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立果:温州模式死于政府掠夺之手

  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是一只掠夺之手,它是温州模式走向衰落的直接力量

  温州的企业倒闭潮越闹越大,越来越多的企业家选择了抛弃厂房设备跑路,也有企业家选择了跳楼自尽。这让我们联想起政治教科书里说的“经济危机”。事实上,本来这场危机是可以避免的,因为许多学者、机构在今年四五月份的调研都表明,这是一场比2008年还要严重的中小企业危机,需要政府采取针对性的救助措施,但由于政府讳疾忌医或者闭目塞听,总之像鸵鸟一样把眼睛和耳朵埋在沙漠里,任凭事态发展,才酿成今日之祸。温州企业家的跑路和跳楼,标志着中国这一自生自发于20世纪70年代的温州模式,正在衰落。温州模式留给中国的除了少数几个知名的大企业如德力西、正泰、人民电器等,大多数温州企业可能永远只能以中小企业的身份继续生存或死亡。

  温州模式兴起于地方政府的不干预

  温州这个海防前线的一个穷乡僻壤之地,居然成为一种经济模式,实在出乎中央计划者的意料,因为中央既没有给温州配置诸多政策资源,也没有建设许多国有企业。但恰恰因为缺少了中央政府的直接干预和管制,温州这种以工带农的“小商品大市场”模式才可能得以发展。阅读温州经济发展史,不难发现温州民营经济即使在计划经济鼎盛时期也有相当程度的发展,这与地方政府的“无为”和变通有很大关系;文革结束后,除了1984年前后遭受的短暂挫折(八大王的冤假错案)外,温州民营经济三十年来高速发展,地方政府则完全扮演了一个自由市场经济中“守夜人”的角色,比如只打击假冒伪劣,不干涉企业内政。因此温州模式的实质是“民有、民营、民享、民富”。这种市场经济中的“政企关系”是今天许多经济学家仍然梦寐以求而不得的。“无为而治”的政府管理,最大限度发挥了温州人血液中的商业文化基因和企业家精神,不但使温州经济成为一种模式,更使得中国制造的商品畅销全球各地,从而成为中国最早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企业群体。

  温州模式被逼无奈之下转向虚拟经济

  温州模式的基本特征有三。第一是具有无可比拟的创业精神。不夸张地说,除了军火贩毒,天下没有温州人不敢干的生意。活跃的创业精神是市场经济永葆活力的必备条件。第二是做实业。温州人从做五金电器、制鞋、汽配等小商品制造起家,逐渐将生意扩展到诸多制造业门类,但总而言之是辛苦并踏实地做实业。第三是勇敢闯荡全球市场。温州人绝不局限于浙江市场、中国市场,相反而是勇敢闯荡世界各地,销售中国商品。这三点成就了温州模式,成就了中国制造在全球范围内的盛名。

  但进入本世纪以来,温州模式发生了很大的转型,即企业家不再专注于实业,有的甚至不再做实业,而是转向了虚拟经济部门,包括炒房产、炒农产品、做PE.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温州企业的倒闭破产、企业家的跳楼是活该”的原因,因为他们不踏踏实实的干实业。这话对于温州企业家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营商环境太差了,利润太薄了,做实业太难了。举一个例子,2007-2010年间,中国企业500强中的近300家制造业企业的营业收入总和都占到500强总和的40%以上,而利润总额却只有500强总和的30%左右。相反同一时期,我国最大5家国有商业银行(工农建中交)的营业收入总额均只有500强总和的6%左右,但它们的利润总和却已经占到500强总额的27%左右。实业部门与银行部门存在悬殊的利润差距,长此以往,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流出实业部门是一种必然。

  温州模式死于政府的掠夺之手

  从概念意义上来说,温州模式从做实业转向做短期炒作、做金融,就意味着温州模式的死亡。第一,这说明温州创业精神的衰落。创业是艰难的,温州富二代没有几个愿意做累死累活又不挣钱的实业,而都愿意做来钱快的炒楼团,创业精神被侵蚀。第二,说明做实业是挣慢钱,但是企业家精神的完整体现;炒楼炒股是挣快钱,是短期投机行为,无关企业家精神。第三,2008年金融危机严重打击温州制造业,温州制造业的国际化也基本止步于“进出口贸易”。

  然而,温州模式的死亡不仅在于概念层面,更是实质性的。2011年以来,我国采取了名义上稳健、实际上紧缩的货币政策,直接冻结了数万亿商业银行信贷资金,也使温州企业赖以生存的民间信贷系统面临崩盘。据报道,目前温州至少有80多家企业老板逃跑或倒闭,9月份发生26起,3名老板跳楼自杀。尽管官方尽量淡化这种危机的存在,同时试图亡羊补牢,但是无论如此,温州模式的衰落已经不可逆转。

  第一,温州模式的先天优势已不再。温州模式是在满足计划经济造成的商品短缺而崛起的,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为其提供了基础优势。这是温州商品能够畅销全球的基本原因。但是近年来温州模式赖以成功的先天优势已经逐渐失去,中国进入了高成本时代,尤其廉价劳动力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没有了低成本,温州制造何以生存和发展?

  第二,温州资本没有投资出路。现在一方面是温州中小企业很“差钱”,融资难,另一方面却是温州商业银行存款达到7000多亿元,周转于各地房地产市场、农产品市场、收藏品市场、PE市场的流动资金更数不胜数,充分说明温州庞大的资本没有投资出路,只能“流窜”于各种投资品市场。必须指出,温州资本不是不想转型升级,不是不想投资,但体制障碍总是无法逾越。所谓玻璃门、弹簧门都是假象,真相只有一个就是垄断门。国务院的新老36条是个好东西,但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国务院一年发布上千份文件,各部门和各地方政府又都是“条条”和“块块”的利益主体,谁又关心这两个文件的落实情况呢?何况它们又不是法律!

  第三,政府的“掠夺之手”雪上加霜。市场经济讲究一只“看不见的手”,即市场规律,但我国政府处处强调一只“看得见的手”,即政府干预。这只“看得见的手”到底是一只什么手呢?它支持的是逆世界潮流而动的“官办经济”,而不是“民办经济”,因此温州模式仅仅是一个区域性的经济模式,难以成为主导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它制定了高昂的税负,使中小企业尤其制造业企业负担沉重;它制造了掠夺性的“官办商业银行体系”,将实业部门创造的利润源源不断地掠夺进政府的腰包;它制造了垄断性的国有企业部门,它们控制着中国的钱流(商业银行)、物流(民航、铁路、航运)、能源流(石油、煤炭、电力)、信息流(电信、邮政),占据在民营企业的产业链上游,源源不断地吸取民营企业创造的财富;更不用说民营企业所遭受的“吃拿卡要”等无处不在的腐败行为。因此毫无疑问,这只“看得见的手”是一只掠夺之手,它是温州模式走向衰落的直接力量。

  作者:冯立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温州模式死于政府掠夺之手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李志宁 说:,

    2011年10月26日 星期三 @ 02:58:12

    1

    80年代初,温州经济如何“起飞”呢?温州的私企业主们,专门去“买”上海工厂里的次品和废品,这样就便宜多了,然后再把废品刷上漆,弄的外观很漂亮,冒充正品去卖。就这样,温州经济“发”起来了。这种温州经济,开了整个中国“假冒伪劣”经济之先,对“中国特色”可以说有莫大“功劳”。温州经济对于整个国家,不能提供任何重要的产品,对于整个国家的“技术进步”毫无贡献,只是搞些什么“纽扣经济”之类,但是很受到当时“国内经济学家”的肉麻吹捧,例如当时著名的中国社科院学者董辅礽,就是激烈的吹鼓手之一。

    回复

  2. 李志宁 说:,

    2011年10月26日 星期三 @ 03:32:57

    2

    其实,在所谓“温州模式”兴起后,浙江的名声就完了。80年代,浙江省曾经举办过全省的“假冒伪劣”产品展览会,结果,会上80%以上的“假冒伪劣”是温州产品。但是,当时真不知国家的“领袖”到底想把中国变成什么?这样的事情,竟完全不能打动“国家”,把这种不健康的东西推向全国实际上也毫无阻挡。现在想想,大概国家当时想的是:“假冒伪劣”有什么了不起,要让“少数人”在经济混乱中“富起来”,也就是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变成贪官污吏,他们的子女、亲属和二奶之类能够发横财,这才是治国大计!

    再说,反正官员们也不会使用温州的产品,谁用?管它呢!

    这样一来,突破口打开了,中国也就很快变成了“假冒伪劣之国”。

    以前曾经是美丽无比的浙江,现在已经是村村冒烟、处处污染,“假冒伪劣”大行其道的地方……

    回复

  3. 李志宁 说:,

    2011年10月26日 星期三 @ 18:31:35

    3

    温州出现大量资本家潜逃,又成了中国经济学者们的一个热门话题。

    不过,他们很难打中靶子,这是历来如此。其实,现在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并非是什么“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之类的问题。也就是说,根本不是什么“民营经济”还是“官营经济”这么一类问题。

    自80年代以来,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大量散布其“主流观点”,本质上,也就是邓时代国家的观点。由于主流学者们实际上受到领袖支持,并与官府利益一致,所以他们能够(有能力)使其“观点”弥漫全国,很少有人能逃得开这种对脑袋的侵蚀、并认真看出中国在花花稍稍现象下被掩盖的冰冷的实质。

    但是从普通民众的角度看,目前中国,在“政治民主制度”没有获得解决的情况下,很显然,中国国企和民企,就性质来讲,几乎没什么区别。也就是说,并非一个是社會主義,一个是资本主义。它们都是把多数人的血汗,转化为少数人的横财。

    中国主流学者几乎从来看不见“劳资问题”,甚至忌讳说到这个词。在中国的官方,也把“劳资关系”不伦不类地说成“劳动关系”。我认为,此次温州老板们大逃跑,真正受到侵害的,既非国家、银行、高利贷者,也不是资本家,而是那些劳动者。温州老板们开溜了,劳动者们所创造的“剩余价值”,也就不知滑到哪里去了。但是从网上看,很显然,学者们的同情,往往只是老板,或者是金融家,甚至是官员,却基本上没人谈到被雇佣的、那些穷苦的“劳动者”。

    (中国社科院退休研究人员 李志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