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刚:在边缘上挣扎的中国农民

  南方周末的一篇关于29个农民外出打工的生死遭遇,让我感到丝丝悲凉。29个农民的遭遇正好象发生在我家乡那些老实巴交的父老乡亲身上。这也一定会让每一个还有着社会良知,关心着国家民族命运的国人感到痛惜—-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农民,已经完全的处于边缘化状态。

  江西婺源农民的悲惨命运正是中国广大农民的生活的缩影。在家乡,就有很多的男女农民外出务工。为了那菲薄的工资(当然相对与农业收入已经非常的高),低贱的出卖自己的血汗,甚至于做见不得人的营生。他们或到城市去当建筑工人,或粗笨的搬运工人。他们没有技术,没有多少文化水平,只能去做那种脏,臭,累,险的体力活。但是为了生活,为了家人,为了给家里赚取微薄的衣食所需,他们不得不去劳碌奔波。在农村,由于粮食价格低,税赋过重,种植粮食作物已经没有可以获利的可能。

  在我看来,只要是你去真正的了解农民,农村,农业,就能真正的感受到生活在社会边缘阶层的农民的痛苦现状。笔者的家乡是在湘北农村,倚靠洞庭湖,长江,历年的洪水泛滥,已经使家乡父老饱受水患之苦。从1991年至1998年,大小水灾使得数个堤垸溃决,洪水淹没了农田,村庄,给垸区农民带来巨大的损失,使得本已经经济萧条的农村陷入更加贫困的境地。然而,本应该有的国家补贴,抚恤却在某些官僚的手中化为乌有。

  在农民的意识里,在家正经务农已经不能维持生计了,青壮年成批的南下,北上打工。每年的春节前后,我们应该会有深刻的感受:南下,北上的民工潮致使交通拥塞,已经是非常平常的现象。而留守在农村的,多是老弱病残。

  前几期《南方周末》就曾头版头条大篇幅记述湖北监利县某乡党委书记上书国务院,陈述他们乡农村现状。该乡40000余人,外出打工25000多人,而外出人员中劳力占15000多人。引述这位党委书记的话说:“现在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

  我们不禁要问,究竟什么导致农民背井离乡,农民为什么会这样的苦?一些专家学者曾得出种种原因。根据他们的研究大概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一方面,农民负担重–农村基层机构臃肿,生之者少,食之者众,每年征收大量的农业税都根本不能支付这些机构人员的工资;另一方面农民的收入低—-中国农业人口规模庞大,而可耕土地相对少,况且落后的耕种方式使其单位产量已趋极限,人多地少农民的收入很难在短时间提高;最后,基层政权与农民之间的尖锐矛盾,使得农民受尽欺压(在去年寒假我所考察的家乡灾区,就发生多起因为收粮派款而引起的冲突)。

  在如此的现实情况下,农民在经济,政治的双层打压,面临着破产的境地。据中国社科院统计资料表明:占人口 80%的农业人口的消费能力,由改革开放之初,占有消费市场的份额65%降到1985年的42%,至今已经低于 37%。我们看到的是一方面政府在实施经济政策时刺激消费,而现实是由农民的收入降低,农村原有的消费品市场萎缩,导致了国有企业的传统产品的积压,最终出现的国有工业企业的亏损,倒闭。

  在如今,真实的农民,农村,农业问题(“三农”问题),已经成为很多人关注的焦点。应该说在当今中国,占人口 80%的农业人口的命运,维系着整个中国的命运。

  面对如此庞大芜杂的问题,不管是决策者还是研究者,都是非常地棘手。因为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国就一直是一个农业大国,而农业一直就没有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当然这也是制度因素造成的)。

  而今,社会的进步,世界的融合,中国需要前进,发展,局部性的,短时期的解决方法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的。湖北监利那位乡党委书记上书引起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湖北省立即派出了以省委副书记亲任工作队队长的领导小组,对该乡从进行各机构,事业单位的全面整改,并且给予该乡大量的优惠条件。当然如此得力的措施,迅速见效了。但是,就我所知,在全国又有多少这样的乡,或者境况比这更糟糕的地方,难道都要成立省委副书记牵头的工作队?

  著名的独立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就曾在她的一篇文章中,通过分析当前中国社会结构演变,得出这样的结论,“要解决中国问题,必须有一场从思想到制度的全方位变革的全新的社会运动”。当然解决“三农”问题也正需要的是这样的“全方位变革的全新的社会运动” 。

  我不知道,大量的民工流向城市,是不是这种运动的一种形式?但至少可以这样说,有了这样的运动,或可以让农民能够在意识上进步,促进社会的变革。

  封建社会后期自然经济模式下的农民,自产自销,自给自足,阻碍了生产力的提高。农民对土地的依赖性致使他们不得不受到封建地主的剥削。在今天,土地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束缚着农民。

  综观世界各国的经验,人类社会的进步,民主化的进程是与城市化同步的(当然我们也看到了西方城市化进程中,即“圈地运动”所出现的不文明的一面)。城市化的过程中,农民逐渐涌入城市,或者形成新的城市,集镇,打破了对土地的依赖性心理,使其成为“自由人”。城镇便利的交通及信息传输方式,使民主成为既能够追求也可以实现的社会现实。

  目前,我国经济增长滞后,“三农”问题凸显,为摆脱这样的制约因素,迅速推动城市化进程,或可改变一定的实际问题。有关学者曾发出“欢迎农民进城”的呼声。他们认为在当今政府一方面要在广大农村对农民减轻负担,增加农业基础性投入,进行农村基层机构改革的同时,还应该促进农村地区劳动力的输出移民,加快城镇化建设。原来所有的对于农民在城镇或外地就业的各种歧视性限制性政策均应取消,提供给农民准确的就业信息,并强化他们的就业和专业技能培训,以利于他们更容易地进入劳动力市场。

  农民是人民的主体,“中国问题的实质是农民问题”。农民进城是必然趋势,谁也无法阻挡。西方以“圈地运动”的血腥,带来现代工业的文明;我们需要以“欢迎农民进城”的温情,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原载:<<万维读者周刊>>

  作者:陈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在边缘上挣扎的中国农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