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人性在慢慢回归

  5月24日,偶然在网上看到转有在文革中曾殴打老师的红卫兵(现在已六十多岁了),公开给当年被自己殴打过的老师(现八十几岁)写了致歉信,慈祥的老师回信说“孩子,这不怨妳们,……”,使人非常感动。这虽是迟到(太迟到)的道歉,但正因为如此,才使人觉得不容易。

  中国上千年的封建专制,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奴性,我曾写过一篇短文《士大夫在奴性中死亡》「《中国报道》(电子杂志)第341期(期号785)2004年2月24日。收入(庆祝国庆55周年及纪念鄧小平诞辰100周年出版大型系列文献《共和国的辉煌*理论成果卷》)2004年10月北京。收入《创新与发展论文荟萃》2004年北京。《古今艺文》(台湾彰化)第三十一卷二期2005年2月。《智识学术网——思想热点》2005年7月3日」。其实,死亡的何止是士大夫啊,死亡的是全民;一直到鲁迅先生时代,还有让先生永难忘怀的’争吃人血馒头的场景’呢。

  这后来,在大讲特讲階級斗争的鼓动下,更有文革的全民疯狂(在下就因为响应号召在1957年的鸣放中,作为一个青年学生在班级会上说了“学会尊重人,把人当做人”一语,就为此负罪终身了)!近几十年的疯狂动乱,至使时至今日社会问题突显:大面积的权力腐败,两极分化,民众生活维艰,社会问题众多,处处是陷阱,事事有欺谝,社会动荡不安,维稳的经费已超过国防经费;深层次的问题在于:道德沦丧,诚信缺失;温总理在谈及房价问题时也呼吁“房地产商的血管里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几十年来大搞階級斗争,六亲不认,不择手段,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你死我活,你争我夺,……等人类最原始的兽性已成为社会之习惯。历来是以保护干部极积性为由,对众多冤假错案,不敢面对,欺骗影暪,即使万不得已要纠正平反时也是从不追究个人责任的,这就大大地保护了乱整人,致使不说假话办不成事,如此日积月累,形成人性的泯灭,良知丧失!就是俗话的“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个别人,少数人,个别事没了良心这不奇怪,要是多数人,几乎是全民都疯狂了,都习以为常了,都’争吃人血馒头’了,这就是社会的溃烂了!

  君不见:当年巴金老人觉醒后的真话,他以血和泪提倡的’文革纪念馆’到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尚无踪影,季老在《牛栅杂忆》中等待吃人者及其帮凶们一句真话,却到死也没有等来,这是多么地悲惨啊!今天人性回归是这样的困难,就更加说明了,当年人性的氓灭是多么地彻底啊!人性的彻底泯灭,就导致社会的彻底溃烂!人性的回归,道德的构建,是在于每个人的自觉与自律。

  在这样的背景下,所以我说这封公开的致歉信是多么的可贵啊!学会道歉,就是学会尊重他人,尊重他人也就是尊重自己;真诚地道歉,也就是自己人格的升华(对一个人来说是这样,对一个组织也是类似,要平反就必须真诚地检讨与反省,认真地道歉与理赔)。它当然只是一个开始,我们期盼有更多的人能有更深的觉醒与反思,全民的’站起来’,才能完成整个社会的人性的回归,才能在古老的中华建立起人权、自由、民主现代文明。只有到那时,才能说得上民族的复兴,才能溶入现代民族之林,才能是真正的大国,强国,民国。(6月1日)

  附一篇网文:

  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头版的标题是“历史深处的来信——四十四年后,终于有红卫兵公开道歉了”。文章报道了一群当年殴打老师的红卫兵向当年被打的老师道歉。几位被打的女老师现在都80多岁高龄了,当年的学生都60岁了。再不道歉,当年的被迫害者与做恶者就都要太老了。据官方数据统计,仅在北京市被红卫兵打死的人数就达1772人,民间的数据要高出几倍。这几位老师在暴力狂潮中侥幸逃得性命,而她们的一些同事则进入了死亡名单。郭灿辉向《南方周末》记者提及当年对女教师李煌果全部两次伤害的细节:剃阴阳头,从家里揪出来跪在10厘米宽的木板上殴打。这些事情他从未对家人和朋友提及,“这是地道的耻辱”,在北京魏公村的一家咖啡馆,他终于敞开心扉。当年参与打人的红卫兵给老师写信表达了忏悔之情,

  84岁的程壁老师接到自己学生的道歉信后非常感动,她在回信中说“你们也是受害者,那时不懂事的孩子跟着起哄,懂事的孩子也有压力,怕跟不上形势,怕犯错误”。老师原谅的学生,81岁的关秋兰说,账不能算在孩子们头上,道歉固然好,不道歉也会有所反思。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两位老师仍沿用“孩子”称呼已年过花甲的学生们。一位学生写道“向那个年代所有死于迫害的人鞠躬致哀,向所有不放弃追求坚强地熬过政治迫害的前辈鞠躬尽瘁”,另一位女生在信中说“这一页历史不能就这样不清不楚地翻过去了”。很多恶行是难以置信的,已经怀孕的刘美德被红卫兵剪成了阴阳头,强迫她在操场上爬行,把地上的污物强塞到她嘴里,用包有塑料皮的金属条打她。另一名正在爬行的女教师被一个红卫兵用军用皮鞋碾踩。卞仲耘、胡志涛、刘志平、梅树民和汪玉冰五名教师被活活打死,跪在地上用带钉子的棒子打死,用锅炉房里提来的开水烫死。美术教员陈葆坤被丢入喷水池中打死,初中女生吴芳芳不小心弄坏了领袖的纸像,被毒打后与陈葆坤的尸体关在一起,以致终身精神失常。从申小珂的致歉信中看得出,目前公开忏悔的都是犯错不大,没有命案的人。但更多的人在过去四十四年里保持了沉默。一些人仍然坚持当年革命的正当性,他们从暴力的行为中得到很大的欢愉。直到现在,不但极少有人向受害者道歉,而且有些人还衷心缅怀那一段时光。看到这里,我的心被震撼了。我想到那些无辜死难的同胞,想到网上那些死不悔罪的老左派,那些沾满同胞鲜血的家伙对那个罪恶年代无比怀念,在今天竟然把自己装扮爱国者和所谓的公平正义的代言人,稍微懂点历史的人还能相信他们的谎言吗?一位学者问《南方周末》记者“我们对受难的同胞做了什么?我们建立了怎样的记忆?我们是否为他们讨得正义?”。我要说没有,作为一个网友我很清楚。例如,老左派不但不悔罪,对坚持正义的网友百般辱骂。他们不承认历史事实,一律说是造谣,百般抵赖。在真相的基础上走向民族内部的和解是《南方周末》的希望,这其实也是我一贯的主张。强国论坛的网友和斑竹可以看看《南方周末》的这篇专题报道。对我们了解历史,分辨善恶是大有裨益的。为中得到很大的欢愉。直到现在,不但极少有人向受害者道歉,而且有些人还衷心缅怀那一段时光。看到这里,我的心被震撼了。我想到那些无辜死难的同胞,想到网上那些死不悔罪的老左派,那些沾满同胞鲜血的家伙对那个罪恶年代无比怀念,在今天竟然把自己装扮爱国者和所谓的公平正义的代言人,稍微懂点历史的人还能相信他们的谎言吗?一位学者问《南方周末》记者“我们对受难的同胞做了什么?我们建立了怎样的记忆?我们是否为他们讨得正义?”。我要说没有,作为一个网友我很清楚。例如,老左派不但不悔罪,对坚持正义的网友百般辱骂。他们不承认历史事实,一律说是造谣,百般抵赖。在真相的基础上走向民族内部的和解是《南方周末》的希望,这其实也是我一贯的主张。强国论坛的网友和斑竹可以看看《南方周末》的这篇专题报道。对我们了解历史,分辨善恶是大有裨益的。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人性在慢慢回归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