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海外作家如何维权

  三月十五日,韩寒、沈浩波、李承鹏、慕容雪村、贾平凹、刘心武等五十位作家以“这是我们的权利”为题,发文集体征讨百度,声讨“百度文库”未经他们授权上载了他们的作品,百度已堕落成窃贼公司,因此“面对偷走我们作品的窃贼,我们应当站到一起,义正辞严地警告他:住手,这是我们的权利。”(《讨百度书》)。继而,双方开始谈判,不料谈不拢。于是,五十位作家乃写信的写信、表态的表态,甚至威胁可能去示威或采取集体诉讼云。(新华报业网,2011-03-29)

  二流作家需要工会

  我从来没听说托尔斯泰或者巴尔扎克,或者卡夫卡属于哪个作家协会。君特。格拉斯和赫塔。米勒都曾在班贝格当过驻市作家,今天才想起来,从来没有问过他们,属于哪个作家协会。

  我所在的德国上弗兰肯行政区,仅一百万人口,但是,那些二流、三流作家凑到一起,竟然四千多人。上弗兰肯行政区作家协会创建于1969年,它基本上是一个作家工会,加入协会者,可以享受“艺术家”社会保险(Künstlersozialkasse )。德国是全民社保国家,艺术家保险的保费要比其他保险公司的优惠很多。

  行笔到此,我做数学计算:一百万人口,四千多作家。若按此比例换算,中国十五亿人口,应该六百万作家,若每人每年出版一本书,那么中国的文化市场是多么的丰富。我再换算一下,若六百万作家,给他们发工资、定级别、发奖金、分房子、报销差旅、医药、困难补助各色费用,那要花费多少农民工的血汗。

  所以,中国就不是六百万,而是六千多作家,很符合具有中国特色的“国情”。

  德国政府鼓励文艺自由创作,因此,1983年把艺术家社保纳入德国的法定保险系统。

  在德国,Künstler und Publizisten(艺术家、新闻记者、作家、时事评论员等)就是一个独立的“老板”,艺术家社保者在退休保险、医疗保险、护理保险等方面,享受法定保险相同的待遇,而只需交纳一半的保费。按照德国的法定保险规定,上述法定保费,雇主和雇员各缴纳一半,在艺术家社保系统里,雇主的那一半由政府承担。也就是说,作家、艺术家自己给自己打工,而在社保方面,政府又成了他们的“老板”。

  笔者在经营餐馆之前,曾享受艺术家保险。要进入这个系统,需要经过一整套的申请和审核过程。(另文详述)

  德国作家协会的另一个重要职能是,保护作家的权益,比如当某某作家与出版社发生纠纷时,往往需要作家协会出面说话和声援;此外,德国作家协会还是一个“感情交流”机构,通过这个平台,这些二流、三流作家们自己相互沟通、相互取暖,也凭借这个平台与国外的作家“发生关系”。

  鉴于如上情况,已经回答了为什么海外华文写作“阴盛阳衰”,最简单的概括就是,妻子依靠丈夫的社会保险。

  在海外坚持用中文写作的作家,没人给他们发工资、定级别、发奖金、分房子、报销差旅、医药、困难补助各色费用,为什么还需要和存在那么多华文作家协会呢?我想,这些“空架子”,基本上起着“以文会友、相濡以沫、提携后进”的作用。也就是说,海外的华文作家协会基本上是,“写稿佬”(香港话)自己相互取暖的机构。海外中文作家,若不加入当地居住国的作家协会(哪怕是二流三流作家),中文写作者的权益就很难得到保障。

  旅居海外的中国人,不论从事哪个行业,都需要情感,更需要心灵相通的在精神上相互搀扶的兄弟姐妹。因此,漂泊者常常借助文学,来表达自己在异域的情感和经历,他们的写作,尽管逐渐形成了世界文学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但是,基本上还只是流散对故土的眷恋(忆苦),或对所在国风光的写实(思甜)。

  到了异国他乡,在中外文化的比照中,若你不谙熟居住国的语言和文化,你就很难感受到中外文化的差异。只有感受差异,才能回望“自己”,反思“自己”,在回望和反思当中又进一步发现“自己”。中文作家中,高行健、白先勇、赵淑侠和龙应台,在差异文化中,善于比较和发现“自己”,因此,隐秘生命的魅力,就表现在他们所创作的作品里。

  高行健学习法语出身,八十年代末定居法国,白先勇和龙应台都是西学出身,是学英美文学的,赵淑侠则留学欧洲,学美术设计。他们的共同点是,谙熟居住国的语言和文化,在中西文化的巨大差异中,激活“自己”,寻求一种自我的文化归属。

  具有中国特色的作家协会

  上次在维也纳开会,遇到国内来的中国最大刊物的总编辑,我问他:“国内现在还有按月支薪职业作家吗?”

  “废话!不领薪水,能叫作家?再说,枪杆子笔杆子,我党什么时候放弃过?什么时候说过要放弃?”

  王蒙说,中国作家协会直属中共中央宣传部,第一,中国革命的不二法门是实现人民的包括作家的革命化、组织化与革命的人民化(大众化、工农化)。第二,革命政党也极其重视文学在发动革命、动员人心方面的作用,这种重视是无与伦比的。第三,有苏联的榜样。第四,通过作家们的革命化来实现全国人民的革命化。第五,作协给广大作家的服务也是无与伦比。除了社會主義国家,再没有这样的作协(给作家)发工资,定级别,发奖金,分房子,报销差旅、医药、困难补助各色费用,组织评奖发奖,组织出国对外交流。[1]

  王蒙从来不认为,文学界是一片光明神圣,他从来不认为,作家们都比政治家更懂得政治,他反而认为,作家应该反过来影响与带领政治家。身份不一样,思路不尽一样,用语也常常不一样,一点也不奇怪。王蒙认为,一个潜心写作的作家,不可能是危险人物,不可能是颠覆势力,不可能是成事不足坏事有余的政治投机丑类。文艺问题的是非得失,只能通过从容的讨论即文艺批评来解决,而且往往一时难于得出结论,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文学史上的未决公案永远多于所谓定论。越是强调是定论,越有机会某一天被搅个人仰马翻。(同 [1] )

  我找出中国作家协会的(百度)名片: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各民族作家自愿结合的专业性人民团体,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是繁荣文学事业、加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社会力量。中国作协是一个独立的、中央一级的全国性人民团体。现有团体会员39个, 个人会员6128人,基本上荟萃了我国文学界的人才精华。其主要任务是:组织作家学习馬列主義、毛泽东思想和鄧小平理论,学习党的方针政策。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果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说理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各民族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促进各民族文学的发展。增进同台、港、澳地区和海外同胞中作家的联系,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等。

  (作者谢盛友You Xie ;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海外作家如何维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