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卡扎菲的不归路

  8月22日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攻占的黎波里以后,卡扎菲成了丧家之犬,下落不明。人们推测,他不可能逃往国外。原因有二:一是多国部队的空中禁飞、海上封锁、陆上监控,他插翅难逃。二是世界虽大,但没有一个国家敢于庇护他和能够庇护他。委内瑞拉的查韦斯虽然表示过愿意收留他,可查韦斯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查韦斯一不出钱,二不出力,三不出谋,只看热闹。人们还进一步推测,卡扎菲人心丧尽,老百姓全是他的天敌,他在国内已经找不到安心立命之所。他只能四处躲藏,龟缩在隐蔽的地方苟延残喘。10月20日,上述推测得到了证实。据报道,当日上午,卡扎菲在试图转移躲藏地点时遇到空袭,藏身于一个公路涵洞之中,随即遭到逮捕。稍后,在押送途中被乱枪打死。

  卡扎菲被杀的消息一经传开,利比亚举国欢腾。各地民众自发走上街头,载歌载舞庆祝这个期盼已久的时刻的到来。卡扎菲的故事,到此落幕。

  从不同角度、不同场合拍摄的视频显示,卡扎菲是主动投降的。当时,他身佩手枪,一支金手枪。他的国防部长就在身边,手握枪支。但卡扎菲没有自杀,没有选择“杀身成仁”,没有选择“战斗到底”,没有选择“宁死不屈”,而是不断地叫喊“别开枪”,“别开枪”,然后成了俘虏。被俘时的卡扎菲形容枯槁、目光迟钝、表情猥琐、衣衫不整。卡扎菲被俘以后,遭到了一连串的侮辱和虐待,他被揪住头发,撕开上衣,拳打脚踢和鞋子抽打,最后身中数枪而死。死后的尸体在地上被拖行了很长的距离。最后,他的尸体停放在一家肉店冷藏室的水泥地上,供新闻记者拍照和受害者家属检视。

  10月20日卡扎菲上演的这一幕真人秀,是他四十余年政治表演中最具本色的一次。没有化妆,没有作态,没有导演,没有事先准备的台词。卡扎菲的“英明伟大”和“光辉形象”,利比亚人民对他的“无限忠诚和无比热爱”,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真实具体。这一次表演,让人们近距离看到了一个“国家元首”、“民族英雄”、“人民救星”、“革命领袖”、“阿拉伯雄狮”、“非洲强人”的真实面目,展示了利比亚人民的爱恨亲仇。

  卡扎菲曾经受到过人民的拥戴。1969年他领导的“九一革命”,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建立起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大权在握之初,他对人民许下了极具诱惑的诺言:“一切权力归人民”:“消灭剥削、消灭强权、赋予人民自由”:“我的梦想,就是让人民能够生活得富足,欢乐,浪漫和自由”。听了他慷慨激昂的演说,人们欢声雷动,雀跃狂欢。人民对他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希望在他的领导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

  然而,四十多年过去,卡扎菲家族积聚了1500亿美元以上的财富,利比亚人民却在贫困中忍受着剥削和压迫。人民没有民主,没有自由。言论和行动,生命和财产,通通没有法律保障。事实无情地证明,卡扎菲当年的许诺,都是十足的谎言。

  2011年2月16日,人民终于忍无可忍,走上街头,发出了要工作、要吃饭、要民主、要自由、反迫害、反独裁的呼声。

  卡扎菲不能容忍这种大不敬的行为,他毫不手软,使用武力镇压。他在多个城市公开绞死示威游行的学生;用武装直升机、战斗轰炸机和坦克对示威群众进行轰炸和扫射;一次性处死阿布萨利姆监狱1200名被关押者;公开处决政治异议人士,在电视节目中反复播放处决现场的实况录像……到2月20日止,卡扎菲的武力镇压造成示威群众300多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

  卡扎菲的倒行逆施,引发多国政府的公开谴责,利比亚近十位驻外大使宣布辞职以示抗议。但卡扎菲对世界舆论的警告和道义谴责不屑一顾,继续对示威群众进行武力镇压。3月下旬,终于招致联合国的制裁和北约的空袭。卡扎菲成了全世界的一只过街老鼠,成了利比亚的全民公敌。

  卡扎菲执政的42年,是卡扎菲日益疯狂的42年,是卡扎菲本来面目逐步显现的42年,也是卡扎菲在自己开拓的不归之路上昂首阔步的42年。从人民救星到人民公敌的历程,充分表明卡扎菲从来就不是什么革命者,而是一个利欲熏心、权欲恶性膨胀、与人类为敌的政治骗子。

  卡扎菲欲壑难填。自登上权力顶峰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在铺设自己的不归之路。他已经是利比亚国家元首,但他并不满足,他还要当阿拉伯领袖,当“非洲合众国”总统,要与美国一争高下;他统一了利比亚各个部族,但他并不满足,他还要发起“文化革命”,统一利比亚人民的思想,他的《绿皮书》人手一册,规定为一切学校学生的必修课;他是一国之主,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富可敌国,但他并不满足,他还要鸡犬升天,七子一女全都位高权重,控制着利比亚全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安全的命脉;他已经废除了法律,撤销了政府机构,但他并不满足,他还要把徒有虚名的“人民委员会”和“人民大会”取消,实行“人民直接掌握政权”,不让任何人享有一丝一毫的权力;他已经是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但他并不满足,他还要组建一个私人部队——“哈米斯旅”,由他的儿子哈米斯统领;他有一个由400名左右的处女组成的“亚马逊护卫队”为他服务,但他并不满足,还要设立一个700人左右的女兵营和一所“女子军事学院”,以便频繁更新他的“美女保镖队”……卡扎菲把这条不归之路越舖越宽,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最后通往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沙漠深处,一去不还。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卡扎菲的不归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