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收入分配改革一年又一年

  中国一年又一年的收入分配改革,已让百姓身心俱疲。甚至人们有理由怀疑,政府的收入分配改革到底诚意何在?

  为什么这样说,不妨我们按照时间顺序梳理一下收入分配改革政策的演进过程。据《论改革开放以来收入分配公平政策的演进》文章称,中国收入分配改革大致分四个阶段:

  一、改革开放开始到党的十三大之前(1978-1987年)打破平均主义,推进按劳分配,促进劳动收入初次分配的公平。还可细分如下:1978年鄧小平讲话既《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以及《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1979年《政府工作报告》及《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1980年1月16日鄧小平出席中共中央召集干部会议上讲话;1982年《政府工作报告》;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以及1985年、1986年、1987年《政府工作报告》。

  二、党的十三大到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之前(1987-1992年)继续打破平均主义,推进按劳分配,促进劳动收入和其他要素收入初次分配的公平,同时重视分配结果的平等。还可细分如下:1987年党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前进》的报告;1989年《政府工作报告》;1990年《政府工作报告》;1992年党的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事业的更大胜利》的报告。

  三、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之后到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之前(1993-2004年):坚持生产要素收入初次分配规则的公平,强调分配机会的公平,促进分配规则公平政策向深度发展,推进分配权利和分配结果公平的制度建设,明确初次分配公平和再分配公平政策的不同目标和重点。还可细分如下:1993年党的十四届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建设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1995年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和二○一○年远景目标的建议》;1996年《政府工作报告》;1997年党的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高举鄧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事业全面推向二十一世纪》的报告;2000年党的十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2002年党的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事业新局面》报告;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

  四、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至今(2004年至今):更加突出促进社会公平的地位,建立促进分配公平的保障体系,实施和加大促进分配结果公平的政策,建立促进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公平的政策架构。还可细分如下:2004年党的十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2005年2月19日胡錦濤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班上《提高构建社會主義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的讲话》及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2006年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會主義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07年党的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胡錦濤《高举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的报告。

  笔者之所以不厌其烦罗列出这些名目繁多的文件、报告、领导讲话,只想阐明一个观点,中国自1978年至今30多年来,中央政府一直在研究推进收入分配改革,结果怎样?不用笔者说,读者有目共睹。

  为什么研究推进了三十多年,收入分配改革却成效甚微?笔者认为,三十多年来,政府始终没有抓住收入分配改革的精髓——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收入分配改革必须以政治体制改革为前提,这得从收入分配极不合理的弊端说起,收入分配的积弊就是收入分配不公。收入分配不公又从哪里来,按脉络顺藤摸瓜,人们发现收入分配不公来源于政治体制及其制度设计。因此,收入分配改革的关键,在于政治体制改革,换句话说,政治体制改革才是收入分配改革的必由之路。

  那么收入分配不公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一区域收入分配不公;二城乡收入分配不公;三行业收入分配不公。而这三大不公又共同源自于垄断,说到底,垄断才是造成不公的罪魁祸首。那么垄断又是怎样产生的?众所周知,垄断是源自于政治体制及其制度设计。上述三大收入分配不公均由垄断造成,不妨我们一一剖析:

  一区域收入分配不公,当然是垄断造成的。建国以后,中央政府基于当时国内国际的环境考虑,为了迅速发展经济,尽快摆脱国际上政治和经济封锁,充分利用东北及东南沿海一带轻重工业基地,把人力、精力、物力、财力等各方面,全部投入到这些地方。中央政府投入主要精力,倾力谋划,从而形成全国上下一盘棋,全力保障这些地方轻重工业的发展,各地人才、各地资源、各地财力源源不断不断流入这些地方。长此以往,东北及东南沿海一带经济与内地特别是边远不发达地区越拉越远,长此以往,全国各地力保东南沿海经济发展的执政思维根深蒂固,从而客观上形成了现在的区域垄断。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些地方的居民收入很自然超出内地及边远地区。

  二城乡收入分配不公,当然是垄断造所致。现代国家经济,是工业、科技经济,那种春种秋收的小农经济渐次隐退到大工业的背后。而工业的沃土正是日益繁华的城市,发展工业的所有元素都可以在城市中信手拈来,无论电力、交通、市场等都是组成城市的必备要素,工业产品要靠电力,要靠交通,要靠市场才能转化为商品为人所用。如此以来,作为各级政府当然非常重视一个地方的城市发展,只要领导重视,就一定全力以赴,力保城市建设,而垄断往往会成为领导者手中的利器,它会产生出一种立竿见影的效果,于是,城乡经济发展越来越拉开距离,同理可证,城里人的收入自然比乡下人优越得多,收入分配不公油然而生。

  三行业收入分配不公,也是垄断惹的祸。建国后,中国实行计划经济,各种经济的生杀大权掌控在政府各大部门手中。各部门各管一摊,各部门只想做强做大自己,它们充分利用手中行政权力垄断本行业,绝不让局外人染指。随着改革开放,政企有了一定程度分家,于是乎,便出现了垄断企业,诸如金融、能源、钢铁、电信、交通等大型国企。同样这些大型国企里员工的收入远远会比其他企业高出很多,久而久之,收入分配不公应运而生。

  由此可见,收入分配不公是由垄断引起的,而垄断,根据我们以上分析,又是由建国以来所建立的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产生的。因此,要想根治收入分配不公,必须进行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的改革,不然就是不对症下药,那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治疗方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从改革开放至今三十四年的收入分配改革的历程看,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很好解决,这不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吗?

  2012年3月6日

  作者:远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收入分配改革一年又一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