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