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穆巴拉克算个屁

  埃及革命成功了!穆巴拉克算个屁!全世界都在欢呼,全世界中文网站都在欢呼,全世界热爱自由与民主的人们都在欢呼……当然,这不包括大多数的大陆网站。这,不是大陆民众不想欢呼,也不是大陆网站不愿意欢呼;而是,网站有网站的难处,民众也有民众的糊涂……

  埃及民主革命的成功,再一次证明:激进派民主力量,永远是革命的主力军、是民主的真正推动者。而那些“有限民主派”们,无论是不是卧底、线人、特务、间谍……其在实际上,是在有意无意延缓民主革命胜利的到来。权贵们不愿意民主,是要加紧瓜分国资。而延缓,则就是帮凶。

  为什么温和民主派与有限民主派的活动空间,总是比激进民主派们大呢?即便不去探讨谁谁谁是卧底、线人、特务、间谍……实际上,他们是对权贵们有利、对瓜分有利;活动空间,则是给他们的回报。如果推销温和民主与活动空间的回报,成一良性循环,那么,中国实现民主改革还可期吗?还有可能吗?

  人类的社会实践,告诉我们社會主義行不通。希特勒,垮了;前苏联,垮了;东欧,成片的垮了……中国,也修正了社會主義。同样,权威资本主义,也行不通。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垮掉了;蒋介石,垮掉了……如今,穆巴拉克也垮了。只有民主政治加市场经济,才是正途,是人类自由的社会方向。

  不要一听到自由就害怕,不习惯,是因为你的思想仍停留在封建社会及之前,是因为你被社會主義宣传洗脑了。人,生来自由。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你看那蝴蝶纷飞多么美丽,因为她的生命属于自己。如果你赞美蜜蜂,你是一种残酷――因为她们都是奴隶。就这么简单,你是愿做蝴蝶、还是愿做蜜蜂呢?

  近年来,我一直在批评“有限民主派”们,可总是有人给我讲“团结”。其实,“团结”就是“维稳”。“维稳”,大家都知道到不好,是维护既得利益者统治的稳定;统治者稳定了,被统治者就痛苦了――因为,谁也没有能力遏制权力的疯狂。“团结”难道不也是维持一种局面吗?

  如果把一个局面维持、稳固住了,那么,新人怎么冒出来呢?局面下人们的自由在哪里呢?当然,你们可以说你们会去发现、挖掘新人;然而,新人是自由体,凭什么要你们的发现与挖掘呢?你们,不过是权威民主主义,与社會主義没有很大的区别。自由属个人,民主属社会,不需要谁恩赐。

  在争取民主的社会实践中,自然生成的战士,叫民主人士、叫公共知识分子。党媒封的,是“公公知识分子”;团体封的,叫“团体知识分子”……最近,我也搞了个顾版“2010,中国百名公共知识分子”。我注意到:顾版“百名公共知识分子”,虽然比“南版”、“博版”产生的晚,但转载的却多。可见:“顾版”是比较公正的,是得到大家认可的。

  民主,就是没有权威,大家都可以作主;产生矛盾,以辩论、投票,决雌雄。埃及的经验:民主,就是在网络上嚷嚷。不让说话,就到广场上去;因纸媒都被权威们把持了,都被利益集团控制、利用着。埃及革命的成功,还告诉我们:到广场上去,千万不能抢劫私人财物、不能破坏公共财产。

  埃及的经验:军队,从本质上讲,是人民的子弟兵。哪一个士兵没有父母?哪一个战士不是来自人民?埃及的经验:记者,也是有良知的,是会变的。不变的,只有人民,只有对自由的向往,只有对保护自由的民主社会形式的渴望。埃及革命的经验:在广场上,要以静制动、有耐心……大家可一起来总结。

  突尼斯的总统出走,约旦的首相下台,也门总统宣布不再连任,埃及的执政党总辞职与穆巴拉克下台……哇,世界变得如此美丽!顺告于建嵘:乞童,应该是政府的日常事务,请不要虚张声势、故意做大。爱自由、爱民主的朋友们,先在网络上热起来吧!请网编们给我们一定空间,请“有限民主派”们自觉。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2011-2-12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穆巴拉克算个屁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e e e 说:,

    2011年02月27日 星期日 @ 15:43:56

    1

    一个字——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