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永昌:“洗脑”与“激进”

  关注近来香港国民教育争议的人,应该不会对“洗脑”和“激进”这两个词感到陌生。许多反对引入国民教育科的人,批评国民教育是洗脑教育。但也有不少人批评,坚决要求港府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是激进的做法。

  批评国民教育洗脑的人大致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任何形式的国民教育都是洗脑教育,因此坚决要求港府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但也有另外一派只是针对已出台的国民教育科教纲和教科书,认为内容有洗脑成分。如果政府能够重新编制教纲和教科书,他们是有可能转而支持实行国民教育的。

  “洗脑”一词出自韩战,由于美国战俘回国后竟然一反常态地为共产主义宣传,衍生“洗脑”一词。“洗脑”的一般定义是通过各种手段来改变一个或者一群人的信仰或者行为。与宣传最大的不同之处是,洗脑具有强制性,长期性和非对称性,即有阻止被游说者接触对立消息的特点。

  被洗脑的人是不会认为自己被洗脑的,就像喝醉酒的人不但坚持自己没醉,还坚称别人醉了。因此,批评国民教育是洗脑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难题:假如一个国民教育的反对者坚定地认为国民教育是洗脑的,那么他一定坚信自己是没被洗脑的,但被洗脑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并自认自己也被洗脑。

  而支持国民教育的人,如果说反对者是被英国殖民地教育或西方意识形态洗脑,自己也陷入同样的问题。至于那些指香港资讯流通、传媒发达,学校只是学生接收资讯和接受教育的管道之一,因此无需担心被洗脑的人,则难以对家长为何要让孩子在学校接受“洗脑”教育,再寄望学校以外的环境确保孩子不会被洗脑的问题,给予令人满意的答案。果真如此,不是呼应了一些人的主张,干脆撤回国民教育科更好吗?

  对于采取绝食和罢课的手段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一些人认为是激进的做法,是把国民教育的商量余地堵死,缺乏民主包容精神。更有人指责一些政党鼓励学生绝食和罢课,以制造悲情,为的是刺激港人的情绪,在立法会选举中为自己拉抬选情。

  但一些罢课学生表示,采取激进方式是政府所迫,因为不管是数万人上街游行、还是在政府总部前集会,或是发起联署、在报章刊登广告等,都无法使政府改变政策。美国社会学者孔诰烽则进一步指出,今天在香港媒体和学者口中的“激进”政党发动的“激进”行为,如拉布和公投,其实只是世界各地议会政治的常态。这些“激进”行动在香港受到越来越多支持,只是香港从一个不正常的保守社会常态化的一个体现而已。

  由此可见,何谓“洗脑”、何谓“激进”,其实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反洗脑”的表面标签含义是正面的,反洗脑就代表正义良知,但打着“反洗脑”旗帜反对国民教育的人,是否都言行正确?“激进”表面上是负面的,但激进的说法合理性的界限在哪里?虽然在长达两个月的国民教育科争议中,这两个词经常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香港社会对国民教育的看法,但大部分人都只是笼统模糊地使用,鲜少对这两个用语多作思考和分析。

  香港特首梁振英日前宣布就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政策作出四项重大修订,包括取消三年开展期限制,及由学校自决是否开展科目及如何开展等,反对国民教育科大联盟撤离政府总部,持续数月的风波暂时得到平息。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随后表示“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而教育局则表示会马上落实相关政策的修改工作。

  一直强调“听民意”的新一届香港政府,如何制订出一套让大部分港人都满意的国民教育,不但考验着港府的政治智慧,也考验着整个香港社会的公民素质和责任感。

  作者:明永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洗脑”与“激进”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姚展鹏 说:,

    2012年12月07日 星期五 @ 22:37:11

    1

    洗脑具有强制性的,但是西方主流文化明显没有这方面的设定,学生都是自由选择自己的立场,难怪很多第一代的移民家长都很怀念自己当年如何被洗脑,纷纷表示不理解自己的孩子,因为他们不接受家长的洗脑。

    回复

  2. yghxx 说:,

    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 17:41:45

    2

    关键就是需要有渠道接受对立的不同的观点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