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流:谬哉,所谓发展阶段

  跟许多人一样,我也一直坚信历史总在曲折中前进,然而当我所见,无论是得利的当权者还是落魄的弱势者,都开始异口同声地把身边的一切苦难和不公,破坏和倒退归咎于一个简单而终极的理由——初级阶段时,我便不由地疑心,原来我所忠心的阶段理论如今竟成了谎言和谬论。所谓国情论者,其实不过是教人如何安心地贫穷和落后着,枯燥而乏味的政治课堂上的说教竟能发挥如此功效,这点也是我所始料未及的。历史何曾有过必然,即使有的,那也是在耗尽无数人的血汗后才完成了它的飞跃。幸福和自由也从来不会从天而降,只有那些勇于创造和索求的民族才配拥有她。事实告诉我们,几百年前贫穷落后的国家,如今还依然贫穷落后着,而只有敢于追求自由的西方文明才能为自己的国民(而不是抽象的国家)建设美好的家园,他们的今天也不大可能成为前者的明天,因为前者还依然陶醉在所谓的发展阶段的美梦里,他们期盼美好的未来却又不愿或不敢为之付出努力,历史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发展阶段。反观中国,分明是僵化的体制,贪官的温床,却要美其名曰通向美好天堂的开始;分明是人家的帮工,依葫芦画瓢的抄袭者,却要把责任推给历史,诉苦曰起步较晚,基础薄弱,岂不知曾在亡国的边缘,中国的学术科研却创造过辉煌的奇迹,难道如今的社会反倒比当初还要贫弱了吗;分明是病态的社会,贫富差距悬殊,民生缺乏保障,社会道德崩溃,法律丧失公平,我们的答案——或许竟是专家学者的共识——是市场经济初级阶段的表现,其逻辑,就好比粗心大意的母亲把自己孩子的疾病视为他(她)的青春期症状一样可笑;更为不幸的,分明是我们用自己的双手毁掉了自己的家园,用自己生产的毒药添加在自己的食品里,我们却要翻开历史书找寻答案说,看吧,西方国家在工业化时期的也是这样干的,“因此我们的破坏和犯罪似乎不但情有可原,而且应该是必然”。凡此种种,不努力以求解救之道,不奋起以为改进,而敷衍以寻借口,谬哉,所谓发展阶段!需知无论在何种阶段,何种社会,何种国家,国民生命之安全,民众家园之建设,民权民生之保障都是一切社会工作的核心。

  后记:发展阶段理论的提出本来是为了改正大跃进主义的错误,而在如今的中国,发展阶段理论已成为阻碍财富重新分配,阻止社会和政治改革,麻痹人们思想的工具,它的危害已不亚于大跃进主义的破坏,因为后者已有所批判,而前者人们还一直被认为是真理。

  2011年10月18日

  海德堡

  作者:何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谬哉,所谓发展阶段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