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好:不太地道的“访民秀”

  中国总理溫家寶于年关将终之时,至国家信访局接见访民,得到“61年来的第一个接见访民的总理”美名。为此海内外褒贬不一,有相挺者认为这是“晚来总比不来强”,“为政改做最后一搏”;贬之者则称“拿访民做背景”,“不合时宜,不地道”。但从网络上的总体反映来看,正如香港《苹果日报》评论认为,“溫家寶演砸了这次‘接访’骚”,民众对溫家寶不信任的态度明显显现。

  对溫家寶持赞扬态度的,普遍是国内媒体。据媒体报道,“在网易相关报道的六千多条网友跟帖中,清一色的赞扬溫家寶是好总理”,这明显显示出官方的操控痕迹。而质疑溫家寶的声音,则出现在海外媒体和网络上。

  溫家寶不纠缠于个案,缺乏诚意

  也难怪网民发出质疑,此次接访,单从溫家寶个人角度论,按他自己的说法,也是做秀大于实际。接访时,溫家寶表示“今天我不只是了解个案,更重要的是了解政府工作还存在哪些问题” .苹果日报评论认为,这句话反而倒出他“大有不纠缠个案之意”。总理是应当高屋建瓴,但既然已经接访,已经微观到具体的人和事了,人民群众也好不容易见了你,你就应该做到“件件有落实”,这与了解政府工作的宏观层面并不矛盾。

  类似的话还有,“只要诉求合理,问题一定会得到解决”,言外之意,如果某个访民的问题没解决,是因为他的诉求不合理。早早为不纠缠,甚至是不解决个案埋好了退路。

  如此态度,也就难免被人怀疑其诚意了。

  “61年来的首个接见访民的总理”的美誉掌掴了谁?

  内地媒体“61年来的首个接见访民的总理”的赞誉,则更让人哭笑不得。中共建政的前60年,居然没有一任总理接见访民,这到底是夸中共呢,还是骂中共呢?中国历史上,自古就有皇帝和丞相接见访民的制度,“告御状”更是自古以来的民间意识和行为。所谓“细民言事,咸为申达”,也一直是古代君王臣工的信条。尧舜以降至清末,虽不能说每朝统治者都会亲自接见访民,但皇帝见访民的材料代不乏书,李世民、朱元璋、康熙、乾隆等皇帝亲自接见访民,宰相更是访民最想见的人物,商鞅、包公、寇准、海瑞等都处理过访民冤情。就连清朝慈禧太后,还断了个“杨乃武小白菜”的传世名案。

  如今到了共和国,果然与众不同,61年居然没有最高统治者接见访民之举。如今为展示总理一个人亲民形象,搬出这个史实,把其前任总理以及包括胡錦濤在内的中共最高当权者,比得连封建皇帝都不如。为一个之誉而损中共天下,为一己形象而掌掴整个中共,这个党国总理,到底要干什么,也就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怀疑。

  但就算是“晚来总比不来强”,也掩盖不了温总理珊珊来迟的事实。61年没有总理接见访民的确太久,但温总理任满8年才接见访民,也的确太晚。访民早在很多年前就成为了一个庞大而特殊的群体,尤其在温担任总理的8年内暴增为中国社会不公的典型。溫家寶接见访民不仅是其职责所在,更是其基本的道义担当。要知道,这若放在民主国家,单单8年导致访问暴增这一事实,就够政府内阁总理辞职好几回了,更别说8年不见访民这种无视民间疾苦的行为了。8年以来首次见访民,反衬的是一个泱泱大国的总理8年以来对这样一个群体视而不见的基本事实。这样的糗事,竟然当成亲民秀来上演,演技之高,更坐实“影帝”之谓。

  事先神神秘秘,事后又大事张扬,一切只是为了宣传

  从溫家寶在北大指出学生代表都是安排好的一事看,溫家寶接见访民,他也一定知道是安排好的。那为什么还要去?如果他真的是为了见面访民,方法就太多了。网络是一个渠道,口口声声要政改,要让政府公开政务信息的溫家寶,为什么不在网上设立一个信箱、微博,让访民直接把状子递给他。看不过来不要紧,一天哪怕处理一件,一年也能化解360件冤情。如此举手之劳,焉何不做?

  另外,如果真是为了见访民,何必事先神神秘秘,事后又大事张扬?如果去信访村不安全,怕“階級敌人”搞破坏,那么可以直接去信访局大门口与访问密切联系。或者自己不用去,随便让手下的工作人员去街上拉几个,总理不是爱与基层群众一起啃馒头吗?何不如直接请访民到家中,或进中南海的食堂里边吃边谈。这样既不兴师动众,又润物无声。不用宣传部门精心策划地宣传,总理爱护百姓的美名就自动传开了。

  媒体人章文叹道:“其实不用亲自过来探访,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共和国总理也早就应该知道这一切,知道信访制度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用,知道这些来京访民们的辛酸无奈。”但溫家寶还是来了,他冲着民众疾苦而来,收获的不外是亲民的美誉而已。

  而现在,有媒体赞誉溫家寶,希望地方官效法总理的“表率作用”。但当新闻报道此事后,北京很多访民才如梦初醒,明白为什么很多访民从24日上午开始又被软禁一天。24日和之前的几天,警察和城管还对北京南站等访民集中的地段实施扫荡。他在信访局屋里“温暖”了8位访问,但与此同时,更多的访民却在寒冬的信访局大门外遭殃。北京公安、城管还大举扫荡访民栖身、取暖的场所,就连访民栖身的桥洞、破被乱锅都扫荡一空。如果地方官如法炮制,接访岂不变成扰民?只会激起更大民怨。

  溫家寶不过是权位最高的踢皮球者

  在接待访民之后,溫家寶一会儿认真地说让有关部门解决,一会儿强调要把问题解决在当地,解决在基层。很多评论由此质疑共和国总理到底懂不懂信访。新民网26日的评论就指出,“信访是人民群众行使批评权的最后一条管道。”所谓最后,就是再无其他出路了。但就是这最后一条出路,也要等待奇迹。章文说,“访民大都遭遇来回被踢皮球的窘境。他们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自欺欺人般地在北京苦苦煎熬。”这就是北京国务院治下的信访局外访民的真实处境。

  一国总理难道不明白,基层政府若能解决,哪里会有访民这种社会不公现象?温总理既然已经过问,就应当形成一个调查组,跳开地方直接处理访问反映的问题。可惜没有,他只不过是访民面对的踢球者中间权位最高的一个。

  正如章文所问,共和国总理“难道不知道,这些人正是因为在地方上问题长久得不到解决才上京来的么,他难道不知道,这些人即便来京反映问题也得被信访部门踢回当地处理么?”

  这一点,身受其苦的访问倒是比那些媒体记者清醒得多。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报道,上访多年的徐凤茹称,总理要访民到地方解决,如果地方能解决,何必来北京?徐用“狼”来比喻地方官员:“溫家寶上国家信访局,就是说作秀,他干脆就不是为访民解决问题,……他让我们回地方去处理,那不是把我们送到地方那个狼群里面去让狼把我们咬死就拉倒。”

  这倒是很形象,溫家寶又把8个羔羊一样的访民,踢回到他们所逃离的狼窝里了。

  温展示“青天”形象,与建设法治政府的说辞相悖

  记得就在不久前,溫家寶召开会议,强调要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但此番他造访信访局,不仅宣示国务院对信访工作的支持,而且充分展示其“人格魅力”,大树“青天”形象,给外界以依靠个人之力推动信访工作的印象。这种典型的人治行为,多少有些与他强调的法治精神背道而驰。真正的法治政府,是不应当彰显人治的。一个以法治为准则的政府,要切实化解社会矛盾,其路径应当是进一步强化监督制度创新,及时出台社会矛盾问题的相应法规,让监督制度、法律制度提前担当起社会矛盾减压阀、导流渠的功能。但溫家寶政府在这方面的作为,几乎乏善可陈。

  溫家寶接见访民,就算他能一人一事地处理,但这种方法对改进政府工作、制度和政策,从源头化解更多社会矛盾却帮助有限。温总理不是过去多次谈及政改并表示无奈吗?现在为何不从行政体制改革入手。政改很大很难,总理没有能力搞大家也不太怨你。行政体制改革却是总理权力范围内的事情,而且较为具体,范围较小,难度也小得多。若说过去8年,总理蹉跎于政改的无奈,那么最后两年,则应当奋起之追。我们不说通涨,不说高房价,若总理能在最后两年能通过制度化改革解决好访民问题,正如媒体所言,“化解社会矛盾,须让监督制度、法规代总理查岗”,那他还是人民的好总理。

  可惜的是,除了总理的亲民形象越来越高大,高大得都近乎空幻,近乎虚无飘渺了,我们除了看到越来越多的访民外,还是看不到这类制度改革的影子。

  不还民众以评估权、审核权、问责权,就是在做秀

  其实解决访民问题,在于温而言,关键不在于做成做不成,在于做不做。温不是多次讲,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群众监督政府”吗,那么好,从现在开始,从政府部门开始,只要把住三个关键,就能真正地把公众监督政府落到实处,这三个关键是:评估权、审核权、问责权。

  评估方面,每年上至国务院,下至各级地方政府和部门,把工作报告各行公布到网上,让人民群众公开评议。或者学学临近的韩国,设立政府外部评估机制,主要由平民担任的政府评估委员会一年两次对政府自我绩效评估报告进行讨论,将评估结果通过新闻媒体和网络公开。对评估中发现的相关问题,责令相关机构补救,并及时向公众报告补救措施实施进展状况。

  审核方面,公开政府预算,由公众自组织审核团进行审核,避免制度性的开支浪费和腐败。一些地方政府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投入来人为拉高地方GDP增量。有限的政府财政收入因过多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常导致民生投入不足,积累社会矛盾,甚至出现强征农民用地的恶性事件。通过公众审核政府财政预算,可以大范围预防社会矛盾在基层的积累。

  问责方面。撤消信访局,让访问直接向全国人大进行反映。信访局是政府的直属机构,难免会发生政府部门相互包庇的事情。正是政府职能部门的推诿塞责和互相包庇,造成了持续的越级上访甚至是赴京上访。应当充分尊重人大的权力,通过进一步强化人大问责制度来加强对具体政府职能部门官员的监督,使其不敢欺诈群众、滥用权力,不能推卸责任。

  溫家寶如果真做到这三样,比空谈几次政改,多见几次访民有用得多,也能有效回应外界对他建设法治政府的质疑。

  有赞温者说:“不能让总理一个人战斗。”但只要溫家寶不落实上述三项公众的基本权力,不把他的“政府行为放在阳光之下”,那么他只能是一个人在表演。因为解决访民问题,本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就算贵为总理,位再高权再重,他一个人也解决不了。明知自己解决不了,还要给外界他一个在在战斗的感觉,其用意何在,也就不言自明了。

  溫家寶与政改:一个发生在政治领域的“娱乐绯闻”

  有香港媒体将温接见访民,解读为其政改言论的延续。如1月25日的明报文章《溫家寶高调见访民 为政改做最后一搏》,就认为溫家寶见访民是“新动作”。“如果说,去年下半年溫家寶对「政改」还停留在口头呼吁的话,他最近的动作,则已是将政治改革的理念付诸行动了”,“有高度政治意涵”。并且认为,“今番温总会见访民与鼓励批评之举,是否在3月「两会」上,再掀政改旋风,值得留意”。

  先不论溫家寶是否真的要搞政改,也不论这“高度政治意涵”所指是什么我们看不清、猜不透的玄妙禅机,单单凭他见了几个访民,就被媒体解读为“有高度政治意涵”一点,我们就得肯定溫家寶的确是个引导舆论的高手。由此对照糟糕的中国社会现实,不由得想起前些日子大陆明星吕丽萍获金马奖影后的事。吕凭借在电影《玩酷青春》中的精彩表演获得这一殊荣,但电影《玩酷青春》却被评论“烂片之王”。电影很糟糕,演技很出众。与溫家寶的“影帝”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溫家寶与政改,也是一个充分是非的话题,是非多的与娱乐明星的八卦绯闻有得一比。前些日子有香港媒体接连批评溫家寶,认为溫家寶谈政改,不过“是为了掩盖其家族腐败”施出的“障眼法”,也有网络评论认为,是在“借机为自己开脱”,“掩盖其经济政策的全面失败”。这些论调是否是一面之辞,不好轻易肯定或否定,因为中共的暗箱政治,从来是里外两层皮。箱里和箱外,向来不一样。两样可能都是假的,也可能都是真的。就算都是真的,也并不矛盾。比如,真的很腐败,也真的很想推动政治改革。只不过他们所想推动的改革,是想将腐败成果合法化罢了。

  连政改都被挟持成这样了,那么所谓的接见访民,就更是典型的表演了。好像总理也生怕我们较了真,要主动证明给大家他其实就是表演一般。受总理接见访民行动的激励,几百名访民在今年大年三十除夕夜,去北京东交民巷打着横幅,跪着给溫家寶总理拜年,结果无一例外被投入了黑监狱。如此寒冷的冬日,如此捉弄自己的百姓,按章文的说法,“尤其是在这么寒冷的冬天,面对这些饥寒交迫的访民,共和国总理再说这样的空话,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不地道了。”

  作者:尚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不太地道的“访民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