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准备上访罪”,以维稳的名义践踏法律

  11月7日,湖南省永州市农民唐封银被关进拘留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说法是,唐封银夫妇“准备上访,其行为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南方网11月10日)

  唐封银不是第一个因为要上访而被拘留的公民。山东新泰官方将上访者关进精神病院,江苏盱眙县桂五镇农民上访,镇政府逼他们各交300元钱“信访保证金”,陕西省富平县两名上访农民被警察押着在广场上接受“公开处理”,而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更是在公开场合宣称,凡是到北京非正常上访的,第一次训诫谈话并罚款;第二次拘留;第三次劳教。

  只是准备上访,就惹上个“准备上访罪”,陡然让上访的风险加倍提高。查《治安管理处罚法》可知,不用说“准备上访”,就是进行了上访,只要没有实施堵塞交通等行为,也不能说是“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这正应验了一句古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再者,宪法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国家工作人员有控告、申诉、举报的权利,也就是说,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为宪法和法律所保障。为何公民唐封银会惹上个“准备上访罪”呢?

  由此可见,有关上访的认识,在民间与官方,在法律与实践,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在民众和法律文本中,“上访”是与权利相搭配的;而在官方和红头文件中,“上访”是与破坏捣乱相提并论。“上访”被妖魔化的背后,其实是有关部门对于民众权利的漠视,继而对民众意见表达和利益诉求的恐惧,民众权利是否受到侵犯并不要紧,但是,受到侵犯的权利不要到政府机关尤其不要到上级政府机关来用“示弱”或者“示强”的方式来表达利益诉求。否则,这就影响到了政府官员的耳根清净,影响到了媒体和外界对于政府的形象,影响到苦心经营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进而就是影响社会的稳定。

  以维稳名义,地方政府官员可以干涉法院的判决,以维稳名义,地方政府官员可以在法外处罚合法公民。但是,显然公平、公正地执行法律,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让权力受到应有的监督和制约,让每个公民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渠道畅通,才能实现真正的社会稳定。

  来源:武汉晚报

  作者:杨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准备上访罪”,以维稳的名义践踏法律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朱猪住 说:,

    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 02:40:41

    1

    现在这个社会各行各业几乎都成立了协会,但有一个部门工作既危险,又无助,且动不动就被人推到了被告席上去了,不用猜,你们都知道是医生,特别是个体医师。谈起个体医师的苦处,如果有人愿意听,我想即使给我几天几夜的时间都谈不完,我大致的说一下吧。虽然听说国外特别是美国,香港地区的医师的待遇非常高,不能与我国同日而语,但我国你只要待遇上差点,其实都无所谓,但最,最,最让人气愤的是作为一个医师的孤立无援感,权利得不到保障。而其中又以个体医生生存之艰难,之痛苦为最。我们知道没有谁会放着好医院,好的别的单位不去,而肯开一家个体诊所。现在一般都是由不是名牌医学院,没有关系,没有金钱者这样的人士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人以为行医看病就是打打针,吃吃药这样事而已,他们哪里知道这类人的难处呢?首先,就给你一个无证行医,非法行医的帽子给你戴着,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你无论怎样努力,永远是水中月,镜中花,可望不可及。这需要什么条件呢?第一条,需要有执业医师资格证,这对提高医生的素质,净化医生队伍,为病人着想上都说的过去,无可厚非,第二条,需要在二甲医院工作五年以上,这就是不知国情,有意为难了,第三条,需要多少资金,多少场地,这是一句空话,第四条,也是最关键的一条,需要所在地的卫生行政部门同意并发给许可证,这内面是一大黑洞,深不见底,不是没有关系者,没有金钱者所能去的。从此,你就是有罪之身,小心翼翼的做事,总该可以吧。你起的比鸡还早,每天等着一个个病人,直到看到有人来了,你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针一打上去,你就一直的看着病人,心里就一直不得安宁,直到病人的针打完了,这时你才舒了一口气。而要是碰到了婴幼儿,你的针一针见血还好,否则越打越急,像张飞大眼瞪小眼一样,如果遇到一个脾气大的家长,马上就把小孩抱走了,让你一个人干着急,还有那七老八十的老歪歪来看病,那就更不好招待了,一时要开水,一时要吐痰,一时人不舒服,总之,一个人就会让你东奔西跑,疲于应付,而如果那一天没有人来,生意清淡,财政亮起了赤字,那你一定会愁眉不展,连觉都睡不着。这都还不是最坏的情况,通常都是在你家的病人正多,你忙的正起劲时,外面一辆小车嘎然而停,从上面走下一群人,有带着摄影机的,有拿着笔,纸的,前面走进一位红光满面,脑满肠肥的人来,一张纸甩给了他,无证行医,非法行医,罚款多少。此时此人的腿发软,已经快要倒下了,接下来的日子你愁绪满怀,你不知该如何应付了。这还不是最致命的事情,当医生,特别是个体医生最致命的事是出了人命案,出了医疗事故,这时,纵使你有一百张嘴,你都说不清楚了,遇到不讲理的家属,还会被打,甚至被打死,这时,你生活的地方,你的同行正张开大口在笑呢,他们想着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自己吃的那个份额又大了点,俗话说的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道理他们都不懂,现在你出问题了,但是上面并没有客观,公正的处理,家属都是狮子大张口的要钱,他们就像在抢钱一样,这时这个地方的全体个体医师都象得了失音症,他们正在被人各个击破,待到自己出问题时,想别人帮一下却不可得,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如果我们个体医师抛开个人的恩怨,团结起来,成立个体医师协会,则前途大有可为。0人 | 分享到: 阅读(46)| 评论(1)| 引用(0)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