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我爸是李刚”一再挑战飞骏的“非暴力”主张

  这段时间一直在关注“我爸是李刚”。

  本人很少撰文评说社会热点问题。我相信很多良心写手会给热点问题一个较为公正的说法,不用我凑进去画蛇添足。

  但这次忍不住要为“我爸是李刚”说几句。

  上周一位读者发来一则QQ留言:

  “從李剛看中國的法制。他的威力究竟多大?1、在出事后一小時內上中央臺露面并道歉,恐怕保定市長也沒這本事。2、兒子在撞死人后本應拘押,但現在竟以精神鑒定及心理治療為由,在保定某醫院逍遙.3、死者哥哥拒絕接受封口費后,失蹤。至今下落不明。4、敢給死者辯護的律師幾天前在北京遭不明身份人員圍堵,差點丟了性命。5、李剛兒子一案判決結果,李一帆因交通肇事罪判有期徒刑三年,監外執行。后面究竟是什么力量呢? ”

  李刚是多大的官?

  李刚并不是什么大官。他不是保定的市长、市委书记,甚至连保定市公安局长、政委、副局长都不是。他只是保定市公安局下属一个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在中国庞大官僚体系里只是一个行政级别最低的科级干部,一个十二品级的“细菌官”,在中国一个县级行政单位就有好几百个。

  一个“细菌官”在特色中国居然拥有难以想象的能耐?

  儿子飙车撞飞两名女学生后,居然象没事人一样继续飙,大摇大摆去死者所在校区从容不迫看女情人,丝毫也不在意受害人的死活,更不怕人抓他?出校门被拦截后居然抛下这样一句狠话:“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比当年搞南京大屠殺的侵华日军口气还大得多?

  中央台在李刚案中的表现很不光彩。案发后第一时间,父子俩居然能上中央台“假哭做秀”?中央台如果真个关注此事,第一时间采访的应该是死伤者的亲属,为何让凶手在屏幕上出尽风头?

  网友曝料李刚在保定居然有5套房产?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细菌官”就有五套房产,比他大的官呢?难怪中国的房地产只升不降?

  一个激起全民无限愤概的“细菌官”居然能得到官僚集团的百般袒护?民众还能指望有哪个贪官污吏会得到公正的处理?

  一个连“丢卒保车”都不懂的维稳集团,总体智商是不是低得有点过份?

  连数以万计的“小卒”都舍不得“违法必究”,听其危害整体形象也要百般袒护,怎么可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怎么可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连“随便扔块砖头都可砸上一个”的“细菌官”都享有远超解放前王侯将相的特权和嚣张派头,这样的官僚政权怎么可能“为人民服务”?怎么可能“红色江山万年长”?

  …………

  这些年我一直主张“非暴力”,谁宣传鼓动暴力我就和谁急,可那些“非暴力”实践者的最终结果多是一个“惨”字了得?

  那些和平上访者应该是“非暴力”的,他们在受到权力迫害或不公正待遇时没有象贺龙一样操两把菜刀报仇雪恨,而是象杨三姐一样上京告御状,祈求天子脚下的“青天大老爷”能够乾纲独断,为小民主持公道保天下太平。

  可近两年上访者的命运如何呢?

  先是关进安元鼎黑监狱受尽非人迫害?一个小小的县级恶警黑霸就能去天子脚下随意动用暴力机器抓人打人关人而不受追究?这个国家还有王法没有?

  后来省政协副主席天良未灭也加入了访民的队伍,可89岁的老干部不但吃了闭门羹,回头还受到杀人灭口的威胁?配有专车的老干部“做访民”都自身难保,一个没有任何权力背景的平民百姓还怎么“做访民”?熊飞骏你不是一直主张维权抗争的民众要坚守“非暴力”底线吗?小民百姓受迫害痛哭无告时若坚持“非暴力”,就只有上访一途啊?可结果怎样?有能耐你来做一次“非暴力”访民试试?

  浙江乐清县的老村长钱云会为了保护村民的土地不被权贵集团剥夺,这几年也选择“非暴力”上访。结果怎样?在抓进去蹲了几次监狱后,前几天被一辆工程车压断了脖颈,死状极为恐怖?各种迹象显示这是一次蓄意谋杀,现场目击者声称老村长是被三个壮汉按在地上让工程车压死的?乐清县官方则宣称这是一次普通交通事故,可各种证据都不支持这一“说法”,太多离奇的“巧合”更支持“谋杀”一说。光天化日之下的谋杀!赤裸裸的杀一儆百!

  老村长的惨死等于是向天下宣告:谁还敢当访民不?钱云飞就是访民的最后下场!

  主张“非暴力”的熊飞骏,奉行“非暴力”访民的下场你知道吗?如果关在安元鼎黑监狱里的访民有你的亲人,如果被权力谋杀者是你的无辜朋友?你是选择做贺龙还是继续在书斋撰文呐喊“非暴力”?

  我真的无法可说,因为我会做贺龙,否则我就不是男人。

  我只是不明白:县官为何要把越来越多的“非暴力”访民逼上贺龙那条道呢?你们以为“有兵在”就能平安无事吗?当大街小巷都潜伏有贺龙时,你的坦克和原子弹还能派上用场吗?

  县官们还有没有脑子啊?

  百年前慈禧太后自掘坟墓,把奉行“非暴力”的康有为追随者都逼到“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孙中山那一边,没多久就把全部家当“被革命”精光?县官们是不是也想“被革命”啊?

  面对除“逼上梁山”就别无能耐的维稳集团,我真的无颜继续向民众呐喊“非暴力”了,否则我的脸皮就和那位污蔑“上访者都是神经病”的北大教授脸皮一样厚了。

  二0一0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来源:熊飞骏的BLOG

  作者:熊飞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我爸是李刚”一再挑战飞骏的“非暴力”主张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