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明:网络时代的隐士

  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在软件公司、媒体业、投资银行等“热门行业”里,确实出现了一批隐士族。

  九成“隐士族”是男士,因为对网络上瘾的人中,男性占86%,女性只占14%;认为网络恋爱“很浪漫”的人,男性占75%,女性只占25%;认为在网路上驰骋,就像驾着凯迪拉克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一样,给人不能自拔的兴奋感和愉悦感的人,男性高达93%,女性仅占7%。

  女性成为“隐士族”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因为女性天生易于在人际交往中收获成就感,她们喜欢开放式的娱乐,并不喜欢向隅而坐式的娱乐(如上网及与电脑下棋),这就决定了可能成为“隐士”者,多为25—35岁之间的男士。

  

  工作与娱乐界限模糊的群体

  “隐士族”是这样一类人:他们不懂得动静结合,他们乐意一天十三四个小时坐在电脑椅里,与电脑对话。其中,完成在职工作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8小时,但过后他仍会像没吃够糖的小孩子一样赖在电脑身边。他们一边玩一边工作,是职业与娱乐界限模糊的人,离开了电脑他会觉得空前无聊,老天,他不喜欢打网球,不喜欢看电影,不喜欢参观博物馆,不喜欢旅游。他的“走四方、看西洋景”的方式是从网络里把最新网球排名、电影明星的写真照片、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及昆明世博会的资料统统调出来看一遍。他说,“我的娱乐方式最节盛最有效。”

  他有网络瘾。而且,因为长期缺乏活动,他不是长得很胖,几乎买不着名牌腰带,就是干瘦、消癯,只有两只按键盘的手,显得灵气十足。

  他的母亲、妻子或女友评价他的唯一话题是“他很懒”。而他的同事说,不,不对,他是我们这里的“超级辞典”。一个从不出门而眼界开阔的人,怎么称得上“懒”?

  他是一个挺矛盾的多面体。

  “隐士族”的衣食住行

  “隐士族”的另一特色,就在于其生活方式的独异性。以“衣”为例,“隐士族”与其追逐名牌的同龄人即截然不同。他的观念里,从没有什么“品牌是气质与身份代言物”的概念。他总是穿寂寂无名的品牌,甚至是一些没牌子的纯棉衣服, 他的T恤或毛衣大得像米口袋一样,裤管肥得像超级吸尘器,脚上蹬一双踢死牛的百折不毁的圆头皮鞋。他所需要的,是透气、随便与舒适。

  “隐士族”的一日三餐也颇具特色,他们难得开伙,总吃盒饭,最现成的烹饪手艺是加工微波食品。

  

  “隐士族”的婚姻状态

  一位在婚介所工作的残疾女士奇怪地说,有些玩电脑的小伙子,长得不“困难”,收入更不“困难”,偏偏二十八九岁还谈不成女朋友,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是当事人,当然无从领略“隐士族”的性情缺憾,不少与“隐士族”谈恋爱的女孩惊呼——我不想做电脑寡妇。你到底想跟网络结婚,还是与我这个人结婚?

  一位与月薪4000元的“隐士”结婚的女士列举丈夫的不可容忍之处:毫无浪漫心态,不记得她的生日和结婚纪念日,经提醒后,给她送的“礼”是——一张网络虚拟贺卡、一束存在网络里的“假玫瑰”;半夜三点钟爬起来上网,与“狐狸、野狼”们在网上神聊,一上网整个人就“有电”,一下网就“没电”,以及,永远在单位“加班”不按时回家,却还不是因为有“外遇”。

  难怪“隐士族”80%以上要在28岁以后才能成婚,而结婚后夫妻融洽相处又很难。

  同时,在25岁以上的未婚“隐士族”中,竟有20%以上的男士认为,结不结婚无所谓,另有一成半男士认为,至少目前还没有迫切的结婚欲望。高达八成的男士认为,结婚给他们带来的,很可能不是愉悦与依恋感,而是连绵不断的冲突。

  一位婚姻学家认为,约有三分之二的“隐士族”的婚姻需要经过很好的协调。他告诫“隐士族”的妻子不要硬性逼丈夫与电脑“决裂”,“那样只会引发逆反心理。”他所知道的最机智的手法是:一位妻子知道丈夫已不习惯面对面的交流,她就从外面闯入丈夫的网站,要求直接与他对话。在一个月里,她变幻种种美丽的假名,与他在聊天室里见面。她丈夫总能一眼认出来,她是同一名“网友”,最终,他们互致电子邮件,成为知己。她至今未说破这一秘密。妻子也上网的好处是,第一,她从一名局外人进入网络世界,品尝到网络的精彩之处,对丈夫和网络的敌意随之减轻;第二,她终于找到了一条与丈夫进行精神交流的捷径。

  这位婚姻学家安慰妻子们,“隐士族”不可能永远是“隐士族”。随着阅历的增长和心智的成熟,“隐士族”终究会明了,他生活中最珍贵的是什么。他终将感受到——

  网络的人情味终究是有限的。何以要天天琢磨着与它来嘲爱情长跑?

原载[生活时报]

  作者:华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网络时代的隐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