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凌云:中小企业不堪税负之重

  通胀系数的微弱变化,可能意味着数千万企业家命运的动荡。尽管中国经济“蒸蒸日上”,但中小企业却日益感到窘迫。

  20年前,中小企业还能依赖廉价的人工和原材料,在短缺市场卖个好价钱,以此获取比较不错的利润,对税率的承受能力还比较强。但随着国内资源和人工的高涨,供应过剩导致的价格战不断升级,企业的利润越来越低,增长的利润日益被税负抵消。对抗高涨的企业成本,减税不一定是最有效的财政手段,但往往是见效最快、惠及面最广的一剂“解药”。

  一个老板的税单

  2002年,吴路大学毕业后进入深圳一家大型IT公司任职,拿着每个月5000多的薪水,志得意满。2008年底,工作6年的吴路,虽然已成为部门主管,月薪近万,但他发现自己可支配的金钱越来越少。

  吴路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当年税前应发工资是9800元,扣除养老保险784元、医保196元、失业保险98元、住房公积金1176元、个人所得税734.2元,拿到手的工资是6811.8元。吴路对这样的收入并不满意,“每个月要交3000多元的房贷,水电和物业管理费加起来也有700多元,剩下不到3000元的薪水,只够吃饭了!”

  吴路认为,当老板就会“从容一些”,于是决定创业。想不到,他面临更重的税负以及更艰难的困境。

  2009年的春节,吴路向父母借了50万,和两个朋友一起在深圳开了一家披萨店,注册资金150万,前后投资共300万。吴路在创业之初就打定主意要做一家规范的公司,他认为只有与国际接轨企业才有做大的可能。两个合伙人中正好有一位是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经济学硕士,于是这家披萨店和传统的小商户不同,一开始就制定了规范的财务制度。讽刺的是,恰恰是这种思路,让他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吴路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详细的公司账目,一份全英文的Excel表格,每个月的现金收入有15万元左右,食材的成本接近5万,再扣除5万元人工和1万多元的租金,税前收入仅剩下3.5万元。交完5%的营业税7500元,城建税(营业税的7%)525元,教育附加费(营业税的3%)225元,地方教育附加费(营业税的2%)150元,堤防税(营业税的1%)75元,税后营收为26525元。

  除了税收,吴路的披萨店还得交各项杂费,他提供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工商年检费300元,垃圾清理费1200元,环境卫生评估费200元、消防许可费300元,员工健康证费用1500元,等等,一年的费用接近4000元。

  “一个月税收8000多元,税率差不多是23%,净利润只有2万多,平摊下来每个人拿到手的不到1万,这样的‘分红’还是税前收入,如果再申报个人所得税、交完各种保险,和打工也差不多了!”

  高成本时代

  虽然税费和杂费有点重,但还不足以影响吴路创业的信心,可飞涨的人工和原料价格彻底击垮了他。谁也没料到,2010年一轮迅猛的涨价潮,披萨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了20%以上。吴路对CPI指数开始敏感起来,“虽然统计局公布的CPI指数只是个位数,但我感受到的却是两位数的增长。”此前,吴路从未感受到统计数字对个人生活的影响,这一次他有了切肤之痛。

  食品价格就像火箭一般往上升,你只能眼睁睁地为此埋单。成本增加了20%,吴路却不敢擅自涨价,因为再涨就和必胜客的价格差不多了,“比必胜客还贵,谁还来这吃?”

  与原料价格高涨相比,更让人难以拒绝的是员工开始要求加薪。

  吴路的公司雇佣了20多名正式员工,此外还有20多名兼职人员,去年深圳的最低工资是1100元,如果深圳籍的员工,公司还需要为他缴纳各种社保,每个月的人力成本大概是5万元左右。

  “交完税和各种杂费,每个月只能赚2万多,原本利润就低,如果再加薪只能亏本了。”2010年底,吴路陆续接到员工的辞职申请,“因为工资太低,生活成本又高,过完春节,有些员工就不准备回深圳了,觉得没有意思。”但重新招募员工更难,“招聘广告贴了一个多月,还没招到员工,都嫌薪水太低。”

  2011年1月31日,吴路和他的两个伙伴做了一个痛苦的抉择,他们决定结束公司,重新找工作做回上班族。“做实业不容易,300万元就这样没了,还耗费了我们两年的光阴。”吴路说,如果两年前拿着这300万去炒楼,一定不是如今的结局。

  今年4月1日,深圳的最低工资标准再次上调,由1100元增加到1320元,全国最高。

  在通胀高企、人工飞涨的经济情势下,像吴路这样,没有商业经验却拿着300万元投身实业的人并不多见,大部分有实力有资金的小老板们,更多的是炒楼、炒股、“持币观望”,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个时候只能咬紧牙关挺过去。

  今年一季度GDP增幅达到12.5%,经济情势一如既往持续走好,但CPI也一路高涨,3月份涨幅高达5.4%.虽然众多的经济学家反复强调,我国的物价总体可控,但经济学家的过分乐观并不能改善中小企业苦苦挣扎的困境。虽然有经济学家表示,相对于12.5%的经济增幅,6%的通胀率是企业可承受的,但小企业的感受却并不相同,尤其是微型企业,即便是抽象的6%人工增幅和6%原料成本上涨,也可能意味着小企业的绝对亏损。

  6%的人工增幅,或许远远大于6%的原料价格增长,中小企业必须获得超高倍的利润率才能抵消这些数字的疯长。如果中小企业的利润增长空间继续被国企压缩,那么,贡献了中国税收总额50%的中小企业恐怕又将遭遇一轮“倒闭潮”。

  在高成本时代,企业利润增长有限,为让中小企业能够生存下去,维持现有的就业岗位,政府必须出台相应的财政政策,减税迫在眉睫。

  减税惠民

  黄慧如的故事就有些讽刺。她的成功经验只有3个字:“钻空子。”

  去年,黄慧如开了一家专营进口护肤品的小店,雇佣了两名员工,每个月的营业额有10多万,利润平均在3万左右,因为是按照个体工商户注册,没有完整账目,不需要查账缴税,纳税定额是5000元。按照3%的定额税率,每个月只需交150的税费,再加上城建税10. 5元,教育附加费4.5元,堤防税1.5元,一个月的总税额为166.5元,扣除房租,还能赚2万多。

  黄慧如的聪明之处在于,虽然收入不错,但她并没有打算扩大规模,因为一旦注册公司,年收入超过80万,财务就必须规范,也要按一般纳税人交纳17%的增值税。“如果注册公司,接受查账缴税,完全按照实际营收额交税,一件单品要贵20%以上才能保证现在的利润,那我只能关店谢客了。”这说明,个体经营者的利润一部分来源于偷逃的税款,完整的账目反而成为正规企业利润的“黑洞”。

  今年,中国的GDP和政府财政收入继续大幅增长,但企业普遍困难。据工信部数据,今年前两个月,规模以上中小企业亏损面达15.8%,同期增长0.3%,亏损额度增长率高达22.3%.而这仅仅是规模以上企业的经营状况,工信部表示,规模以下的小企业,亏损情况可能更加严重。

  与此同时,今年一季度政府财政收入增幅达到37%,中小企业对税收的贡献高达50%.这意味着通过税收,中小企业的利润进一步被压缩。政府同时还出台各项措施,要求企业提高工人工资,人保部刚刚向公众表达了5年内实现工资翻番,未来5年每年增长13%的决心。

  在通胀高涨、经济预期下行的危机之时,通过大规模的减税应对企业经营状况的恶化,是大多数国家普遍采取的一种手段,许多国家都把中小企业的减税政策放在优先位置。目前,奥巴马正强力推行他的“就业抵税”减税政策。美国的失业率高达10%,为了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奥巴马政府考虑对来年增募新人的企业施行税收抵免。自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奥巴马政府已经数次延长减税计划,频繁出招减税,惠及98%的美国民众。

  反观中国,自2008年以来还未曾出台过普惠的大规模减税方案。因为中国现行税制的约束,地方政府并无税制的决定权。税收减免应该是一项普惠的政策,但在现实的操作层面上,大多是出台一些细小的补充规定,修修补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陈小姐是广州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财务人员,她向记者表示,虽然从事财务工作10多年,对各项规定都相当熟悉,但她经常都要浏览税务部门的网页,从国家税务总局到省税务局,甚至区一级的税务局网站,都需要时时关注。“国家经常出台补充规定,地方也常出台各种文件,如果不经常学习新政策,企业会多交好多税。”

  对于中小企业的经营困境,地方政府希望有所作为。广东省中小企业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税收优惠是国家层面的措施,省级部门很难有所作为。“我们主要是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管理,很难在制度上进行支持。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广东省政府相继出台文件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比如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104号文,提到了8项税收优惠政策,但其实这个只是我们对国家税收优惠政策的一个归纳整理,并非新推政策。”

  中小企业发展有四大难题:融资、土地、人才和税收。前三个难题,地方政府可以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但在税收问题上确实无能为力,而减税对中小企业的效果又相当显著。“即便是对现有税务优惠政策的归纳整理,2009年一年,广东中小企减少的税款也高达30多亿元。”广东省中小企业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所谓关键领域,关键环节,就是税制,中小企融资困难,资金短缺,如果能够给予相应的税收优惠,中小企的资金困境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错位的税收

  中国经济数据的“三高”已持续多年,财税收入和GDP、CPI一路赛跑,自去年突破8万亿大关之后,中国已然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富裕国家”。但与国家的“幸福感”相比,焦虑不仅在底层民众中蔓延,原本就不够“壮大”的中产阶层,包括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家也愈发感受到生活的窘迫。

  通胀带来的生存压力,最明显的是食物价格的上升。而让餐厅老板发愁的是,虽然价格涨了,亏损的额度可能更高。广州一火锅连锁店经理向记者解释,“200元的定额发票,需要交8元的税点,加上其他的税费一共是18元,涨到240元则需交9.6元的税,再加上5%的营业税及附加税种,一共得交21.6元的税。”这个税费比涨价之前多了3.6元,涨价的40元根本不足以抵消食材成本的上涨,却还要多交3.6元的税,一天下来就得多交近1000元的税。“所以现在我们都尽量避免给发票,送一袋米或一小壶油都比开发票划算。”

  在纳税的同时,我们也在为隐性的税收埋单。比如日常生活所必须的面包、馒头、牛奶、白糖等“工业产品”,生产厂家需要为此交纳17%的增值税、25%的企业所得税和5%的营业税,并同时在营业税额度上再增加7%的城建税、3%的教育费附加、1‰的印花税、1%的堤围附加费以及2%的地方教育费附加。如果再加上工会费、工商年检费、垃圾清理费、环境卫生评估费、消防许可费等各种非税费用,企业利润所剩无几。17%的馒头税还只是一个最基本的税额,如果将其他税项加入,我们为馒头交纳的额外费用可能超过30%.

  佛山一家生产铝卷材的工厂设立了占地近700亩的铝板生产基地,年销售额达到10多亿,仅以5%的营业税来计算,税费达5000多万,25%的企业所得税、土地增值税等税项还未被列入。去年以来,原料价格高涨,但产品价格上升的空间也不多,企业扩大规模后利润率反而下降。虽然利润下降了,但因为产品价格在涨,企业的总营业额也在涨,因此交的税费也一同在涨。“如果公司亏损,企业所得税不用交,但营业税和其他税种照样得交,土地增值税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且额度还在不断提升。” 公司负责人对增长的税务成本感到无能为力,“隐性的税收很难一时解决,各种税收优惠也太复杂,不一定适合我这个行业,而且也要向税务局申请核批,战线太长。如果在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部分直接降低税率,效果就很明显。”

  考虑到地方财政的不均衡现状,非普惠型的税收优惠效果并不明显,而且因为征收体制的问题,容易造成权力寻租,反而恶化企业税收的不均等痼疾。比如各地普遍实现的出口退税政策,因各地财力不同,落实情况有很大差距,不利于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因此,普惠的减税政策——降低税率可能是当前比较适应国情的一种税收优惠措施。

  但就目前税率调整的现状而言,个人所得税起增点的调整都面临各方利益博弈的复杂局面而困难重重,涉及面更广涉及金额更大的企业税率,下降的空间又有几何?

  文|本刊记者 |毛凌云 发自广州、深圳

  来源:南风窗

  作者:毛凌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小企业不堪税负之重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京酱肉丝 说:,

    2011年05月17日 星期二 @ 12:37:30

    1

    各种证比税和费更厉害

    回复

  2. 毛泽西 说:,

    2011年05月17日 星期二 @ 15:05:38

    2

    无代表,不纳税!偷税有理,逃税无罪!

    全民从经济上打击流氓集团的非法压榨!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