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人民日报:发表了刘鼎新的《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 资产階級民主虚伪》大蠢文。孙丰《驳人民日报: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 资产階級民主虚伪》文章进行批驳。我在本文只对其文中的反民主概念进行批判。

  标题批判。

  人民日报发表了刘鼎新(以下简称人民日报)题为《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 资产階級民主虚伪》大蠢文。现在先批判题目中的“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一语。

  请问人民日报作者刘鼎新,你真敢如是作立论?你不作你荷包里钱的主人,放弃你荷包主权,让我代为行使主权,你愿意不愿意?我想,你不会愿意;全世界除了傻子外大概没有人会愿意。这就是普世人的意愿,也是普世价价值(维护自己作主的权利和权力)的一种。如果你能做到让我代你行使你荷包主权、或者还加上由我主理你的家庭,你才有资格和理由说没有普世价值。同理,民主就是每一个人行使或和享受他个人应有的权力、权利和利益,因为人人都如此,所以民主是普世价值。如果你人民日报和刘鼎新能说服垬放弃一党专政、胡放弃权力做一个民工、你也放弃鼓吹“没有普世民主”的权利,放弃你家庭、财产、名誉地位…你才有资格和理由说“没有普世民主”这样的话。

  你一方面顽固坚持自己权力权利和利益,同时在另一方面用“没有普世民主”否定他人财产的利益、权利、权力。这是强盗的森林法则!无比虚伪的品格和理论。

  以下再批判“资产階級民主虚伪”。

  人民日报说:“民主,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是一个重大而敏感的理论与现实问题。”

  人民日报一开口就错!对事实判断错,正确地说是蓄意混淆。

  “民主,是重大而敏感的理论与现实问题”,完全是专制独裁極權统治者的心态写照。

  甚么是敏感?

  敏感是一种神经上的病态,对外界情况容易引起迅速而强烈过度的反应。敏感是尖锐的﹑容易引起是非的话题、事理。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民主只有对专制独裁極權统治者才敏感,之所以敏感,是他们极端害怕。民主对人民绝不会敏感,只会觉得非常珍贵和亲切可爱。民主对民众不但一点也不敏感,相反还要理直气壮要争取和实现之。

  人民日报说:「作为国家政治制度层面的民主,就是通常所说的民主政治。这个意义上的民主带有鲜明的階級性、政治性、意识形态性。」

  作为制度的民主可以说有階級性、群众性、集团性;其階級性表现在各階級在尊重民主程序前提下竞争。但是,代表垬人民日报的“階級性”的意思是“階級斗争”,是一个階級消灭、剥夺、压迫另一个階級;是你死我活、天无二日的斗争。完全没有任何民主因素可言。把与民主不两立的专制独裁極權意识扣在民主头上,不知道他们是自己愚不可及还是以为民众轻易会上他们的当。这正如今天中国分裂成为垬党官階級和民階級两大階級。垬党官階級剥夺、压迫民階級是目前中国突出政治现实,是社会主要矛盾;垬党官階級意图全力消灭代表民的利益权利权力的维权和民主力量。与统治者相反,民主理解的階級是各階級自由平等地争取各自利益与权利、权力;并作妥协。是斗争与妥协合作相辅相成的互动。

  人民日报说作为程序的民主「是为一定的国家制度、一定的政治、一定的階級服务的,为什么服务,就从属什么,就具有什么性质。」「民主价值观、民主思想、民主作风的民主。这些作为观念形态的民主,具有意识形态性、階級性。」

  这是专制独裁極權曲解民主的典型之一。在垬语言中“一定的階級”就是在人群中必定分为敌对两方,政权必定是由其中一方霸占并用之镇压、压迫剥夺另一方。这种解释是基于垬专制独裁極權本性决定的。但是,民主社会、民主思想、民主现实都不是如此。民主社会并不存在你死我活、非要把对方消灭不可的階級,也没有这些階級斗争。在民主社会基本和常态是各階級、阶层、利益集团在合作基础上竞争。即使有时由比较明显代表某一些階級、阶层、利益集团者上台执政,也因有在台下政治力量制衡,舆论监督、在台上者下台有期、特别是有自由民主人权意识的作用等等因素制约,不会出现垬意识中的“是为一定的国家制度、一定的政治、一定的階級服务的,为什么服务,就从属什么,就具有什么性质”的民主。在民主社会,没有任何政治家(包括政客、政治投机者)敢公开说国家为某人、某集团、某階級服务的恶话或实践地做诸如此类恶事。

  人民日报胡说甚么“作为民主价值观、民主思想、民主作风的民主。这些作为观念形态的民主,具有意识形态性、階級性”,事实和理论是:作为民主价值观、民主思想、民主作风的民主,作为意识形的民主,都具有意识形态性,其意识形态性是人性的突出表现,是人类普遍共性,即具有普世性的表现!

  人民日报说:“民主是具体的、历史的、变化的,从来就没有抽象的、超階級的、超历史的、永恒的、普世的民主。”

  又是大错特错。民主作为硬件的政治社会制度是具体的,作为人们的精神则是抽象的、超階級的、超历史的、永恒的、普世的、人类共有的。民主在远古人类生活中就存在,今天更成为绝对性主流,没有理由推断它未来不存在。

  作为制度它曾经中断长时间,但作为人类精神则与人类同生同灭。

  人民日报说:“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求相适应,资产階級创造了适应人类历史进步的资产階級民主。可以说,资产階級民主在资本主义上升期是具有进步性和革命性的。”

  又是信口开河。苏东由全“公产”的经济基础和制度一夜间进入民主社会,它的相适应“资本主义市场经”在哪里?不丹的由上而下的突然民主,是在“资产階級民主在资本主义上升期”由“资产階級创造”的?现在还搬用垬教条语言来对人们说教,除了献丑,还能起甚么作用?当然,人民日报需要的就是这么一类丑货物。所以中国被人民日报等喉舌搞到精神、道德臭气熏天。刘鼎新者们就是思想丑品的制造商。

  人民日报刘鼎新说:“资产階級民主从一开始就是少数人的民主,是以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为前提的民主,是以保护资产階級私有制经济利益为条件的民主,因而具有局限性、有限性、反动性、虚伪性和欺骗性。”

  这是吃屎屙饭,嘴里喷粪的丑表演、臭表演。无需评论。

  “科学民主”是垬挂民主羊头卖極權狗肉的招牌愚民教条。民主可以民主地理解,即可以有不同角度和立场观点的解读;但是不可以有反民主的曲解,即不可以用专制意识去曲解民主;诸如社会发展规律下的民主、集中下的民主,都是专制独裁極權曲解民主,目的是反民主、维护其制度和政权。即使垬加上“科学”两个字也无济于事。刘鼎新的《谁是当今最科学的民主》就是用科学反民主的典型。

  在中国,垬之所以需要维持垬式“社會主義民主”,或者是他们嘴里的“科学民主”就是因为要维护他们名为公有实为党有,更实为党官所有的“公有经济”;这类伪民主有欺骗人民维护党权力和权利、利益功能。只是这些骗民伪民主教条越来越残缺破落,功能也越来越近于零;为此,他们做的工作只能是像人民日报、刘鼎新那样拿着陈年老教条当作救命稻草了。

  20120603  香港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 17:45:05

    1

    刘鼎新估计他老婆就是被李天一一伙轮奸的女人,并且他肯定是在报纸上发文怀疑是卖淫的哪一个。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来自己出卖无耻。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