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普京与统一俄罗斯党

  2011年12月24日,俄罗斯一百多个城市发生民众示威游行,抗议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在国家杜马选举中舞弊。抗议者要求重新选举国家杜马,并喊出“俄罗斯不要普京”、“普京下台”的口号。其中,莫斯科参加游行示威的民众多达数万人。这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第一次发生这么大规模的民众抗议示威。大规模的民众抗议示威,把普京及其所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普京是一个世界级的公众人物。但他的喜怒不形于色的冷面杀手形象,快速度、大方位转向的政治倾向,以及反复多变的策略手段,使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普京现年60岁。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普京加入了苏联执政党——被中国人蔑称为“苏修”的苏联共产党。1975年至1990年,普京一直在苏联克格勃工作,无愧为一个称职的、受克格勃高度信赖的特工。期间被派驻东德长达十年,为克格勃立下了汗马功劳,被授予上校军衔。1991年,退出苏联共产党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俄罗斯境内的苏共停止活动,取消俄罗斯国家机关和政府各部门中的苏共机构,查封苏共中央办公大楼,没收俄罗斯境内苏共的全部财产,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因此而被迫宣布辞职并宣布苏共自行解散。当时的普京,对叶利钦的这一系列举措,没有抗议,也没有欢呼,其态度令人莫测高深。普京有一句名言:“至于信仰,我倾向于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这个问题拿到公众场合去讨论”。这句话,是他当年保持沉默的最好的注解。1990年,普京从东德回到俄罗斯,先后担任过列宁格勒大学校长外事助理、圣彼得堡市政府对外联络委员会主席、圣彼得堡第一副市长等职。1996年8月,普京通过同乡、时任叶利钦总统办公厅主任的丘拜斯介绍,投身到苏共死敌叶利钦麾下,任总统事务管理局副局长,受到叶利钦的赏识,从此青云直上:1997年3月,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兼监察局局长,1998年5月,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1999年3月,任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同年8月9日任第一副总理兼代总理,8月18日任总理,12月31日晚,叶利钦辞去总统职务,普京任代总统。在叶利钦的鼎力提携下,名不见经传的普京用了不到三年半的时间,就爬上了权力的顶峰,令世人侧目。

  普京步步高升,不是凭借出色的政绩,因为跳跃式的升迁他几乎没有时间去创建任何政绩;不是凭借民众的选票,因为升迁不存在票选,不需要选票;不是凭借党派的力量,因为他没有宣布他属于哪一个政党。普京凭借的仅仅是总统的权力——叶利钦的权力。这段梦幻般而又实实在在的经历,使普京比任何人都更深切地感受到权力的可贵与可爱,感受到权力的威力。同时,也使普京比任何人都更深切地感受到,在通往权力顶峰的征途上,政绩、民望、选票一类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权力和手段。

  2000年3月,时任代总统的普京,经选举成为俄罗斯联邦总统。上任之初,他就发出豪言壮语:“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明白无误地向世人宣示:他可以执政20年,他希望执政20年。他能让俄罗斯强大,而别人不能。2004年,普京连任总统。俄罗斯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不得超过两届。2008年普京的第二个任期届满以后,就不能再当总统。普京不甘寂寞,他的“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的雄心壮志还没有实现。宪法规定不能接着当总统,但没有规定不能接着掌权。他要另辟蹊径,当一个无总统之名有总统之实的超级强人,实现他的“给我20年”的梦想。2007年12月,统一俄罗斯党推举梅德韦杰夫为下任俄罗斯总统,普京12月17日在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上说:“我完全支持这一提名。”同时明确表示:“我准备作为总理继续我们共同的事业。”

  于是,俄罗斯的政治舞台上,有了一幕又一幕的精妙演出。

  2008年5月7日,普京的总统任期结束,当天便出任统一俄罗斯党主席。

  普京成为统一俄罗斯党的主席的过程,极具戏剧性。普京的党主席一职,不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全体党员普选产生,不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党代会选举或推举产生,是被“邀请”产生的。并且,普京的党主席,是先经普京本人“同意接受邀请,愿意领导统一俄罗斯党”,然后由统一俄罗斯党的党代表“一致同意”的。统一俄罗斯党为什么要请一位很可能不是本党党员的普京来当主席,来领导自己?是因为统一俄罗斯党没有领导人?还是普京本来就是党的领导人,现在从幕后走到了前台?

  令人叫绝的是,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主席一职,是统一俄罗斯党“邀请”普京当主席的前一天才设立的,是为普京量身定制的。这个党主席无需参加党的日常活动,无需管理党的日常事务,只负责制定党的重大战略决策,享有党的最高决策权和最后决定权。党的执行委员会则仍由原领导人格雷兹洛夫掌管。普京及其所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可能不知道刘少奇的驯服工具论,或者可能知道了也只是嗤之以鼻吧。刘少奇说,党员必须是党的顺手的驯服的工具,无条件地服从党的决议,勤勤恳恳地为党工作。而统一俄罗斯党的活动表明,统一俄罗斯党是普京的顺手的驯服的工具,无条件地服从普京的决议,勤勤恳恳地为普京工作。

  统一俄罗斯党,成立于2001年12月1日,创建人格雷兹洛夫时任普京政府的内务部长。

  这个党有着浓厚的地下党色彩。一个人是不是该党党员,无法从公开的资料知晓,只能猜,只能分析,只能通过偶然事件获知。该党与该党的领导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也只能猜,只能分析,只能通过偶然事件了解一二。

  比如普京。据俄罗斯官方通讯社报道,2008年4月15日,即将离任的普京接受统一俄罗斯党“邀请”,表示“接受邀请,愿意担负起由此带来的责任,领导统一俄罗斯党”。普京表完态,统一俄罗斯党的数百名与会代表,便“全票同意”普京担任统一俄罗斯党的主席。这就表明,2008年4月14日之前,普京尚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客人,他是被“邀请”当主席的。当时的普京,到底是不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党员,普京有没有办理过加入统一俄罗斯党的手续,普京是什么时候办理的这个手续,都是秘密。这些东西,恐怕统一俄罗斯党的绝大多数党员都不一定都清楚。

  又比如在该党有着巨大影响的梅德韦杰夫。当2007年12月17日统一俄罗斯党推举梅德韦杰夫为下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上说“我完全支持这一提名”的时候,梅德韦杰夫和普京是不是统一俄罗斯党党员,他们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出席该党代表大会的,局外人无从知晓。直到2008年4月15日,普京表示“接受邀请,愿意担负起由此带来的责任,领导统一俄罗斯党”,人们才知道,此前的普京。还不是该党的成员。直到2008年5月7日,梅德韦杰夫接任总统,当天他在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上说:“毫无疑问,我与统一俄罗斯党志同道合,但目前加入统一俄罗斯党还为时尚早”,“我确信,在我当选总统之后,保持无党派的身份是个正确的选择”。人们才知道,梅德韦杰夫被该党确立为总统候选人,并成功把他推上总统宝座之时,以及梅德韦杰夫就任总统之后,他还没有加入统一俄罗斯党。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梅德韦杰夫没有加入统一俄罗斯党,却常常以领袖的口吻在统一俄罗斯党内发号施令。

  一个执政党,不推举本党的领导人为总统候选人,而推举非本党人士为总统候选人,是缺乏对本党的自信,还是有难言之隐?一个堂堂的总统,认为加入一个把自己推举为总统候选人、并在国会占有多数席位的执政党,还不如不加入好,是因为这个党不那么光明正大?还是因为自己与这个党根本就不志同道合?

  梅德韦杰夫在当选总统前宣布,如果他当选,就任命普京为总理。与此前普京宣布的“我(离任后)准备作为总理继续我们共同的事业”契合得如同出于一个脑袋。梅德韦杰夫当选以后,没有食言,任命普京为总理。普京如愿以偿,信心十足地继续谱写着他的既定蓝图。他没有后顾之忧。俄罗斯宪法规定,总统有权罢免总理,但必须获得国家杜马的批准。宪法还规定,国家杜马只要获得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就可以启动弹劾总统的程序。此时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控制着杜马(议会下院)三分之二以上席位,同时占有87个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席位,可以轻松地否决总统罢免总理的意见,可以顺利地修改宪法和启动弹劾总统的程序。在梅德韦杰夫的总统任期内,只要普京不同意,梅德韦杰夫就不能罢免总理。而只要普京觉得梅德韦杰夫不听话,普京就可以随时弹劾总统,叫他下台。

  2011年,没有加入统一俄罗斯党的梅德韦杰夫,多次向统一俄罗斯党发出号召,要不惜代价地把普京推上总统宝座。而普京早就宣布,他如果当选,将任命梅德韦杰夫为总理。四年前的双簧,再次上演。梅德韦杰夫能不能当上总理,将取决于普京会不会当选总统,他们能如愿以偿吗?

  据说,2007年的杜马选举,统一俄罗斯党就涉嫌严重舞弊。当年选举过后,反对党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说:“这是一出可耻的闹剧,它不符合国家利益和民主体制”,“一个没有主张的政党,没有参加辩论的多名候选人和30天前就计算出的舞弊结果,现在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不过,当时的俄罗斯波澜不惊,无非是少数人表达了内心的不满而已。四年后的杜马选举,又爆出舞弊丑闻,不满的情绪转变成了愤怒的宣泄,人们终于走上街头,进行示威抗议。并且刨根究底,打出了“俄罗斯不要普京”、“普京下台”的口号。

  目前,俄罗斯没有哪个人掌握着像普京一样巨量的政治资源,普京在明年的总统选举中仍然存在胜算。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示威,传递出了一个不容普京乐观的信号:普京即使当选,他的任期不会一帆风顺,更不可能为所欲为。再执政12年的愿望则必定成为泡影。历史已经翻过了陈旧的一页,面对新的世界潮流,普京不得不重新审视他的“政绩、民望、选票一类的东西,并不重要”的信念。

  张召忠将军不久前有过有过一个预言:“如果普京再执政12年,就可以把俄罗斯打造成世界第二强国”。这个预言,很可能成为永远的预言。

  也许,普京是俄罗斯人无法抗拒的政治强人,俄罗斯的命运,只能由普京来揉捏;也许,俄罗斯不需要政治强人,普京将壮志难酬,饮恨而去。

  至于统一俄罗斯党,在普京退出政治舞台以后,是“邀请”新总统当它的主席,把新总统的路线作为自己的路线,还是随着普京在政治舞台上的消失而一同消失,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普京与统一俄罗斯党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