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国有:论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

  1 、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之一:政府让农村人自己掏钱办教育,城里人国家掏钱办教育。

  2 、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之二:政府让农村人自己掏钱搞公共建设,城里人国家掏钱搞公共建设。

  3 、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之三:政府让农村人自己掏钱搞保障,城里人国家掏钱搞保障。

  4 、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之四:政府让农村人谁越穷谁越多交税费,谁越富谁越少交税费。

  5 、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之五:政府让农村人多生、城里人少生,穷人多生、富人少生,制造了中国贫穷的恶性循环。

  总根源之一:政府让农村人自己掏钱办教育,城里人国家掏钱办教育。

  大家都知道,国家每年几百亿元的教育经费几乎全部用在城市,城市学校的一切开支经费是由国家财政拔款的。1985年以前,国家财政每年还有对农村每个中学生31.5元、小学生22.5元的教育拔款。

  然而,就在1985年国家狠心地取消了这笔财政拔款,改由农民自筹经费办教育,乡村两级教育经费由农民上交教育附加费提供,农村学校改扩建也是由农民集资进行的。仅农民每年负担的教育经费就达300-500 亿元。真不知道我国的《全民义务教育法》是写给谁的,好像不是写给中国农民的,反正也没有人宣传给农民,宣传了也没有用。请教法律人士,政府这一做法是否违法??要不要纠正!!

  现在,全国大部份乡镇已不能按时发工资,江西省2/3 的乡镇已不能按时发工资,青岛市平度市1/2 的乡镇已不能按时发工资,这些乡镇长书记普遍反映,目前,农村教师工资占整个乡镇工资总支出的80% 左右,如果这一块经费由国家财政统一负担,则农村问题可以大大缓和。

  现在,许多人误以为农民负担是由乡镇干部过多造成的,其实不然,乡镇干部已经够辛苦的了。他们的工资只占财政支付工资的20% 左右。大部份是教师工资支出。难道我们要精减农村教师吗???显然不能!!!

  由于国家始终不肯更改这一错误的政策,如今,农村学校数量已经比80年代初大幅度减少,农村教师不能按时发放工资,农村教师素质已大幅度下降,新一代农民文化素质并没有改善,甚至还在下降。这是中国农民之大不幸呀!!!

  总根源之二:政府让农村人自己掏钱搞公共建设,城里人国家掏钱搞公共建设。

  大家知道,国家每年上千亿元的财政开支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而农村享受到的极少,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公益设施建设不得不从农村企业、农民头上摊派、集资、收费、甚至罚款来解决。

  现在,一些国道、区道、县道等公路改造、扩建工程,本应由国家财政出资的,但却采取“吊鱼”办法,上级拔一点为“诱饵”,地方财政再挤一点,剩下大部份由乡村自行解决,结果向农民摊派集资修路又成了官冕堂皇的说辞。

  农民自己搞公共建设还有一个更重的负担,就是政府规定的10-20 个劳动积累工,5-10个义务工,而绝大多数农村都取了最高数,即农民每年要出30个无偿义务工,有时出工,多数乡村喜欢叫农民出钱,每个工出10-20 元,仅此一项全国农民每年负担高达1000-2000 亿元。但是,这一负担是不列入国家规定的5%范围的,也就是说在中央的政策里,这不是农民负担。

  试想,如果叫城里人每年出30个义务工,相当于城里人每年一个半月不领工资,我看城里的政府机关要给城里人砸碎不可。但是不会,因为他们没有这样的负担。城市里的公共设施建设都是财政开支的。

  如今,农村集体企业因承受不起各种各样的负担多数已经关门或者改私了。即使私了有这些负担压在头上生存也还是很艰难。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要么根本不搞,要么向农民收钱,非常困难。农村并没有太大改善。人们天天看到的、宣传的农村形势一派大好,实际上大部份是靠近城市的农村,或者是已经是城市但还叫农村的“农村”。而绝大多数远离城市的农村2/3 与80年代初没有太大差别。

  总根源之三:政府让农村人自己掏钱搞保障,城里人国家掏钱搞保障。

  国家每年为城镇居民提供上千亿元的各类社会保障(养老、医疗、失业、救济、补助等),而农民生老病死伤残几乎没有任何保障,农民还要上交乡村统筹为五保户、烈军属提供补助救济。据统计,1990年全国社会保障支出1103亿元,其中城市社会保障支出977 亿元占88.6% ,农村社会保障支出126 亿元占11.46%,城市人均413 元,农村人均14元,相差29.5倍。

  中国共产党十五大报告没有提农村社会保障,我只是在中央党校函授教科书《社會主義市场经济论纲》中看到要建立农村储蓄积累养老保障,即农民自己存钱,留到老了再用,这是社会保障吗?否!是农民自己保障。中国共产党十五届三中全会专门对农村作的《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竟然只字未提农村社会保障的事。中国共产党十五届五中全会专门对未来作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竟然也是只字未提农村社会保障的事。也就是说国家现在还不会考虑农村社会保障问题,各位农民要自重啊。

  农民没有社会保障,为了养老防老,不得不多生子女,于是又形成了贫穷的恶性循环,致使农村人口难以控制。同时,乡镇经济困难,乡镇财政困难,计划生育罚款又成了许多乡镇的重要财源,于是,一些乡镇又故意放纵农民多生、超生,以便获得更多的财源。农村、农民问题就这样恶性循环下去,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农民没有社会保障,于是土地就成了农民唯一可作生存保障的资源,于是国家又出台了一个农村土地延长30年不变的土地政策,似乎中央的英明伟大。然而,细想一下,这一政策与农业规模经营和农村现代化是背道而驰的,必将阻碍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这一政策的宣布,一方面表明,中国人不会被饿死,中国用不到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0% 多的人口,是多么的伟大。另一方面也表明,带来中国农村巨大社会问题的现行政策不会变,中国农民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要再白费心思去上访、去捣乱,最终倒霉还是农民。等到政府想通了自然会去调整政策,你们瞎掺乎都是白费心肌。

  总根源之四:政府让农村人谁越穷谁越多交税费,谁越富谁越少交税费。

  现在,中国农村税费制度是一种劫贫济富的税费制度,无论是5%的三提五统还是农业税、特产税,绝大多数农村都是按田亩或按人头平均摊派,这就是说同样的田亩和人头的家庭收入10000 元与收入1000元交的税费是一样的,显然,从比例上算,自然是穷人的税费率高,富人的税费率低。尽管中央电视台曾曝光过几个乡镇,但是,法不责众,大部份乡镇都是这样做的,并且,这样做的领导有功,对国家财政贡献大,不仅不会被批评,反而得到重用提拔。如江西上饶有一个乡镇某年财政收入比上年增长61.9% ,增加的部份94.2% 是把据实征收改成加码平摊生猪税和农林特产税实现的,这位领导因有功很快被重用提拔了。

  现在,中国农村税费制度是一种竭泽而渔的税费制度,90年代,绝大多数农村税费是年年加码,增产也加、减产也加,增收也加、减收也加,生产也加、不生产也加。小猪还没有进家门、西瓜还没有种下地、果树还没有开花结果,农林特产税已先收了;有的乡村被洪水冲走了西瓜、台风扫荡了果园,而农林特产税落地生根,一分不少。总之,县里给乡镇财政下达财政任务是每年增长10–20% 甚至更高,完不成的领导就地免职。中国财政之所以能够在通货紧缩的情况下,每年以20% 的速度递增,中国农民是立下了汉马功劳,中国的县乡领导是立下了汉马功劳。

  现在,中国农村税费制度是一种限制生产的税费制度。根据世界税收经验,对生产环节少征税甚至不征税、对最终环节多征税是一个有利于社会经济健康发展的税收政策。然而,中国农村税费体制却是一个对生产环节多征税,对最终环节不征税或少征税的体制,严重阻碍了农村经济的健康发展。

  目前的农林特产税,是由乡镇财政所直接从农户征收。由于农民种植农林特产的品种随着市场变化而变化,各户的反应快慢不一,种植面积的大小不一,收获量不一,甚至有的户根本就不种,而不同品种的税率也不尽相同,由此造成实际上的征收十分困难。相当多的乡镇为了省事简便,于是采用种不种均按人头或地亩征收,造成农民与地方政府组织之间的很大矛盾。同时,由于农林特产税直接与乡镇一级财政挂钩,这就非常不利于农林特产种植的区域相对集中,并进一步放大了农产品市场供求与调整的波动幅度。

  现在,中国农村税费制度是一种权大于法的税费制度,尽管冠冕堂皇的文件报刊一在强调,农村税费要依法征收、要据实征收,然而,到了中国农村这些都见鬼去了。乡镇领导为了保住官帽子,哪还管得了法律,为了完成税收任务,不惜挖地三尺,哪还管得了民怨沸腾,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有官就有了一切。

  根源之五:政府让农村人多生、城里人少生,穷人多生、富人少生,制造了中国贫穷的恶性循环。

  “严格控制人口数量,努力提高人口素质”是我国的一项长期基本国策。多年来,为了有效控制人口,我国实行了在城镇一对夫妇只能生育一胎,在农村一对夫妇最多能生育二胎的人口政策。这一政策对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起了重要作用,取得了很大的成效,我国的人口数量控制达到了预期目标。但是,同时也应当看到,长期执行这一人口政策阻碍了我国人口素质的提高,并且带来巨大的社会问题:首先,阻碍人口素质提高,出现严重的人口素质退化。现行人口政策的直接后果是:文盲后代增加更多,知识分子后代增加更少;贫穷人口增加更多,富裕人口增加更少;农村人口增加更多,城市人口增加更少;一方面,没有条件受到良好教育阶层的子女增加更多,另一方面,有条件受到良好教育阶层的子女增加更少。

  长此下去,我国人口素质必然呈现出劣化配置,难以有较大改善。由于强制“一刀切”做法,一种普遍现象有目共睹,城市人口增长较慢,与此相反,中国农村二胎出生率高达88.86%,文盲半文盲夫妇的“超生游击队”阵容强大,超生三胎、五胎的事屡见不鲜。

  其次,阻碍农村城市化进程,出现贫富差距的继续扩大,城乡差别的继续扩大。由于农村穷人家庭人口增长较多,而城市富裕家庭人口增长较少,则必然加剧贫富差距和城乡差别。现实中城市工薪家庭比农村家庭富裕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家庭人口数量差别,如果城市家庭也象农村家庭要抚养二、三个子女,则城市工薪家庭也可能象农村一样穷。由于农村越穷的人越要多生子女,其子女难以受到良好教育,必然出现贫穷的恶性循环。农村人口增长过多,再加上贫穷的恶性循环,必然又进一步阻碍农村城市化进程,出现贫富差距的继续扩大,城乡差别的继续扩大。

  第三,阻碍社会经济健康发展,出现人才资金外流,社会需求不足,助长社会不良风气。因为市场经济发展,将会出现一大批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他们完全希望生育第二胎,也完全有能力培养他们的子女。一方面,由于政府对人口生育采取强制政策,他们为了能够生育第二胎或第三胎,必然会想方设法移居外国,从而把大批资金带出国境,出现人才与资金的双重外流。另一方面,上述人口政策将加剧两极分化,导致经常性的需求不足加剧,而富裕家庭人口少则出现消费不足的问题,很容易引起整个社会需求不足,出现市场疲软、经济衰退的危机。同时,有钱的人由于缺少女子消费,往往把过多的金钱耗费在“包二奶”、“赌博”、不正当的歌舞娱乐等方面,助长了社会不良风气。

  总之,只要不把农村人口出生率降下来,不减少中国的农村人口数量,不让穷人少生或不生,中国农民就永远摆脱不了贫穷的恶性循环,中国农民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中国的城市化就永远完成不了。

  同样,不让有钱的人多生,不让城里的富人多生,富人为了多生,要么就把人和钱转移到国外,要么就“包二奶”来多生;或者把过多的金钱耗费在“包二奶”、“赌博”、不正当的歌舞娱乐等方面。中国的社会风气永远改善不了。

  各位网友,首先感谢微易网友用自己亲身农村体验写成的《中国农村体验报告》,受此文启发,我才萌发了写这篇《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因为,我想光有体验,还不能激发中国政府对农村政策的调整,我们的基层官员天天在与农民打交道,难道他们没有感受到农民的怨声载道吗?非也,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得不损害农民利益,否则,他们同情农民,自己的官位就保不住了,当然许多他们也无能为力。

原载: [万维读者论坛 – www.creaders.org]

  作者:程国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论中国农民问题的总根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