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贵:中国经济鸦片:房地产

  得益于中央密集调控政策的出台,近期中国国内楼市有所降温,在具有指标意义的京沪穗深等一线城市,成交价格连续数月下跌,房产交割数量已大幅下挫。中央高层更是连续发话拉高调控基调,广大民众似乎看到了楼市健康发展的一线曙光。

  房地产商吃定地方政府软肋

  我一点也不怀疑最高决策层整顿房地产市场秩序、平抑房价以惠及民生的决心,但对地方政府能否真正贯彻中央调控政策以及相关政策执行效果却表示严重担忧。当然,也非常理解地方政府在高房价面前较为尴尬的政策行为空间。因为在GDP增长、地税收入等难以抗拒的指标面前,能够给地方政府最大支撑的非房地产莫属了。即便是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最发达的上海尚且高度依赖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何况其它省份了。至于各级各地政府极为看重的税收增长,有的几乎到了离开房地产就是负增长的地步。统计资料显示,2009年中国房地产用地出让总价款为13391.8亿元,占土地出让总价款的84.2%.在房地产业高度发达的京沪等地,2009年土地出让收入约占税收比重的1/3.

  地税收入排名全中国第三的深圳,当年房地产税收124.7亿元,同比增长34.2%.可以说,房地产商尤其是大房地产商吃定了地方政府的软肋。某市一位区长曾公开说:“我感冒了没关系,地产商绝对不能感冒”。在这种情势下,人们经常看到,地方政府官员一边是安抚民众式的喊话,谈起高房价来“义愤填膺”,甚至某位直辖市的副市长也声称自己年薪只有15万元。似乎这样级别的官员也买不起房子;一边又拼命卖地,致使地王不断繁殖。这使人很难相信各地政府是在“坚决贯彻中央调控政策”,很难相信这是在展现调控房地产诚意,或者说不是和房企演双簧戏?

  经济发展必须戒掉房产之瘾

  毋庸置疑,房地产业已经深度嵌入到中国经济的绝大多数毛细血管中,这既是经济繁荣的动感符号,又是经济畸形的最大表征。在这个财富喧嚣、快钱意识泛滥的时代,传统工业由于边际利润率日益递减越来越成为市场的弃儿;曾经的工业新宠——高科技产业也由于其高投入高风险使得部分工业资本家逐渐对其失去兴趣;甚至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新能源等,也由于金融资本的深度介入而面临自身价值链的扭曲。于是,财富繁殖能力超强的房地产便成为政府和各类资本追逐的对象。客观地说,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某种程度上也构成了中国经济繁荣的重要支点。但作为一个尚未完成工业化的新兴经济体,如果在制造业基础不很巩固且金融体系并不健全的情况下,就将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风险极大的房地产领域,实在是饮鸩止渴。如今,在投机盛行的国内房地产行业,市场秩序已被破坏,部分既得利益者在攫取巨额财富后正利用政府对房地产泡沫可能破灭的顾忌直接或间接地绑架政府决策。这绝非好的市场经济的表征!何况,只要是泡沫迟早要破灭。

  20年前不可一世的日本,其泡沫经济破灭的教训理应值得中国镜鉴,美国的前车之鉴同样深刻。一旦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房地产泡沫破灭,进而爆发系统性经济与金融危机,后果恐怕要比美国和日本严重得多。因为中国的投资渠道狭窄且不畅通,普通市场主体将大部分财富配置到房地产领域,一旦泡沫破灭,财富蒸发,其产生的经济和社会效果将非常严重;另一方面,由于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本位币,使得中国无法像美国那样在遭受国内经济和金融危机时可以向外辐射风险;而且在既有的政经格局下,西方主要国家甚至有可能联手打压中国,乃至集体做空中国经济。这种潜在的国家利益风险,恐怕是视野相对局限的地方政府官员们未必洞察得到的。

  因此,为了化解房地产泡沫,促进中国房地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中国各级各地政府理应拿出一揽子治本方案,尽快改变经济增长对房地产的过度依赖,力争让民众真正享受经济发展成果;否则,如果只是打着调控旗号,在与中央进行非合作性博弈的同时,却与房企大演双簧戏,其结果只会让房企吃定地方政府软肋,最终将房地产变成中国经济发展的鸦片,欲戒不能。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章玉贵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经济鸦片:房地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